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Studio: 陳育強

文: Carmen Leung
錄影: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陳育強(Kurt)表示他年少的年代沒甚機會接觸藝術,他和大部份人一樣,喜歡閱讀「公仔書」,即日本漫畫、香港的財叔漫畫、以至十分早期的黃玉郎漫畫。Kurt自言最喜歡於剪髮的時候閱讀髮型屋內的公仔書,並臨摹書中的內容。直至中學時期,雖然未有機會接觸美術科,但Kurt卻逐漸留意設計方面,並曾經入讀設計學院;大學選科時,本亦屬意入讀設計系,陰差陽錯下卻被藝術系取錄,Kurt 自此踏上藝術之路。

夢想當電影導演

Kurt 於1979年入學,當時的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風氣相對保守,主要以教授國畫為主,他坦言當年根本不明白國畫,只是似懂非懂地跟著學;反而卻被當時的電影深深吸引著,Kurt 當時認為電影的表達較為全面, 素材較多,接觸的觀眾亦較多,每格菲林看來也像一幅畫。大學畢業後,自覺年紀不小,始沒有去追電影夢。

然而,Kurt 深受電影的影響,由實驗電影到藝術電影,以至流行電影,他都愛看,求學時期更會與同窗比試看節奏緩慢的國際藝術電影,看誰最抵不住「沉悶」。電影中表達的時代精神 (pop culture) 對早期的 Kurt了解何謂年代藝術尤其重要。

陳育強:夢想當導演的藝術家

80年代,受到 Robert Rauschenberg 及 René Magritte 的影響,Kurt的創作媒介雖以繪畫為主,但常混合其他現成物去表現一些意像/抽像的概念。Kurt的藝術偏向追求一些較理性的事物,有三個原則:文化涵義、物理性及精神性。他認為這三原則除了可作為混合媒介的基礎,更是欣賞所有事物的態度。他接著解釋「物理性」是指所有物件構成的方式-所有藝術都需要依附一個物件去呈現,例如一幅平面的畫是承載著畫家的想法、意念、動作及個性;「文化涵義」(meaning making) 是指當物理存在傳達到人的思想時可否構成一種意義,不同的人對收取到的訊息有不同的反應;至於「精神性」是藝術的一個重要基本,意指口述語言表達以外的事,超乎人所能了解明白或溝通的東西。他認為藝術家的責任就是要發掘這些不可被言說的東西。

陳育強:藝術的精神性?

藝術潮流製造者

Kurt提到藝術潮流 (art trend) 是由幾位受注目的藝術家或院校的老師所帶領,而藝術/社會的事件亦會影響藝術潮流的發展。他續說,藝術潮流可分為本地藝術潮流及國際藝術潮流,對國際/當代藝術較有興趣的老師不但時常往國外欣賞藝術,亦會把有關的教材帶到課堂中與學生分享;故此,藝術潮流實為一班「權威人士」所製造。從事教育多年,Kurt直言雖然自己有參與製造藝術潮流,但相信每個學生均為獨立個體,他們均有自己不同的喜好,加上現今學習途徑甚多,實難憑一己之力對藝術潮流造成很大的影響。

由於作品多以混合媒介表現,外間有人把 Kurt 歸類為雕塑家,然而他坦言自己從未離開平面創作,立體創作對他來說是平面的延伸,其創作意念皆由平面開始。近年,Kurt 逐漸回歸繪畫,他有感大型裝置藝術由於難以收藏,免不了最終淪為垃圾,為地球帶來無謂的負擔,於是決定返回平面操作,一方面需要考慮的事物較少,另一方面亦能將多年來從混合媒介創作中所到學的思考方式帶到繪畫創作上。他現在視繪畫為畫者的動作,及畫者與物料之間的關係;而人與平面最簡單的關係便是書寫,而書寫著重的為字體,若加上顏色,便成為國畫;於是,Kurt 重新回歸到他學習藝術的第一課-水墨畫。他期望重新探索如何以最單純的物料表達出自己的創造力及感受性 (sensitivity)。

作品的意義

細數感受最深的一個展覽,Kurt 憶起於1995年左右,在哥德學院內一個小型個人展覽,當時 Kurt 自定「40×40」為題,意指40寸乘40寸,他決定要以混合媒介表現這40寸乘40寸的平面內發生的事,最後展出10幅作品。當時他關注的只是物料,現在回想卻非常喜歡當時那種輕鬆性,即使當時自定一個如此硬性的指標及空泛的題材,他反而能放手不理會內容或技巧,從而直接表達自己當時的感受,更能體現技術上的透明感。Kurt 亦分享道,即使他的作品看似輕鬆,但創作的過程絕不輕鬆,從尋找物料,了解物料的特性,到製作過程,可謂一絲不苟。

Kurt又認為創造力及玩味 (playful) 是息息相關,因為當人一認真,便會考慮結果,而考慮到結果,便難以於創作路上隨心所欲,亦難有驚喜突破。故此,他認為「玩」及「不專心」對創作是極其重要。

對於作品的意義,Kurt 認為過於功利性的生活方式,往往會蒙蔽了我們對物件的直覺性,他認為創作作品的過程中有其所蘊含的邏輯,這些邏輯已能解說藝術家的創作目的,但他卻無法向觀者言明其作品所表達的具體意思。

以不一樣的方式去呈現日常,往往能帶來更強烈的效果,Kurt認為藝術是一種方法,正正要把一些不起眼的變成起眼。而透過不起眼的事物,可能更容易彰顯藝術的意義。Kurt亦坦言他的創作靈感大多來自別人的作品,他接觸別人的作品後,轉化成自己方法及資源,所謂「創作源自生活」,除自己的生活,其實也包含很多不同人的生活。由於藝術品必須與以往的藝術品構成關係,才能被認知為藝術品,因此很難有100%創新的藝術品,關鍵是如果柔合以往的原素,再加入自己的創新。

正式離開從事的越20年的全職教學崗位,Kurt 期望繼續創作以外,還能發展人生的第二事業,縱然仍未確知這將會是什麼。另外,他仍會以兼職身份分享知識,以及希望遊歷四方,增添更多不同體驗。

陳育強:無所事事與刻意安排

「藝術創作過程,看似輕鬆不過其實一切都很精準,絕不求其。」

 

 

關於陳育強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1986年於美國鶴溪藝術學院 (Cranbrook Academy of Art) 進修。在美國讀書的初期選修繪畫,及後對混合媒介興趣日深。陳氏於香港中文大學任職藝術教授超過20年,孕育眾多藝術學生,包括走向國際的香港藝術家。2016年退休,重新投入創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