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駐留週記《第比利斯》1

第比利斯 GeoAIR 駐場地點屋外風景
第比利斯 GeoAIR 駐場地點屋外風景

藝術家葉啟俊參與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 GeoAIR 舉辦的駐場計劃,將當地建築物Chess Palace(「棋宮」)化成大雕塑,進行研究、定位 (Site-specific) 藝術創作。

關於葉啟俊

yipkaichun-feat

2016年5月10日

 

(一)  棋宮

棋宮

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和不少前蘇聯國家一樣,都有一座Chess Palace(姑且譯作「棋宮」,想起「少年宮」)。據GeoAIR策展人Nini所說,蘇聯時期政權推崇棋藝,藉以「教育」(操控)低下階層,而國際棋賽和奧運一樣,都是西方蘇聯兩邊的角力場。蘇聯棋手亦屢有佳績,其中格魯吉亞的Nona Gaprindashvili更是首位獲特級大師殊榮的女棋手,所以第比利斯的Chess Palace門外刻有她的名字。

雖然格魯吉亞捉棋唔失威,但第比利斯棋宮就在蘇聯解體後無王管,分租咗畀餐廳美容院健身室不特止,各個租戶不理原有設計和種種蘇聯時期建築的佈局裝潢,又拆又釘又改想點就點,加牆霸露台都好閒,令這座本該屬於公眾的建築變成四不像。

Nini說棋宮的遭遇,正正是格魯吉亞不少蘇聯時期建築(以及更舊的建築)的命運,也所以重要。實不相瞞,第一眼親身見到棋宮的反應,是「咁就係㗎嗱?」點都似座社區中心多啲。到Nini介紹時,方始明白其重要之處。香港古蹟被虐之例比比皆是,但咁徹底嘅半死不生自生自滅也不多見。而Nini又說,「保育」這個概念並未見於大眾心中。想到這裏,才感受到GeoAIR何解要以此棟建築為題。

策展人Nini(左二)和當地藝術家實地考察
淘寶

(二)  簽證

3 copy

原本要在第比利斯留兩月,但香港護照需簽證,而最近的格魯吉亞領事館在北京,所以托北京旅遊公司辦理簽證。聽來穩妥可靠的小姐說妥當,我也放心。在護照臨寄回的時候隨口問問,才知他們只替我取得一個月的簽證,好像我不問就毋須提的樣子。大驚,一個月的簽證是可以網上辦理的!穩妥的小姐以無可奈何的口吻說,北京的格魯吉亞領事館只能批一個月。雖然我明明在他們網站看到他們有三個月的商務簽證,但我也無可奈何的接受,攞返護照已經要還神。後來收到護照,駭然發現簽證不是印在護照上,而是兩張A科紙!

又原本的計劃是到步後申請延期,又或是出境數日回巢,但因為我的簽證有效期至今年八月,竟然兩種方法都行不通!GeoAIR想到的辦法是我申請成為格魯吉亞 居 民 — 但要有當地戶口,專業資格證明,還要多付千五圓港紙,得唔得也是未知之數。所以,第二個方法就是將駐場變成兩部分,一半在鄰近的阿美尼亞。阿美尼亞首都葉里溫也是前蘇聯國家,所以也有座棋宮,可跟格魯吉亞作比較,放至計劃中。

一聽到這個主意就覺得極好!一來冇去過阿美尼亞,二來兩地棋宮對照亦有趣。所以,現在五月底會到葉里溫留一個月,再回來第比利斯待十日,將作品/計劃完成。

這種簽證難題竟是焉知非福,真有爛牌變成十六不搭之感,砌吓砌吓就水到渠成。

(三)  駐場

二樓
二樓

GeoAIR這個駐場計劃只有一個藝術家。這棟建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的屋有兩層,下層為GeoAIR的辦工室和一個五臟俱全,有不少高加索地區和土耳奇藏品的圖書閣,上層為共用的廁所、廚房,以及駐場藝術家的工作/寢室。以參與駐場計劃為業,經驗豐富的朋友知道得我一人,都說罕有。只得一人的好處是可以把東西隨意亂放,但獨自工作的感覺和在香港的自由身生活差不多 — 一日到黑都在家。

一樓

(四)  麵飽

他自己擺的這個英姿!

我並非第一次來第比利斯。上次來是四年前,做齊所有遊客會做的事。今次會留在這裏一個月,而且有正事做,心態有點不同,有點像住在這裏。最令我有在這裏生活之感是和當地人擠在面包店前,等新鮮出爐的格魯吉亞麵包Shoti。這樣一大塊的麵包只是四圓港幣有找,早午晚餐餐都食得,有如纏頸的救命光酥餅。店內總是熱烘烘的,都有一個大圓爐,新鮮過唔新鮮的Shoti圍在邊邊,有點像蟲。從來不太喜歡麵包,但到了這裏真是日日食,而且未厭。這是入鄉隨俗。

(五)  地鐵

第比利斯的鐵路和其他前蘇聯國家一樣:深長而極快的電梯,宛如運送貨物; 有點暗舊但裝飾不少的車站,圓栱型的頂,以及響得有如哀號的列車到站聲音。車門在車未停穩就開,飛快的落車,飛快的上車,一副「你上唔到關我屁事」的作態。第比利斯的鐵路建於1965年,在蘇聯中為第四,算早,所以也舊。 上次坐蘇聯地鐵是三年前在俄羅斯。可以再坐,其實真有點興奮。而今次我特別喜歡列車關門後啟動的聲音,那咆吼的叫聲,那急速的震盪,那掩蓋所有聲音的移動,那股近乎高潮的亢奮,使我不禁想起<慾望號快車>這齣電影。

按此聆聽: 地鐵的聲音 Tbilisi Metro Rustavelito Samgori

(六) 乾杯

因為顯然是個外地人,加上東及東南亞人在這裏甚少,搭訕是不少的。週六下午獨自在餐館吃飯,成間餐廳得我一個外國人,獲鄰檯相贈數杯Cha Cha(格魯吉亞伏特加),只好敬酒。敬吓敬吓坐埋落去再飲,到呢檯人走咗後又被拉去另一檯,又唱歌又祝(啤/格魯吉亞白/格魯吉亞伏特加)酒,後來是真醉了,被「請」走,也遺失了兩件不算貴重,但還是有用的隨身物品。我只記得我想付錢時遭拒絕,說是Georgian Hospitality。這Hospitality有點烈,吃不下還是以禮婉拒好些 : <

按此聆聽: 餐廳的聲音 Tails Samgori Restaurant SING

 

原文刊於 yipkaichunss.blogspot.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