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士德的惡夢 • (三) 浮士德的惡夢

二人晚飯的地方是一間二樓咖啡室。這段時間,很多人都喜歡把他們的生意搬離街道,大多的原因都是因為地面的鋪子租金太過昂貴,並不是一般的生意人可以付擔得起。因此,人們都開始慢慢的把他們的視線抬起來,將咖啡室、書店、髮型屋...等等的都設在不同的大廈、不同的層數之內。靳鉄生很喜歡這些遠離街道的店鋪,害怕街上充塞著太多的人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每一次他去找這些不容易找的店鋪的時候,都有一種走進了深林的深處去探險一樣的感覺。

這間二樓咖啡室,是以貓為主題的。裡面養是兩隻體型巨大的貓。靳鉄生並沒有養任何寵物的興趣,也不是那種對小動物懷抱著多得泛濫的愛心的人,因此,他並不太知道,那兩隻肥腫難分的貓有什麼樣的來頭。他只知道,牠們一定不會是街上隨處可見的花貓的品種,而且可能是因為每一個客人都愛逗牠們玩的關係,牠們的而且確的遠比其他的貓更拒人於千里之外,且老是擺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靳鉄生跟女孩子點了很簡單的餐點。用餐的途中,靳鉄生打開了他跟聖誕老人的袋子沒有多大分別,都一樣塞的滿滿的綠色軍用布袋。裡面裝著的全都是他在日本旅行的時候,給女孩子買的禮物。

靳鉄生在日本的迪士尼樂園買了一只小熊維尼的毛公仔、在高島屋外的街頭買了一隊街頭二人樂隊Jig Soul 的2nd mini album《Blue Soul》、在「三鷹之森博物館」買了個《天空之城》的文件夾﹣靳鉄生很喜歡這個文件夾的,因為上面寫著:「Let’s lost our way together」、還有在台場的一間小手飾店內買的一對淚滴型的水晶耳飾。靳鉄生不太懂得分辨那是不是真的水晶來,他只知道,他一走進那間小手飾店,他就被那對耳飾所吸引著。看著那對耳飾,他就知道女孩子一定會戴得很美的。

靳鉄生很滿足的看著女孩子戴著他選的耳飾時所散發著的美豔,那一刻他很清楚的明白,有什麼東西正在觸動著他心靈中最柔軟的地方。每一次看著女孩子的臉,由其是她微笑時候的樣子,他總會有一種好像在波平如鏡的湖面擲了一顆石子般的悸動。在靳鉄生的心目中,這可說是種難以言喻的美麗呢!

晚飯完了以後,十二月寒冷的天空竟然沒有預兆的下起雨來。靳鉄生隨便的找了個籍口,叫女孩子在原地等他一下,然後他走進了一間叫Body Shop的店子,買了一把傘。當女孩子半帶驚訝的看著他找了把傘子回來的同時,靳鉄生也很驚異傘子打開了以後,傘子內裡的光景。表現上是平凡無奇的一把傘,打開了以後,你竟然可以從內裡看到一遍藍藍的天空,飄著幾團白雲。看來設計這把傘的人準是個非常幽默的人。

由於雨下得蠻大的關係,靳鉄生為怕女孩子會給雨水弄濕,他用左手去把傘支撐著,然後把右手輕輕的放了在女孩子右邊的肩膀上。這麼樣,他就可以確保,雨水不會落去了女孩子的身上。

撐著傘的靳鉄生,跟女孩子接近零距離的在彌敦道上走著,他心想:這可真是無與倫比的美麗的一天呢!

他記得他以前聽過一個叫《黃金少年》的廣播劇,劇中有一句對白是這樣的:

「如果一日可以記一世,咁係咪一世又有咩所謂。」

靳鉄生雖然一直都不太苟同這句話,但是此刻的他,實在找不到任何比這句話更能形容他現在的心情。


Soundtrack: 蘇打綠 – 無與倫比的美麗

 

原文刊於《Escape Velocity》網站,轉載自 escape.hk 網頁

Credit: Courtesy of artist Kenneth Ch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