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y are artists: 梁祖彝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彝」是古代盛酒的器具,亦泛指古代宗廟常用的祭器。梁祖彝則是位從事藝術創作的小伙子,作品的媒介以陶瓷為主。魚是他的圖騰,經常出現在他的陶瓷作品上。他說,一切由來源於一個小故事,均出現在每家每戶的「魚盆」。雖然他的作品和他的名字沒有直接的關係,卻總叫人聯想在一起。

接觸藝術

「眼見很多雜誌報章都必定印著相片,心裡想,做攝影師的前景應該不錯,於是便學習攝影並慢慢地進入這個行業-攝影記者。」攝影是否把當下拍下來就是?梁氏反問自己,是否可以有更深的層次。 然後在藝術學院修讀藝術攝影文憑課程,進一步探索這個媒介。不斷學習的梁氏在學士課程上卻選修了跟攝影無關的陶瓷系,由於父親也有做陶瓷的習慣,讓他小時候已培養了興趣,加上他不想創作限在單一媒介上。就這樣「泥」足深陷地繼續捏陶,繼續攝影和繼續創作。

籠中魚

攝影和陶瓷的分別

梁氏道:「攝影和陶瓷是很極端的東西,兩者分別很大。在訓練成為攝影記者時,緊記不能錯過或拍錯任何事,要在最短的時間裡處理好並呈現當中的內容;而當做陶瓷的時候,相反地不能急躁,要配合它們的節奏,也容許出錯。」由攝影到陶瓷,技法的不同,改變了梁氏的思考方式。做陶瓷需要時間,這些時間讓他思考更多,想法和作品的可能性也較大。

東方、色彩、元素

「我覺得這是我們的底蘊。」大部分香港的藝術教學也以西方藝術為主導,梁氏感概著:「這只不過是在模仿外國的創作模式,我們的生活條件和環境皆不一樣,如果按西方的創作方法去做,就算題目相同,他們都會比我們做得更好更深入;相反地,在作品中運用中式元素,會比較容易產生共鳴。」梁氏補充:「雖然我們在西方教育下成長,但在家庭裡、在談吐上、在生活的成長過程中,或多或少也如儒家思想,仍然是傳統的、總總的都是我們的底蘊。」

「捏陶是無止境的一個操作,陶破了或陶壞了之後再陶。 每陶一次也是試驗,不斷做,不斷試,做陶瓷必須習慣失敗。」很多創作方式都考毅力,做陶瓷也不例外。 重複地嘗試,直到形狀好了,上色滿意了,效果對了才可以成為作品。梁氏說:「雖然日常生活很乏味,做創作有時也不是『過癮』的事,但做好作品後的滿足感卻是非常之大的。」

「做陶瓷必須習慣失敗。」

 

梁祖彝工作室

梁祖彝簡介 

梁祖彝在2011年獲得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學士學位,主修陶瓷,其實他從2001年已成為專業攝影師,同時從事陶瓷創作。陶瓷和攝影兩種不同媒介都能表達了他對個人及社會的想法。

(節錄自巨年藝廊 giantyeargallery.com) 

 

One thought on “They are artists: 梁祖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