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像:Estella

日生睜著眼,看著天花板,一宿無眠。這陣子,她只要闔上兩眼,就能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一下接著一下,越來越快,白白擾亂呼吸。呼吸難以自控之際,更加覺得胸前像有一塊大石壓住,是故不敢妄動,總只得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她覺得受困,掙脫不出來。去看了醫生,總說是沒有毛病,只勸她莫要緊張。

莫要焦慮,莫要緊張,否則會憋出病來。這是道理,顯淺一如做人應當寬心一點,日生並不是不知道。

道理,像日生那樣的人,總是知道的。理智冷靜如她,不是無知無覺,也不是對世界沒有熱情,只是覺得庸庸碌碌,走在千百萬人中間,如此乏善足陳,實在沒必要誇張。

同許多人一樣,日生用過功,都有理想。可是這年代,人人缺的幾乎都是一樣的東西,一種無後顧之憂的自由。因此每人的追求,到了最後,總是殊途同歸,就不見得特別出眾。

何況,誰耐煩注意相似的流行的髮型、同一個牌子的時髦之中,這個人與那個人之間,最細微的分別。

她記得,有一年夏天,在柬埔寨,在吳哥。古廟的石牆上刻有許多的阿普莎拉,旅遊書上隆重地另辟一行,如此介紹這些高棉古國的仙女:「每個不一樣。」

這句話讀起來,竟有點像克莉絲蒂一本偵探小說,叫一個都不留。日生不是個好讀者。懸疑故事看到一半,總是因太緊張,先讀了結局,才能回去細看 。後來卻又每每後悔,這樣先知先覺,少太多樂趣。

想著那句魔咒一般的「每個不一樣」,她與同伴本想要逐個細看,看清仙女不同的輪廓。可她們很快就發覺,她們根本記不住每一個眼神手勢,和背後的深意。每個不一樣,對她們這些善忘的俗人來說,也是每個都一樣。終於不到半途,便因疲乏而放棄。

後來在暹粒城裡,她還遇過許多名叫阿普莎拉的書店酒吧或餐廳。自然,都是阿普莎拉,都是個美麗的想像,有著最細微最難得的分別。道理她是知道的,可是沒辦法,平庸的遊人,終是一個個疲乏麻木下來。

可這是吳哥,這是高棉古國呢。偶然在那些古老的山寺附近,一塊泥地上踢到的一顆小石,都可是一塊岩,經許多年的風吹雨打,才終於自高棉的城牆上,悄悄滾落下來。

連時空都無礙,這大抵是天底下最溫柔又最堅強的一回事。可是遊人不屑一顧,總只是拂去沾染鞋上的泥塵,繼續前行,往巴肯山的日落。

吳哥尚且如此。

靜躺在床上,想著巴肯山的日落,隔著窗簾滲透進來的,卻這是這城市的晨光。

伸手到床邊,摸到手機,日生點開鍵盤,心裡琢磨一下彼岸的時間,那座城市大概是已經熟睡還是已經醒來──她猶豫一下,撥出一個電話。

曾經這一通長途電話,連單調的響聲讓能她覺得趣味盎然。總是那樣一聲一聲的響,同心跳的節奏漸漸同步起來。

日生聽著自己心跳的聲音,終於蓋過話筒裡的規律長響。明明規律平穩,卻白白擾亂呼吸。她懷疑自己是庸人自擾,那響聲畢竟只是機械的聲音,本來就該是單調而麻木的。

如古國一樣溫柔且堅強的物事尚且如此,焦躁又軟弱如她陳日生,誰又耐煩仔細端詳。

她只得掛掉電話,如常起床,如常去洗一把頭髮,準備出門上課。

因為這外頭無數匍匐前行的人的身上,都負著一樣平庸的重擔。在一張張麻木的面孔之間,日生如何睜一個夜晚細想的,都只能是一點微小的悸動與失落。

==

yy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