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s Studio: 唐景鋒

你怎樣發展成為藝術家?

我從小就喜歡攝影,不過第一個學位是修讀護理和公共醫療,曾到印度從事公共衛生的工作。在印度生活時,重拾攝影,更參與協助當地慈善團體拍攝工作,慢慢成為攝影記者。

做了攝影記者好幾年,取得一些頗高調的獎狀。後來再進修,卻慢慢失去做記錄攝影的興趣。起初做新聞攝影是想拍下真實的世界,越來越發現事情不是那樣的,其實所謂的真相都是攝影師的真相吧。於是在 2006 年開始發展藝術創作,以自己的的故事出發,自此不斷在變更和發展。

Guangzhou Zoo II from the Series People’s Park (2007) Image courtesy of Kurt Tong
Guangzhou Zoo II from the Series People’s Park (2007) Image courtesy of Kurt Tong

你的藝術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都是關於自己和家庭的故事。雖然在香港出生,不過我13歲就離開這裡到英國居住。其實一直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香港人,直至到我的女兒出生,才引發「尋根」的念頭。於是回到香港,發展一項關於早先、自己和女兒的三步曲創作項目《The Family Tetralogy》;以及為我女兒做一本關於我們家庭故事的書《The Queen, The Chairman and I》。

kurttong1

唐景鋒 : 創作。尋根。了解

為什麼用中式紙紮做創作?

我出生前祖父經已過身,最早期對於祖父的記憶,就是祭祀儀式的紙紮公仔。所以從這方面開始,去研究和搜集相關資料;其實每次做創作我都會做很多 research,從而了解到歷史、背景、信念和社會的變化。後來聯絡到中國內地的紙紮工廠,安排在那裡拍攝《In case it rains in heaven》。影像方面,我不用工廠背景,選擇以把它們像商品般拍下來,令思考空間更闊。

Wheelchair form the Series In Case it Rains in Heaven (2009) Image courtesy of Kurt Tong
Wheelchair form the Series In Case it Rains in Heaven (2009) Image courtesy of Kurt Tong

 

藝術怎樣影響你?

創作對我的影響很大,尤其是個人身分。以前我不認為自己任何地方的人,只希望到不同的地方遊歷;但現在我很自豪地承認自己是一個中國人。亦因為我的創作,加深了對祖父母和父母親的認識。我爸爸媽媽都比較沉默,但他們分享了很多故事,令我更了解他們。

唐景鋒 : 成長。生活。自我

為什麼會選擇在香港居住和做創作?

因為之前的創作項目,多次來到香港;漸漸發現自己比較喜歡城市生活,所以現在香港是我做藝術創作的基地。

那接著會如何發展?

其實完成《The Queen, The Chairman and I》一書,我開始做一些與「攝影的本質」有關的創作,嘗試以不同媒介去探討攝影這回事。我認為這很值得去研究,因為現在手機的普及,攝影和相片的意義都改變了;就連世界級博物館都要因此改變不准拍攝的規定,只要不用閃光燈都可以在場內拍照。

另外,我正在籌備2016年在三藩市的展覽。屆時會以我家庭的照片作品,與法國收藏家蘇文 (Thomas Sauvin) 的《北京銀礦》收藏品作出藝術對話。

kurttong-1

 「我認為當藝術家在作品上投入自己更多,作品的藝術性就更多。」

 

唐景鋒工作室

 

關於唐景鋒

網站:kurttong.co.uk

部份作品:

2 thoughts on “Artists Studio: 唐景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