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交流日誌《孟買 流動倉庫》1

聽 Clara 當地朋友講述孟買殖民歷史

文:張嘉莉 (Clara)

圖:張嘉莉、陳佩玲

2016年10月份,組織「藝術到家」應 Art Oxygen (artoxygen.org) 邀請作協辦單位,策劃 [en]counters 公眾藝術節的香港藝術家參與部分,題為 Bori Bunder@Platform 8,於孟買最歷史悠久的火車站 Chhatrapati Shivaji Terminus (CST),與當地的公眾分享香港藝術家的創作、互動交流。整個藝術節為期兩個月 (10月8日至12月4日),還有來自印度和意大利的藝術家參與。香港藝術家: 朱耀煒(阿朱)、王鎮海(海狗)、陳佩玲(Peggy)、女子組合Come Inside (麥影彤和黃嘉瀛 (KY)),除了在火車站展演,期後更在附近的藝術學院 : Sir JJ School of Art,舉行文獻展覽和藝術節開幕研討會。

「藝術到家」是次的參與,貫徹以流動方式在公共空間呈現藝術創作的方向,邀請藝術家以自身熟識的藝術語言與孟買的觀眾互動。

在正式詳述各藝術家的創作理念和作品內容之前,我希望先介紹下這個團隊由準備出發至抵達孟買初期的經驗。

1. 旅遊小貼士之申請簽證和租借wifi蛋:

我們首先在網上填妥印度簽證的申請表,然後約好在9月6日早上,共同前往灣仔的簽證辦事處做手續。大家填表時都感詫異,因為表格要求大家清楚填寫自身的宗教背景,以及父母的種族和宗教背景。要知道,巴基斯坦藉人士基本上很難申請到往印度的簽證。對印度不大熟識的藝術團隊,在填表申請簽證時,已隱約感受到當地政治軍事上的張力。

後來,我發現其實科技日新月異,今時今日,香港人是可以在網上辦妥,申請印度e-visa的手續,不用到簽證辦事處排隊,而且還更便宜。不過到達孟買入境時,就只得很少關卡接待持e-visa的旅客,處理需時 (真係有辣有唔辣)。

出門前數天,黃嘉瀛從友人得知,我們可在香港機場租借 wifi 蛋,在孟買市內使用,讓最多七個電器裝置同時上網,價錢只需HK$1100。 在當地買電話卡,需要出示證件登記,是次使用這 wifi蛋做聯絡工具,相對方便和實惠。

2. 在香港機場,依依不捨;在孟買機場,遇上靚仔

是次參與藝術家都不乏遠遊經驗,可是,為人父親的阿朱,卻是第一趟離開。兩歲大兒子超過一周。10月1日上機當天,孩子跟著媽媽來送行,顯得極之依依不捨。後來,行程完畢,大家返港落機,阿朱步出接機範圍,本以為孩子會歡天喜地,但小兒竟然仍是悶悶不樂,直到在旁的我說:「你爸爸帶了很多禮物回來,整個行李箱都是禮物!」,孩子眼睛才閃出一線喜悅。這十七天的藝術之旅,對作為父母的藝術家來說,真是很不容易。

阿朱孩子跟著媽媽送行, 臨別依依
阿朱孩子跟著媽媽送行, 臨別依依

到達孟買機場後,大家如常過關和等候行李。當行李從輸送帶出來時,我們發現不少行李袋都在四方八面,被人用粉筆畫上「X」標記。Peggy 立即上網搜索,並找到這是代表在出口處要被海關仔細檢查的意思。可是,我本人卻認為這並不可信:「如需要認真檢查,又怎會只用粉筆加上十分容易被抺掉的記號?這種安檢符號不是太兒戲嗎?」

為了免卻麻煩,我們在行李輸送帶旁,用水把「X」標記抺去。棋差一著,遺漏了阿朱行李的其中一個「X」沒有擦清。結果,眾人都順利經過清關的出口,而阿朱則被截停,被請到另一安檢位置,進行問話。安檢人員看見阿朱的行李袋全是電子零件,一頭霧水,不明所以,阿朱嘗試詳情解釋,但又因雙方的口音差異,未能清晰溝通,如此拖延了一會,阿朱仍未出來,於是 KY 不理三七二十一,就直接走去幫忙,而我也在安放好行李車後緊隨而上。怎料,當 KY 簡潔地說:「This is for art exhibition」之後,安檢人員便立即放行 ! 究竟是「藝術」的魔力,還是KY的魔力? 就要大家自行判斷!

被人用粉筆畫上「X」標記的行李袋 (照片由陳佩玲提供)
被人用粉筆畫上「X」標記的行李袋 (照片由陳佩玲提供)

雖然驚險重重,但在領取特大行李時,還是充滿驚喜。Come Inside的創作材料包括一卷高約1.2米、闊0.5米的粉紅心心氣泡膠。由於體積龐大,故此在所有搭客都取過行李後,我們的藝術小隊還要等待機組人員安排。結果,這卷粉紅心心氣泡膠就由一位高大英俊的地勤人員親自送抵, (其英俊程度是令所有男、女藝術家都讚嘆不已),為整個藝術之旅增添無限戲劇性!

Come Inside的巨型創作材料
Come Inside的巨型創作材料

3. 10月2日(星期日),到火車站睇場和跟當地友人快遊 Fort area

到步後翌日,我們便已前往CST作場地考察,海狗也在一位藝術學生幫忙下,開始在車站進行訪問和錄音,為五天後的展演作準備。火車站外觀宏偉華麗, 於1878年開始興建,建築時期長達十年以上,原名為Victoria Terminus,以慶祝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於1887年登基五十周年。1996年,鐵路公司決定改名為 Chhatrapati Shivaji Terminus (CST),以紀念印度的Maratha Empire (1674-1818) 的Chhatrapati Shivaji皇帝。

海狗開始在車站進行訪問和錄音
海狗開始在車站進行訪問和錄音
各藝術家為展演作準備
各藝術家為展演作準備

車站的建築風格是 High Victorian Gothic 設計,但當中的石製拱頂、尖形拱門和整體建築的平面設計圖,卻與印度傳統皇宮所使用的設計相近。火車站博物館導賞員介紹說,這當年英國建築師與印度的工藝師合作的成果,而最初計劃興建這條在孟賣東海岸線的鐵路時(1844年開始設計),也是英國東印度公司掌管孟買的年代。另外,在印度早期建設的鐵路,主要是作貨運和軍事用途,方便運載綿花等原材料出口往英國。

在火車站考察完畢後,我們便往南走,跟我的一位印度朋友,在Fort 區域走了一轉,聽她講述孟買的殖民歷史 : 由16世紀葡萄牙人統治時間興建的天主教堂、堡壘遺址,至英國人建設的噴泉廣場,再講到英人在孟買填海,令原本由多個島嶼形成的孟買,逐漸變成現今孟買南部的一整片半島狀態等故事。

由於當天是星期日,大部分公司休息,所以Fort這個孟賣市中心,也相對寧靜,少了繁忙的交通,卻多了民眾在馬路中心,打板球!我大讚這是很好的公共空間使用方案: 讓不同群眾在不同時間都能有機會創意地享用城市的公共空間,而促成此事的方法其實簡單不過,就是政府少點管理,盡量讓公眾自由協調。可是,印度朋友卻回應說:「這個政府不是不管,而是沒能力管!看!連基本的鋪路工作也不能完善!」

星期日寧靜的孟賣市中心, 民眾在馬路中心打板球 (照片由陳佩玲提供)
星期日寧靜的孟賣市中心, 民眾在馬路中心打板球 (照片由陳佩玲提供)

《流動倉庫》藝術日誌第一集,在此告一段落。更多有關這班香港藝術家在孟買的趣聞,下回再續!

有關[en]counters藝術節:

此藝術節由印度策展單位 ArtOxygen 於2010年開始在孟買舉辦。「Encounter」 意為遇上、遭遇。主辦單位特意將 [en] 放在括號中,刻意請觀者留意字的組成,包含了「counter」(意為對立、 反擊)。隱喻希望透過藝術,讓社會中不同的對立面互相溝通、了解。 主辦者說,印度的當代藝術領域側重商業畫廊的發展,在公共空間進行的藝術活動比較少有,而由於印度政府極少在藝術文化方面提供資助,故藝術單位舉辦非牟利活動時,多需要向外國機構申請資助。最初幾年的 [en]counters 藝術節主要由印度藝術家參與,自2012年開始邀請外地藝術家,與印度藝術家和觀眾互動交流。在2013和2014年更有香港藝術家參加, 在當地的公共空間及社區進行不同形式的創作。 [en]counters 每年都有不同的副題,今屆則是「Bori Bunder @ Platform 8」,「Bori Bunder」既是孟買東海岸線的一個著貿易倉庫區之名稱,也可在字面上解釋為一個載有包裝貨品的倉庫或貿易口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