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y are artists: 黃嘉瀛

片:  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怎樣開始藝術生活?

初中時期我是修讀理科的,後來知道自己比較喜歡文科,於是離開原校跑到其他學校上預科。慶幸遇到一間適合自己的學校,中六、中七都在藝術室、圖書館內渡過,亦能考上中文大學藝術學系。入到大學發現原來身邊有很多人為了藝術十分努力,並開始接觸所謂的「藝術圈」。我相信要保持創作的自由度,是需要有經濟的自由,所以現在我一方面做很多不同的工作維持生活,另一方面不斷創作。

作品內容是關於什麼?

都是關於我對生活、社會的看法和感受,有時候是晦氣說話,有時候是碎碎唸。有人認為我的作品有點反社會,其實我確實不太滿意社會現狀,有太多社會問題,如果我們不正視就只有「死路一條」。

He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He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你的靈感來源自那裡?

靈感通常在沒有為意的情況下出現,例如平日在家清潔、洗澡、吹頭時… 突然「靈光一閃」,我就會把它寫下來,通常寫下的都是簡單的句子。過一段時間我會把句子的整理,抽出比較喜歡的,以精簡、到位的方式用在作品上,跟網上經常見到的 meme 引言相似。

你的作品中不時出現一些物件,為什麼?

我很喜歡儲存東西,例如價錢牌、包裝盒、藥物包裝袋等,收藏一大堆的東西,我不時會把它們整理、分類。再把這些物件轉化成為作品,我正尋求一個形式,讓別人能夠更容易理解、閲讀我想陳述的東西。另外我很喜歡玻璃,曾經有一些作品以玻璃做主要物料。它本身很便宜,而且易破碎,但通常在 (飾櫃的) 玻璃下的東西就很昂貴、有價值,我覺得以玻璃去保護東西很矛盾、很有趣。

其實以這些別人不留意、眼中都是沒有用的東西去做作品,還有另一個原因 – 就是希望能透過藝術賦予它們一些意義。

為什麼喜歡用寶麗來拍照?

現在我們生活在圖像豐富的時代,要做影像紀錄很容易,按一下快門就可以有十多張照片,改圖丶覆製沒有難度。我反而欣賞以難以修改、感受真實的方式去紀錄,這樣是最誠實的,所以我喜歡使用寶麗來去拍照,拍下美的東西、醜的東西。寶麗來照片甚至不能保留,影像幾年後就會消失,想留住影像就要記在腦海裏。

你怎樣看別人說你的作品很女權主義?

作為一個女性,我見到其他女性在言語、行為上鞏固父權主意,心裏總有不舒服的感覺。其實我沒有刻意去做女性或女權主義的作品,可能因為我本身是一個自我的人,亦很享受做女性,所以作品中呈現的女性觀點比較強。

你通常如何處理別人給你的意見?

我喜歡聽別人對我的批評,曾經有人說我嘩眾取寵、「博出位」,我都會細心思考並自我評價,希望能夠反思如何可以得到進步;反而別人的稱讚我不太想聽,怕自己變得驕傲。

「別人不當我是藝術家沒有問題,我會盡一切努力去支持自己的創作;繼續寫我的碎碎唸、做我的作品。」

 

關於黃嘉瀛

網站:behance.net/hedoesntgiveashit

黃嘉瀛工作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