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y are artists: 黃麗明

可以介紹一下你不同的身份嗎?

論藝術創作,我是一個定格動畫師,運用實物動畫説故事;論身份,我是個媽媽;論個性,我不太定格定性;論喜愛,近來耕種,學吹小號(喇叭),練習毛筆字。我感到有趣的人和事總是充滿contradiction及非理性的:做動畫的過程要理性地安排計算,卻希望表達出非理性的世界一面;吹小號是一樣很響亮的樂器,卻能吹奏出極溫柔的樂曲旋曲(聽聽Chet Baker!)。

你的藝術創作怎樣開始?

我從初中開始學素描、設計,中七後在傳藝學校收讀一年平面設計及攝影,工作一段時間後,走到荷理活三年進修電影製作課程,之後再在Bristol讀了十一星期定格動畫課程,我的藝術生活大概從那時候開始。

你認為藝術和生活有什麼關係?

我想人未必一定要有一套藝術活動形式,人的言行思想舉止起居飲食本身就可以很藝術。不過我的藝術修行尚淺,所以仍要靠某種創作形式去尋找吧!因為現實生活環境常有很多框架及看似理所當然的事,很多時出於無知和依賴,失卻一份重要的自覺,我想借助藝術創作,籍此建立一份自重。

emilywong

可簡介一下定格動畫創作嗎?

定格動畫 (Stop Motion) 是由頭到腳的身體運作,去拍攝真實的空間、地心吸力的限制、物件及燈光。拍攝是運用一種straight ahead的過程,因此拍攝定格動畫常會勞累。動畫的時間觀跟現實的時間觀很不同,現實的一秒是一秒,動畫的一秒可用上一小時或更多時間完成,從拍攝動畫後回去現實,感覺會很超現實。

emilywong

emilywong-4

創作需要這麼長時間很影響日常生活嗎?

創作定格動畫時常是很緩慢,一格一格地龜速拍攝,抽離地想着自己對這份創作的選擇,有時真是䨾疑所思!有時一天八至十小時去創作動畫,無時無刻地修改重整動畫的情節意念,用幾年的光陰去拍攝一個動畫故事,這樣的生活,有時候很困難!因為意味著作息消閒陪子女賺錢的時間會減少,好像在跟自己的意志在競賽。

如果我可以…
我希望能夠超越懼怕。例如懼怕水、懼怕曱甴、懼怕高和嘔吐…. 在廣濶的層面上,我對現在社會上的極速極大轉變深深感到害怕無所適從。如果人一直只用了1-2%的腦袋和心智做人,人的潛能有許多空置從來都沒有被喚起來,所以如能抺走懼怕或其他障礙,相信人是可以更fully capacity去面向生活。

「種子放在枱面它只會是種子,把它掉進泥土內,就長出生命開花結果,表演着生命的循環,配合光、雷電、風、水、微生物,就更dynamic。」

emilywong

關於黃麗明

部份作品:

後記  Emily的工作室在石硤尾JCCAC,門上貼了一紙條寫著「快樂是少一點去計較」。她耐心的與我分享,談及的不止藝術,還有社會、民生、政策、辦協會,實在獲益良多。

One thought on “They are artists: 黃麗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