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方想像:神明 (下)

文:姚嗡嗡
圖:Miss Wong

石獅子說,剛說到哪了?啊,是。我說,他們總是求真心。石獅子認識一個好幾百歲的松樹神,就是這樣的。幾百歲,對他來說當然還是個後生,但是對凡人來講,夠老的了,快當得上彭祖了。但那棵老松卻還不失一片童心──曾經有人拿刀子砍了他滿頭的枝葉,他雪雪呼痛,那人不管,還把帶鋸齒的刀子他架在他脖子間。

石獅子聽他事後娓娓道來的時候幾乎沒嚇個半死,詫道:多歹毒的兵器啊,刀子也夠利了,還得帶鋸齒?

那老松卻搖著一個全禿了的頭,滿眉眼的笑意,一味說:不怕,不怕。

其實那時候怎麼不怕,只是他寄在一棵樹裡,怕得抖了也是白抖。樹怕得瑟縮,人們也只當是風大。他現在逞強,那時心裡其實想的卻是完了啦,完了啦。

他倒是沒料到,雖然這劊子手是人,人裡,卻不盡然是當劊子手的──有那麼一個靈氣迫人的小姑娘,帶著一班人趕了來,也不怕那大漢,當頭就是朝那漢子一吆喝,「你幹甚麼,你住手!」

那群善人,撿了散落一地的他的斷枝,一個接一個,竟就圍在他身邊,不肯退開了。

他一時三刻還沒搞清這是甚麼回事,只在揚了聲嚷嚷,那可是劊子手啊,小姑娘,此地待不得啊。枝條讓他的急呼撼動,沙沙低響,他正想盡法子怎樣才能解圍,那小姑娘竟然摸了摸他粗糙的樹皮,輕聲道:別怕。

這事情後來是怎樣解圍的,松樹老了,腦袋不靈光,說得不清不楚。石獅子自然就是更老了,懂的不懂的,記得便記住,不記得也無妨。可老松說了一句話,他倒是清清楚楚,因為說到他心坎裡去了:我就想啊,人不盡然是壞的,肯定是因為好的那些,還記得我們剛剛現世的時候,他們也一樣是個神明。

石獅子聽了一疊聲稱是,自然是了。這天地剛開的時候,連同他們這些山海草木,人也是一併給帶來的,像一股清流,流進一片混沌荒蕪之中,各就各位,化成了這世間種種。人本來也是神明。只不過大部分人,在紅塵之中打滾久了,漸漸就給忘了。

好些終於記起來的,就是真正打心裡清明過來時,常常是死後的事了。他老因此拿他的小徒兒打趣。那憨厚的小神仙起初不明所以,過了幾次,終於忍不住問了原由,他也就講了那老松的故事,還有許多他朋友的軼事給他聽:他以外別的山呀,河呀,還有那個小小的港灣,和許多細細微微瑣瑣碎碎的小神仙的故事。往往叫那曾經的凡人大為驚奇。

石獅子便對徒兒說,如今你脫了凡胎,重新附到山上,離了群,就能看得清楚一點。眼界方開的時候,驚喜是時時會有的。說罷開懷大笑。

徒兒好脾氣的待他的老師父笑完,又轉身出去打掃破落的廟堂了。堂外那樹已經拿花綴了自己的枝頭,他出去提醒枝上的小小鳥仙:今年清明到的時候,記得來提醒師父下山。

心裡又默默提自己,今年沿香下山的時候,見到家人,也提一提他們這件事。他記起自己的小女兒,至心疼的,眉清目秀。又記起小女兒也生了小女兒了。

小徒就那樣一個個想著,他的孩子,他孩子的孩子。就這樣,從一個摯親,想到下一個摯親的摯親,好像誰都密不可分,終於,就架起了整個世界。這當中,誰還記得自己是個神明?

他就那樣一個接一個細想,直想到又一年清明。

香港地方想像:神明 (上)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