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Studio: 尹子聰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當戰地記者很浪漫、很有型。」尹子聰幽默地說,當年修讀攝影記者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到後來卻發現,無論作為報館還是圖片社都有既定立場,事實或多或少都會被過濾,沒有百分百的事實。更灰心的是,當事情沒有國際性或沒有西方介入時,是不會受到關注,但往往這些事情更值得我們去留意。尹氏坦言:「不想作為傳媒人,因為我太感情用事,個人感受太深,抽離不了,很難持平。」於是他放棄當攝影記者,卻繼續用同一個媒介,以另一種形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不是藝術家

尹氏不承認自己為攝影師或藝術家,他覺得這些名稱彷彿賦予了他一個身份,而他不認為是這樣。「我對某事某日某時有些意見,有些想法,利用攝影,把個人的情感和意見表達出來。」他形容自己只是以一種獨特的媒介來發表聲音和意見而已。

尹子聰 : 創作與藝術

從事藝術創作 必需破釜沉舟

尹氏指出, 畢業後的那幾年是最困難的,他形容是最難捱的日子。 當時所做的作品畢竟比較幼嫩,展覽機會亦比較少,久而久之生活開始出現問題,很多朋友也在這個時候放棄。「我算是捱過了,找到自己的方式去應付生活所需,同時自我心理調節,撫平自己的情緒起伏。雖然如此,其實問題仍然困擾著。」尹氏沒有放棄,他相信破釜沉舟後,必有一翻作為。到今天,他的藝術創作已有所肯定,除了別人的認同,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信念,他說:「做藝術的目的為了什麼?不是要求什麼回報,而是純個人出發去做作品,這個情操是重要的。」

談到在香港做藝術困難之處,尹氏感慨:「莫過於是大眾對藝術欣賞及認識都未算普及。」深感香港的藝術未達到廣泛的層面,需要時間慢慢培育觀眾。

尹子聰 : 當藝術家的現實

做藝術的初衷

堅持創作的動力從何而來? 尹氏常提醒自己做藝術的初衷並不是要大富大貴,而是簡單地想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想法,跟觀眾有所交流。「每次展覽的簽名簿都是我繼續創作的動力。」觀眾的感受及留言對尹氏來說尤其重要,他感覺到觀眾是用心去看他的作品,有時還能觸動他人。尹氏形容這種思維上的互動十分難能可貴。

最終目標: 是過程而不是結果

《107個無人島》 及《後都市化》 兩個系列的作品均使用了香港製造的 Holga 相機進行拍攝,原來是有原因的。據說此種相機只有一個快門及一個光圈,不能夠調整的,所以若果環境不適合其設定,所拍下的照片可能就用不著 – 過度暴光或過度暗淡。為什麼辛辛苦苦地攀山涉水去做作品,卻選用風險高的媒介? 尹氏解釋 :「綜合這些年的經歷,我反問自己,是否為了結果就要不擇手段? 很多時候我們把目標放得太大而忽略了一些東西,其實怎樣生活是比最後達到的目標來得重要。」所以有些照片出來的效果就算不太滿意,尹氏亦不介意,因為過程才是重點。

尹子聰 : 關於《107個無人島》

「對某事某日某時有些意見、有些想法,我利用攝影,把個人的情感和意見表達出來。」

 

關於尹子聰

工作室

個人網站

cargocollective.com/simonw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