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Studio: 鄧凝梅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本地資深藝術家鄧凝梅,先學教育繼而發展藝術創作。當年為了吸收更多、看看這個世界,於是決定出國留學;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選擇學校就靠參考前輩們,後來選擇了殿堂級藝術家麥顯楊的母校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由香港走到倫敦修讀藝術。

生活題材

凝梅畢業後曾經回港做教育工作,一年之後再返英國定居。與其他新進藝術家一樣,對於藝術圈子、畫廊等充滿疑問;她走出自己的創作空間,積極了解那邊的社會、文化,有一段時間全職打工丶也曾辦藝術工作室;逐漸對藝術、藝術圈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及後於2008年決定回港發展。相比在英國,身處香港時,她對本地文化和社會狀況了解比較深,靈感、感受比較豐富,創作題材自然比較貼身。

日常生活、觀察都為凝梅帶來不少創作靈感,曾經有一段時間居住在土瓜灣,那區人來人往,每天看到的人都是匆匆忙忙、目無表情,甚至是鬱鬱不歡的。凝梅有感香港人的生活太忙碌了,於是啟發其創作一些與本地衣食住行、生活有關的作品。新聞亦曾帶來創作靈感,之前有一段關於野豬在港出沒的新聞,啟發凝梅把一些以貌似野豬毛的物料用在作品上。她形容起初只是想混合反差大的元素「玩一下」,把女孩子最喜歡的心形加上黑色、不好看的毛,之後發展到把這些動物毛貼在人像畫的面上,創造出一系列《Seal Stamps》作品。作品裏的這些滿面黑毛的人們,都是充滿笑容的,呈現滿足、快樂的感覺,探討社會與大自然的關係。後來在嶺南大學駐留期間,凝梅再度推進把頭髮貼在自己的面上,做出探討社會、自然、意識和大眾媒體的行為藝術作品。

鄧凝梅 : 從英國回港後的創作

不美藝術

曾經修讀信息系統的凝梅,做作品時反而喜歡用一些非高科技,較傳統、工藝化的技巧;混合工業制、現成的物料 (如包裝膠線、塑膠物件、毛織布等)。在很多人心目中,藝術作品都應該是美觀的、優雅地陳設的;問及她的看法時,凝梅解釋創作對於她來說是一種自我表達,可能是嚴肅的事亦可能是比較調皮的事;表現手法有比較輕鬆亦有比較沉實的,希望大家明白藝術品可以有不同的形態出現。

凝梅認為藝術就像一個引發討論的媒介,大家都可以以不同形式參與和交流,可以是言談上的討論、思考上的啟法。至於閱讀作品,不論是靠直接觀感,還是深入分析都沒有問題,因為藝術沒有單一的形式。藝術對於某些人來說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功能,凝梅卻認為藝術的實用性是我們肉眼看不見的,對藝術追求,能夠為人添上無形的東西 – 可能是一些想法、一些概念、一些感受… 如果社會沒有藝術就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鄧凝梅 : 創作及物料運用

鄧凝梅 : 藝術對我來說…

「藝術就像一個引發討論的媒介,大家都可以以不同形式參與和交流,可以是言談上的討論、思考上的啟法。」

 

鄧凝梅工作室

鄧凝梅簡介 

鄧凝梅分別於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純藝術學士及西敏寺大學信息系統設計碩士畢業。 她曾經從事信息科技工作,在倫敦居住十多年。現在香港從事藝術創作。

她用一些非高科技,不太先進的技巧,一些工業制成的物料(如鐵鏈、包裝膠紙、包膠鐵鏈、毛織布等),去建造作品及探討人類存在的脆弱狀況,外內在對人的界限。

她是「純粹獨立藝術家群」創辦人之一。也是2008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教育非學校組–銅獎得主。

(節錄自The A lift 網頁 a-lift.hk | 鄧凝梅個人網站 tangyingmui.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