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50162PS1

藝術家馮家暉入選為第4屆由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舉辦的「台南新藝獎」,其一年輕藝術家,獲邀請到台南進駐創作、交流,話城市秘密。

關於馮家暉

fung ka fai

 

第一天:這是我第一次以「藝術家」身份進入另一個國家工作。2月21日至3月21日註留台南的這段日子,暫時離開香港的工作,獨處一陣子進行創作了,希望能持續分享一些當中的過程。這是我留宿和創作的地方,它本來是個日佔後留下的古蹟,現在改建為藝術空間,並定期進行展覽。

第二天:今天完成了很多重要的任務,但只說一件事吧。工作室在住宿的另一邊,它本來是軍營讓軍人們集合一起的地方,空間設計上仍保留了日本的風格,一進門是玄關,讓人們先面對牆壁,才可轉左或右進入主空間,還可看到大廳中間保留了一張重要的椅子裝飾的。雖整個空間都可用來創作,但我其實只需要圖中右上方,那個空間黑色的,是因為今早已被我Masking了去作準備。

第三天:幸運地,今天坐過2次順風車,拍了些很有用的參考照片。
不幸地,今天拍照的相機遺失在釣漁場或順風車上。
因此今天沒有照片看,只餘下走過的路線圖。

第四天:今天找回昨天掉失的相機了,超級感謝陳先生。昨天拍了些相片,這是其中一段的Video,就是打算把這種感受帶回香港,讓學員聽一下風聲,看沙怎樣的流動。

第五天:按原訂的計畫,首五天就是設置好住宿的地方、工作室和到當地拍照取材。這幾天內找到些很有用的素材,各種構圖和顏色,不親眼看過是較難用想象去做到。現在得開始整理和處理一下搜集了的東西。
圖中的地點是今天我最喜歡的地方。

第六天:沖晒照片>分類>找reference>重組>起稿>工作⋯⋯
夜了,順道把些不能當reference的照片當明信片,寄給公司和朋友。

第七天:這是我創作的地方。
先感謝台灣的朋友借出顏料和投影機,讓我節省了不少時間和費用,一直也給予很多支援。餘下18天去完成一組三幅的作品,以往會在黑簿上寫字和起草稿,這形式今次節略了一些,直接畫上布上就開始,顏料的配方也有點改變了,使用催乾液後的視覺效果和質感,對我來說是個新嘗試。


第八天:今天下午去了將會展覽的地方溝通,我沒有把香港的油畫作品運過來展出,但把大部份的原稿也帶了過來,但仍沒有裝裱的,因為香港裝裱太費了,傾談下才得知道,原來在台灣裝裱一個約A4尺寸的作品,只需要300元,然後我就開始在睡房中實驗一下,裝裱與不裝裱的效果。

第九天:正忠排骨飯,感謝你,開始每天也要吃一次了。
如果是從第一天就遇上正宗排骨飯,我該會連畫布也不用買,每天吃一盒,然後在盒內畫一幅風景畫,它盒內實用的結構可當調色盤,還有它外面的大紅色實在很中華民族的感覺,太棒了。

第十天:今早起床有點困難,身體有些痛,然後一邊工作,一邊感到越來越冷。到了下午感到很不對勁,吃了藥去睡,現在剛睡醒,才補寫今天的事。也襯著空閒檢討視一下生活,這幾天該是生活節率有點亂,加上工作壓力,連續兩天外出吃飯就引病了,最後還是自己煮算了。工作方面,今天是開畫的第四天,其實進度還好的,預計過每件畫畫5個工作天,該餘下2天時間去處理雜務和Touch-up,該不要給自已太大壓力。

第十一天:這幅取景自台南維冠。
身體有點不適,也不打算再在夜晚畫畫了,反正夜了燈光會變黃。這幅還有2天可畫,希望最終能保持簡潔的完成。

第十二天:今天發了創作費,獎勵自已。

第十三天:可愛大發現,香港分班該是用數目字的。
但是,不能夠理解的是,為什麼海馬可以是幼兒班,同時又可以是高手班?!

第十四天:這幅取景自台南的頂頭額沙洲。
這個地方就是上星期花了4小時的步行才到達,也就是那個Video拍下了風沙很大的地方,從世界地圖看的話,這兒該是台灣的最西端了。今天開始做新一幅作品,還有三天可讓我完成,仍在考慮的是,到底要不要畫陰影?!是否該交待背景中的大部份細節哩?!


第15天: 為了實驗或完成一個作品,今晚趕去了市中心買一盒大富翁作材料,發現最便宜的,也需要900元。買了變成作品的話,以後又玩不到,買了回來不合用的話,又沒空閒時間玩⋯⋯
最終不買了。

第16天: In the process. Yes, the little house. Finally, I found it, could be useful to complete my paintings. I hope so.

第17天: 最後的一幅取景自台南的北提提坊。
比預期中進度雖好了一點,但意想不到的是,原來這幅才是最難處理。面對它時,很難想象它春天時候的配色,既不想太超越現實,亦不想過於虛幻⋯⋯反正比預算的用少了時間,明天再去一次實地,順道也撿些樹枝回來。現在才想起,我上星期怎樣要看著照片畫樹枝那麼辛苦。

第18天: 今天風很大,有點霧,早至午一直下雨。用了兩個半小時找回畫面原來的地點,寫生時想了一些顏色的組合,撿了些樹枝,趕著入黑和大雨前回去。

第19天: 突然忙碌起來,不單是台灣註留創作的事,香港公司也催我趕東西。
提早分享今天的事:創作的方法,把附號化和象徵性的東西抽取來使用,構圖、顏色、畫面的地理位置和人物動作,簡單來說,就像用拼貼把圖象各自帶有的意思重新組合起來。

第20天: 駐留期間每天的生活流程(包括星期天),除了有要事或突發事需要外出,其餘大部份時間亦是這樣渡過的了。時間上,跟香港生活沒太大分別,也是朝九晚六的生活,晚上就去運動。

第21天: 進度是70﹪左右,還餘下兩天的時間。
開始跟據情況,如果仍有時間的話,重點是希望把男孩子的臉重新做一次的,有點接受不了催乾後的反光。


第22天: 今天是Setup和Michael老師一起受訪的日子,很感謝各位的協助讓事情順利。我一向也不太愛說話,希望今天的表現,是能夠用說話把自已的想法解說得清楚的。

第23天: 今天沒圖,很忙。
但今天跟台灣文化局長握手。(超開心)
但局長其實是來看房子的。(Haha)

第24天: 今天是最後一天畫畫了,這次我主要是以「屋」為題材,當中也概括了丁一點地理位置和歷史,簡化來說,就是說我對遷移和精神性札根的想法和感受了。回想起過程中,曾經遇去了一個在岸邊的燈塔,那時候曾經想畫燈塔作為第一幅作品,但最終有些因由,結果得放棄了。

第25天: 今天是最後Setup的日子,一組三幅油畫總算完成和安全運送到展場。除了掛畫,也把工作室的部份情況搬到展場中再呈現一次,但並沒有把所有東西都搬過來再現,有些調色盤太大太髒,化學物品雖然無味,但始終是損害健康的。(而且這兒還有個BB)
照舊,和我上班的辦工桌沒太大分別,右手邊多是文件、工具和資料,左手邊就是色、稿和畫那些,坐上這椅子也許能理解到我那種思考模式和處理圖象的形式的⋯⋯

第26天: 今天台南市長問我,你知道有飛機從香港直到台南嗎? 然後,我反應很快的,也很大膽的回答,其實我不知道。

第27天: 今天有半天是遊覽台南的藝術展覧,從文藝cafe開始步行到古蹟改建的展場,到商場內的藝術空間,最後回到酒店的Art Fair,這樣子走一圈,該是把市中心重要的地方遊歷過了。當中最有趣的事,是跟問路店的老闆談了好多有關他當兵的事,知道了多些以前兩岸的關係。 後半天回到Mu Mu gallery和Michael Sir作了一些簡短的創作分享。

第28天: 終於有一天是全天休息,一行五人到了高雄的月世界遊覽,然後就是討論羅馬時歷工具的使用方法,和這座山的構成到是怎樣開始的。我想這山的表層是泥,就是可用於Cermaic的泥,最內裏是石頭。西班牙藝術家Pablo認為表層是泥,但內裏是堆木頭之類的沉殿物。但我們一同抱疑的是:那麼樣可堆得這麼高?像一座小山的高度?而它表面的泥是從何而來?

第29天: A summarize of this 30 days. Thanks to everybody I met in Taiwan, specially to curator Kuanyu and his wife Ka-men, Spain artist Pablo, Mu Mu Gallery’s Freda and Ben, and teacher Michael sir. At the end, I find out a one interesting issue during in this resident experience…“The history of Taiwan”. I would like to say our perspective of the Taiwan’s history are totally differ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