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Studio: 潘蔚然

片: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香港藝術家潘蔚然,她個人網站上「About」一欄引用了電影《翩娜》中的名句:『舞舞舞吧,不然我們便會迷失』。這位自小喜歡藝術,不讓自己停下來的藝術家,除了發展創作,亦全職上班;透過不同形式的體驗,一步步認清自己的方向。今趟邀得她向我們分享創作和生活故事

潘蔚然 : 藝術品。觀眾

工作 VS 創作

在香港創作的藝術家,除了創作,大多都身兼數職以增加收入,有些兼職教授繪畫、攝影、視藝,或做設計等… ,有些更是全職上班,在工餘時間才創作。潘蔚然亦不例外,曾經在中文大學、奧沙畫廊、香港藝術館、東京森美術館等工作;現時在亞洲藝術文獻庫上班,平日朝九晚五,利用工餘時間做作品。

在不同藝術機構工作的經驗,為潘的藝術旅程帶來多種衝擊;工作,是她「吸收」的主要途徑,對藝術創作有一定的幫助和重要性。她認為在藝術的領域上,永遠都有新鮮事情,可以花時間去了解、去學習。不過大部份時間上班,使她沒有很多機會做作品,潘直言,有感自己的創作進度比較緩慢、所需時間比較長。所以她現階段正為創作和生活模式作出反思和分析,嘗試了解自己的工作、生活方式,對創作的影響。

創作。花

對潘來說,藝術就像鏡頭,讓她以不同角度和方法去觀察 、以感觀和觸覺去了解事物。她舉例說,當畫家透過寫生用眼睛和手去畫一個地方後,因觀察的過程以及身體的體會,會對那地方有更深入的認識。她說,透過藝術她更能認識和看清楚世界。

創作方面,Vivian 花比較多時間在構思上,通常有了清晰的計劃,然後慢慢實踐。早上是她最能集中精神、頭腦最清晰的時間,她喜歡利用乘車上班這段黃金時間去思考,細想如何發展自己的創作。

形式方面,沒有太多限制。雖然是接受以繪畫為主的藝術訓練,但除了繪畫,亦有裝置、混合媒介等不同形式的作品。她說,很希望能夠創作一齣動畫,正等待合適的題材。

潘蔚然 : 創作方式

Vivian 不少作品都出現花或形似花的影像,早前有一系列以花為主題的繪畫作品《Draw a White Peony》,而近期得獎展覽《黃、藍、綠、白及紅》中,亦有一些形態像花的畫作。Vivian 說她喜歡花的美,同時欣賞這類植物有眾多種類和形態,每朵都與是獨特的、別不同。除此以外,她亦喜歡綠葉植物,特別是生命力強的黃金葛,這種植物能在非常惡劣的環境下生長;她家中也有一棵,從一塊葉開始種植,種了七年多

問她是否因為女性身份所以作品偏向溫柔,她解釋沒有特別去想,不過作品必然有些特質是來自自己的,可能是這些特質給人女性的感覺。

潘蔚然 : “Yellow, Blue, Green, White, and Red”

「其實我沒有太注重以女性的身份去做創作,可能是作品中呈現了我的一些特質,是讓人感覺溫柔、細膩的。」

攝於前工作室 (照片由潘蔚然提供)
攝於前工作室 (照片由潘蔚然提供)

 

潘蔚然簡介

潘蔚然於香港生活及工作。於 2005 年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獲得學士學位。潘蔚然的創作多以素描和繪畫為主,並擅於運用精巧的裝置形式。作品是她對複雜概念的縝密探索。低調簡約的作品呈現藝術家深入的思考過程以及細膩的技巧。

(簡介節錄自薔 Qiáng Facebook專頁facebook.com/qiang.fot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