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士德的惡夢 • (終) 浮士德的眼淚

靳...你為什麼哭呀?」

「我以為我已經早就沒有了感覺,我以為回去多看幾遍我就會麻木。但是,原來不是這樣的。」靳反射性的回答著。

「傻瓜...」

靳驚訝的抬起了頭:「怎麼...怎麼會是你的?」

「我也不太知道。我想,是因為這個我機械的軀體,是帶有我本身的基因的關係;而你的眼淚,就正正是把我的基因激活的元素了罷。」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靳無法說出一句話來。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應該要說什麼才好。因此,我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無言的對望著。

我已經很久沒有再見到靳了,似乎他還是保留著跟以往一樣的那個老樣子。依舊是那條破舊的二手牛仔褲,依舊是那隻不論任何場合都戴在手腕的黑色鋼帶 G-shock手錶,他的裝束總是好像準備隨時上路的模樣。一切都好像沒有什麼多大的變化。只是如果仔細的一點去看的話,他整個人中好像清瘦了一點點;眼晴深陷在眼窩之內,總是散發著一種拒人於千里的落泊眼神;面上也增多了一點風霜的痕跡,就好像個長時間流浪著的旅人。我想是因為沒有好好的進食的關係,靳也好像有點營養不良的樣子。

靳同樣的用了很長的時間去端詳我的臉。他的目光總是很溫柔,溫柔得好像在看一件很歷史源遠、彌足珍貴的藝術品一樣。

「你幹嗎好像很久沒見過我的模樣呢?你不是每天都見著那個機械人模樣的我嗎?」

靳很用的力的把頭搖了很多遍、很多遍:「不一樣的。」

「沒有什麼不一樣呀!她身上有著我的基因的,是個很完美的復製品啊!某程度上來說,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彤,你還記得,我在飛首都的飛機上,跟你說的第一句說話是什麼?」

「當然記得。你說:『對不起』嘛!你是最後一個上飛機的乘客,你坐的位置是飛機尾部的部份。很幸運的是,你坐的正好是我服務的那一部份。老實就,從乘客叢中看見你的臉,我是真的很驚異的,因為我沒有想過你真的會來。世間上會幹同樣的事的人,總不會太多罷。你絕對是我認識的人當中的唯一一個。我是真的很高興你來了。我想,似乎要世上再找一個跟你有一樣傻勁的人,一點也不易呢!」

「我想也我也不會為任何人,再做同一樣的事情呢!」

「靳,為啥你要問的還記得你的話嗎?你不相信真的是我嗎?」

「不!我當然相信你真的是你!從你一開口,我就知道是你!我是不可能會認不到你的啊!」靳一副很惱懊的樣子。「只是,我想我己經不清楚什麼才是真實;這段時間,我不停的在想,飛首都的那一夜是真實的存在著的嗎?我跟惡魔的交易是真實的發生過的嗎?現在能跟你再遇也是真實無暇的嗎?我也很想可以一鎚定音,但是我可以嗎?現在連我自已是不是真實的存在著,我也沒有把握呢!」

「靳,是你教我,人生很多時候都不要想太多的。很多東西,對的,錯不了。」

「對。我的人生似乎總是在對與錯的問題上打轉。」

「或許身為人類的我們,都應該要順應天命,不能夠太逆天而行呢!」

「不過,你跟我現在似乎怎算也不能算得上是人類了罷。『時光客』跟『機器人』,嗯...我想,我們比較像三流科幻小說內,注定要跟大世界作對的主角呢!」

「是你而已,我可不是呢!」

「哈!你現在被困在這個機器身體內,可沒有你說不的份兒呢!」靳很雀躍的抓住了我的手。「彤。我真的很高興可以再見到你呢!」

「靳,我也很高興。不過,有些事,我是必須要告訴你的。」

靳大惑不解的樣子。

「在人類的世界上,我是個早就死了的人類。我本該是不應該會再以任何樣的形式再重生。因為,我們都只有權利在這個世界活一次而已。我死了,現在的我,是有意無意的被惡魔從『虛無』當中回來的。」

「你的意思是,你不會停留在這個軀體之內?」

「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的潛意識深處,是被惡魔植入了些什麼的。」

靳很招牌式的皺起了眉,眉宇間露出了很深的摺紋。

我忽然的發現,原來...我很不想離開。

「靳!下面的事情你要聽清楚,因為,我不知道我還可以在這個身軀內逗留多久。因為,我想惡魔已經察覺到,我將要背叛衪,將衪的計劃告訴了你。」

我感覺到有種很大的外力,將我的靈魂很大力的要將我扯離我的機器的身體,我加快了我說話的速度。

「靳!占卜師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你以後都不是會再是人類。惡...魔要你的靈魂,是因為衪想要拉...攏你,在Armageddon...的時候,站在衪...的那一...方。」我確切的感到,我正在的靈魂正在一點一點的流失。

「你要小心...上帝那一方也在...進行著...什麼的。不要...不要...幫任何一方...你...要為...自己...而活...靳...保重...」

nightmare_of_faust-7

再張開眼晴的時候,我發現主人呆呆的坐著,雙眼通紅,好像嚎啕大哭了一場的樣子。

「主人,你沒事嘛?你還要再回去多一趟嗎?」

「要!」

nightmare_of_faust-8-2

這些年來,我們之間的愛,

一直是汪洋中的苦海明燈;

是高空鋼索步行者身下的安全網;

是我怪誕生活所惟一的真實、惟一的信任。

我對妳的愛,比我自己,更緊緊地抓著這個世界。

彷彿在我離開之後,我的愛還可以留下來,

包圍妳、追隨妳、抱緊妳。

好了。

現在天色晚了,我也倦了。

我愛妳,永永遠遠。

時間並沒有什麼了不起。

摘自《時空旅人之妻》
亨利臨終前給克萊兒的信

nightmare_of_faust-9

 


Soundtrack: Lifehouse – Broken

 

原文刊於《Escape Velocity》網站,轉載自 escape.hk 網頁

Credit: Courtesy of artist Kenneth Ch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