小城的蕃薯甜湯

文:姚嗡嗡
圖:Miss Wong

早前天氣還冷的時候,去看了電影 About Time《回到最愛的一天》。講一個男孩子,用時空穿梭的能力,來回過去現在,努力為平凡的生活做些微細的修補。電影看了,像喝下一碗熱氣蒸騰的蕃薯甜湯。其實有些辣,有一些激動,但主要感覺溫暖,心裡就覺得特別溫柔。美國女作家Willa Cather的 O Pioneers!,也是個人與生活甘苦與共的故事。一群美國移民在田野裡拓荒,多年艱苦以後,田野終於富裕起來。但人那麼卑微,命運那樣不可預知,始終還是得努力地掙扎著生活。有點心酸,但一書看完,感覺還是比較像在一個安靜的周末,一個人聽完一首安靜的歌。到底是何種風格的文學說不上來,反正,也似一碗蕃薯甜湯。

若是把我城的生活細嚐,大概五味雜陳。尤其最近,時常覺得,生活未免苦處太多。快被香港的苦澀麻了舌頭,有甜頭也再也認不出味道來。忽然有點擔心,是不是城市夜深了,做甜湯的人累了,不辭而別?找遍每個角落,還有沒有安慰人心的蕃薯甜湯?

香港帶給你的感受,可以簡單一如端詳一件細小但美好的物事。
香港帶給你的感受,可以簡單一如端詳一件細小但美好的物事。

看待一個城市的方式,其實有許多種。觀乎你從怎樣的角度切入,香港這個臨海的城市,大可以充滿令人緊張的棱角。配上對的背景音樂,不宏偉的橫街窄巷,一樣也能讓人熱血沸騰、憤慨激昂。甚或,如果你能夠摒除一切矯揉的衝動,用最尋常的視角看待這個城市,香港帶給你的感受,可以簡單一如端詳一件細小但美好的物事。這小城,也可以良善而溫柔。 比如說,找個平日,下午陽光正好的時候,隨便在石塘咀搭上一班東行的電車。你會隱約覺得,如果沉靜和熱鬧像忽冷忽熱的天氣,能讓人患感冒,大概每個坐電車從堅尼地城往銅鑼灣的人,下了車都要發高燒發個三兩天。舊區鬧市之間相隔著一個年代的時差,西環海傍和祟光門外,不可能不是兩個時空。這個城市的人,每日在兩個世界之間穿梭,忙碌的日常,偶爾麻痺對這個城市的意會。像感冒初癒的時候,頭昏腦脹,渾身痠痛,身體就像是不屬於自己的。這時一碗甜湯喝下去,混混沌沌地,就覺得好了。從車窗看出去,以為剛從過去趕了回來。此時下車,來得及回家見最愛的人。

浪漫有時候,還真是得自找的
浪漫有時候,還真是得自找的

或是,下課下得特別晚的時候,不要著急趕上往地鐵站的23或40M。邀一個見了心裡就歡喜的人,同你一起沿著般咸道走下來。中途的路很窄,大概不能並肩而行。但無論是他為你領路,或是他緊跟在你身後,這感覺,都幸福安穩如甜湯。一路上那麼多不識情趣的高樓,那麼多破壞氣氛的霓虹燈光,都不重要。你這晚再累,湯喝下去一口,心裡就暖了。你們會不會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在你應話的時候,你也許會想,浪漫有時候,還真是得自找的。 還有許多地方,都有一碗甜湯在等著。可能就在那每天走一遍的熟悉的路上,只因為匆忙,才看走了眼。或是找張地鐵路線圖,把從未去過的站名圈下來,找個時間逐一尋訪。繼續接力,把掌心大小的城市仔細端詳。那些如甜湯的人事,總能找到的。  

==

yy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