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像:Daisy

羅惜時忽然覺得,這場景,可以當一篇小說的開頭。

星期六一大早,惜時爬樓梯上山工作的時候,腳尖踢到些甚麼,發出響亮一聲,以為是一枚銅板,湊近一看,卻是一枚錢幣大小的玉佩。這荷李活道附近,賣古董的檔攤很多,大概是昨晚打烊,不慎從攤上掉了下來,又無人覺察。

她湊前一看,只有蒼白的小小一顆,幾處隱約透出一點青蔥色的紋路。惜時不太懂得古董,看不出來頑石的真正年歲,但這不算精緻的小東西,平日給堆放在攤上,老被遊人那樣揀來揀去,埋沒在更多身世無從稽考的銅錢珠石中,恐怕也是不怎麼得志,不怎樣起眼。

對石頭來說也真是迫人的生活,也許正是為此,頑石才立意要逃出來的。

惜時心一動,放下手袋拉起大衣的衣擺,蹲下身來,將玉石撿起仔細端詳。這若真是古董,不知道原本的主人姓甚名誰。也許曾經天天把玉佩掛在胸前,因故才流落了這麼久,直流落到她的手心中,使這小石頭曾經的生活,與她的生活交疊到一起。

惜時把小石頭平放在掌心裡暖著,握起拳頭,復又鬆開。

相比流浪的小石頭,之於羅惜時,生活是這樣的。畢業以後,她習慣乘地鐵上班,每早八九點,必定擠擁的港島線。在上環站出去,攀山,上荷李活道,替人主持一家畫廊。這聽來是多麼浪漫的一門生計。畫廊髹成四面白色,門口鑲著一整片落地玻璃,窗明几淨,就該是這個樣子。天氣清朗的日子,下午陽光正好的時候,金色的光化了一團煙霧,會得靜悄悄滲進來,斜照右邊牆上一排畫作雕塑,直至打亮躲在辦公桌後的惜時的眼睛。

這時候若瞇起眼抬頭看,她工作的這小空間,明暗不定,畫廊裡這一件雕塑如何刻畫自由,或那一張油畫怎麼描繪抽象的中東夜景,都像有了一刻生命。

她的工作是把這些有生命的巧思,小心翼翼拂拭裱好,想辦法賣出去。就說了,這畢竟是門浪漫的生計 ─ 浪漫在這裡,生計也在這裡了。兩者交疊在一起,惜時老在想,不知道是好事壞事。

這好像還只是不久以前,浪漫還歸浪漫,生計還歸生計。今日她一天到晚把心力花在回覆客人的電郵上,從前她其實也會這樣絞盡腦汁咬文嚼字,整日在電腦上敲打。只是寫的是大學的功課,談劉海粟的黃山,或者論濟慈的英詩。那時每每到了期末,就能見著她坐在圖書館,對著一疊書不知時日地寫寫寫,心無旁騖,寫一整個下午。

現在,許多力氣花在工作上,每日下班到家,洗淨臉上的妝,看著床頭擱著許多待讀的書,她只能翻到第一頁,直盯著那一行短短的獻辭發呆。

她也有好些,真正時時想做的事情。比如把想讀的書都仔細讀完、比如上班時候,偷溜到隔壁咖啡室買一片好吃好看的絲絨蛋糕、比如開始她一直想寫而沒時間下筆的小說,這許多小小的叫她掛心的念頭,常像偶爾丟了的一枚銅板一般,沒有前因,沒有後果,最後,總不知道流落到了哪裡去。

就像這刻她握在手心中的一片小石頭,下一段故事,不曉得要流浪到誰人的生活裡。

把小石頭擱到路邊的花槽上,不管還回不回去,可別再摔了。惜時看看錶,上班的時間快到。匆匆轉身離開時,她在心裡如此提醒自己:回到辦公桌上,得先擱著排山倒海待覆的電郵,趁還記得,將這片段好好抄錄下來。

只為在一個安靜的周末早上,她正忙著往生活裡趕的時候,如何偶遇從生活中逃脫出來的頑石,恰可以,恰可以做一篇小說的開頭。

==

yy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