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駐留週記《新加坡》1

藝術家馮家暉、黃淑賢、袁進𡛕、陳建業於月到新加坡參與聯合展覽《From the inside of the outside》,並駐留藝術空間 Instinc,與當地藝術家作交流、了解。

2016年8月27日

文:馮家暉

這是一次隨意而生的行為藝術計劃「把物人化」。

我們一組四人,兩年前計劃了一次展覽,最後竟演變成海外展覽。因為要離港十多天,伙伴Scott未能請假赴外,唯有我們三人前往。

其實我們一組四人各自有工作,申請大假需要「被批核」,而 Scott未能請假的事,加上自己在工作中體驗,令我感觸。社會的工作制度與形式底下,人只是資源,被以「工具理性」的對待,「物化」宰制,彷彿純粹以效益計算,來取代了傳統價值與情感。

後來,我們一組人在開會時,開玩笑說「一同計劃、一同去、一同回來」,怎樣都要帶 Scott 去新加坡。於是我用了 一些便宜的物料,造了「紙板 Scott」帶他去新加坡參與駐留、展覽、座談會和旅遊。

可能在別人眼中,這個「紙板 Scott」作品怪異可笑,「把物人化」以物料去裝戴團隊的情感,帶它到處遊覽讓陌生人與它的關係自然延生,社交場合中介紹它給新朋友認識或合照,對待它仿如對待 真人一般,帶他過關、過馬路、用膳、上飛機⋯⋯如果我們感到「把物人化」可笑,那當我 們看到處身被「物化」中的自已,就是否感到理所當然而全無情緒可見了。

今趟目的地是新加坡,一個跟香港文化相似的地方。主要是兩者皆有被英國殖民影晌的經驗,與西方文明發展的特徵;為生活空間而設計出高效率的城市規劃和建造。看來新加坡比香港更先進、方便,馬路上的綠燈一亮,紅色數字同時亮起,倒數餘下時間,展場鄰近的馬路差不多八十米的寬路,只有四十秒跨越!天橋和地底路連接著各種大型商場,追求高效率的思維產生便捷的設計,縮短了各種人與人、人與城市之間的距離,提倡新科技和重視資訊發展相信是將人類文明帶向一個新的境象。但擔憂的是,這又會否在催生著更為物化现象的社會了。

 

Courtesy of artist Fung Ka Fa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