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Studio: 黎振寧

文: Cindy Tang
片/  圖: Miss Wong

怎樣開始接觸藝術? 

小學的美術科讓我開始繪畫。 可是中學時因為忙著考試,直到長大後又要上班工作,沒有畫了。 當我在三十多歲的時候,在一間青少年中心遇上一位藝術工作者 – 何應豐先生,當劇場導演及藝術教育工作的他讓我回想小時候喜歡藝術的感覺。 於是在07年報讀了藝術學院的藝術學位,當時主修繪畫,開始我的創作路。

dscf1786

修讀藝術後對你的創作有什麼影響?

起初時我以為只是學習一門手藝,經驗了數年的學習過程,卻培養了思考和主題探索。 相對於繪畫手藝,這種訓練對我的影響更加大。驅使我去探索特定議題並提升了對事物的思考。
黎振寧 : 成為藝術家後的改變 

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平日除了進行創作,我也當藝術導師及參與一些其他跟藝術有關的自由工作來維繫日常所需。 同時希望透過與不同人士的共同創作、去思考藝術是什麼一回事、甚至和他們一起探索不同的藝術技巧。 總括來說,我的日常生活都與創作和藝術教育有關。

你的創作過程是怎樣的?

要由大學三年級的畢業作品說起,當時我在尋找一些能夠刺激我大腦的書籍,希望從中獲得靈感。看著作者 – 村上春樹的作品《挪威的森林》,裡面提及的「井」讓我聯想起我自身的經歷,或是生活上的轉變。 我開始利用「井」作為我的創作源頭,以「井」去抒發內心的感受。 我以自己的身體和行動把「井」的影像呈現出來,再以錄像記錄下來。 經過剪接後便成為我的畢業作品《墜井的人》。我伸延有關的閱讀,比較深刻的是村上龍的作品《寄物櫃的嬰孩》,刺激了我創作另一個錄像作品,把自己困在一個小籠內朗讀了書中某些情節。困住了肉身,釋放了另一種精神狀態。後來我的作品不多不少也放了相似的元素,仍然是把自己的身體和行動把想表達的活現出來,再以錄像記錄。在香港畢業後有幸到海外繼續進修,在留學過程中繼續發展行為藝術在錄像中的狀態。那段日子實行了很多次的行為藝術,希望探索它與攝影、繪畫的關係。 除了抒發內心的故事之外,還會藉著創作探究這個媒介的意義是什麼。

黎振寧 : 關於行為藝術

為何選擇用自己的身體呈現在作品上?

其實在提問自己為何接觸藝術?為何要創作?又或者是透過藝術提醒自己曾經歷過的事情和尋找自己存在的價值。在一個跟自己非常有關的大前題底下,直接地便利用了自己的身體成為作品的一部分。我視自己在鏡頭前的身體,即行為藝術實行中那個身體是另一個自己,是內在的自己。當我把錄像進行後期編輯時,那個身體返回現實,現實中的我重新審視片中的我,彷彿有兩個自己透過鏡頭來對話。

黎振寧 : 《量度》和《一念》系列 

你希望藉著藝術達到什麼?

希望給自己智慧,智慧去思考、去欣賞,去閱讀已經很足夠。
成功與否是後話,只要能在過程中學習是重要的。

 

「藝術創作就如鬧鐘,每天提醒著你要是怎樣的狀態,推動你去思考。」

 

關於黎振寧

部份作品:

網站 : laichunling.wordpress.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