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方想像:神明 (上)

文:姚嗡嗡
圖:Miss Wong

「全因他生前積了多福,如今,他是這山的山神了。」

事緣是這樣的 – 五歲時我聽到這一句話,話說完,公公就長眠塵土之下。其實我一直不明所以。本來,早已埋進深深處,不復記得。直至最近,可能遇上了巧合機緣,心靈觸動了記憶,喚起了腦中這句話來。我懷抱著這句話把世界又看了一遍,像是窺見了些甚麼新的靈光,卻只似懂非懂。

我不知是不是真的通了,所以借這個機會,也把故事說給你聽。你一定比我懂得多的。這樣,等你悟了以後,你就可以再來告訴我,讓我也通曉一切。

好了嗎?我這就執筆寫了。

石獅子可是眼見著這世界變的。他居在荒山深處一座小廟中,平日只把精神寄在那尊毫不精緻的造像裡,待每年清明,才會悄悄然自泥坯脫出來,沿著焚香的香氣往山下探看,看看人世,是不是又變了幾分。

陪他一起從漫山草木中脫出來的,還有一個小神仙,是他的小徒。雖說是小徒,其實也無甚麼可教的。那人來報到的時候,他本來只說:「啊,有個伴也好,我們一起待著吧。」但那人性情憨厚,知道了石獅子打天地初開起就是個神明,自己卻只是一介凡人,修來福氣才當的神仙,便堅持要侍奉他,只願當他一個小徒。於是,石獅子這才胡裡胡塗地,當上了一個師父。

師父呢,石獅子想著自己這名號笑得還真有些憨,反覆想了數遍,就打從心裡喜歡這新修成的小神仙。

這都多久了,從最後一注專誠供奉他的香燒完起,幾時有人,這樣用心對他們這些神明過。

其實他們這些神明,也就一片靈魂。或附上山上,或附在泥裡,或附在踏在那泥上的野貓身上,從那黑不見底的眸子裡幽幽透出一束亮光。附在甚麼身上,就成就了哪一種神。

真的,別懷疑,頭頂那滿滿一枝頭的、你說不出來的名字的那些小紅花,寄住了多少神明,默默看著你們凡人活,你才真是不知道呢。中文裡有一句話,像石獅子那樣胡裡胡塗,卻一說就說對了:舉頭三尺有神明啊。

還有,離中國很遠的北方,有一個地方的人,他們也知道相同的秘密。他們修路,明明直路最快,有時也會特意修成彎的,就只為避開千百神明寄居的一塊石,或一灘泥沼。只是他們不管神明叫神明,叫精靈。當然,其實也是一樣的。石獅子朝他的小徒攤攤手,幾時對神明,或者叫精靈,甚至叫仙子──叫甚麼都好,他們總是求凡人一片真心。

石獅子說得興起,小徒給他重新換了盞熱茶,讓他又說故事了。

香港地方想像:神明 (下)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