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交流日誌《孟買 流動倉庫》2

藝術家阿朱特別欣賞印度乘客的和藹可親與互助精神
藝術家阿朱特別欣賞印度乘客的和藹可親與互助精神

文:張嘉莉 (Clara)

上回提要: 香港藝術家到達孟買後的翌日,便先去CST火車站作場地考察,以及逛了充滿殖民建築的市中心區域。

其實這市中心區是位於孟買的南端,而我們居住的地方則是位於市中心以北約30公里的 Anhderi Lokhandwala 。以港人用語形容的話,這是個「新市鎮」。友人告知,在她小時候:八、九十年代,她的家人每幾個月都會大費周章地舉辦郊外旅行,每次都花上一整天去野餐、遊玩,而 Anhderi 就是當時的首選地點之一。時至今日,這區已發展成密集的住宅、商業區。我們住的Lokhandwala有不少約樓高十多層的住宅數宇,街上小商店林立,附近還有多個大型商場。

由於居住和工作的地點有相當距離,我們要盡快學懂如何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也從而得以享受「印度火車之旅」。

篤篤、火車與塞車

離我們住所約4公里 (15分鐘車程左右) 是Anhderi火車站。如乘坐特快班次前往市中心總站 Churchgate,需時約30分鐘,但如坐上了慢車,則沿途停站較多,需約一整個小時才能到達。假若前往火車站的旅途沒有塞車(即是在深夜或周日的時段),又遇上特快班次,不用一小時便可從 Lokhandwala 到達 Churchgate。可是,在上班日,從 Lakhandwala 坐篤篤前往 Anhderi火車站,一般都會塞車,需用上至少30分鐘,有時更塞足一小時,才到達車站。篤篤的可愛之處當然是它沒有窗戶,坐車之餘,也可與街道親近無比。另外,它車身較窄,容易穿梭於各類汽車之間,遇上駕駛風格比較進取的司機,在路上極速地左穿右插,爽!不過,當遇上嚴重交通擠塞,要呆坐車上,吸到不少廢氣時,就頗為辛苦。

藝術家王鎮海乘坐孟買特色篤篤。(圖:張嘉莉)

到達 Anhderi火車站後,最吸引我們的是位於售票區上方的超巨型風扇。它的直徑接近十米,運作期間,清風陣陣,再加上車站的通風建築結構,冷氣機實在不派用場。 印度的火車有分男女車廂,女士可上男士車卡,相反就不歡迎了。除了是入鄉除俗,由於女士車卡一般都較男車卡寬敞,所以是次香港藝術團隊的女生都會選擇乘搭女士車卡。

對阿朱來說,火車旅程讓他深深感受到印度乘客的和藹可親與互助精神。由於火車多是十分擠擁,要在中途站下車,毫不容易,一般來說,搭客會預早一個站走近出口,而當火車到站後,你會感到後方的乘客也會幫你一把,輕輕把你送到出口處。微妙的地方是這股力量,足以把你送到出口,卻不會將你推倒,絕對是人群每天一起在這城生活、一起坐車多年,得以建立的點契和智慧!

藝術家體驗印度火車旅程(圖:朱耀煒)
藝術家體驗印度火車旅程 (圖:朱耀煒)

此外,縱然毫不相識,他們也喜與旁人交談,而且會盡量讓坐:一張表面上是坐三人的長椅,在繁忙時間是會有五至六人一起安坐,大家都覺得擠一點也無所謂。另一難望部分就是在周日乘搭火車時,每當埋站,都有一段十分輕快、令人想立刻舞動的印度歌聲響起。幾經查問,才發現原來這性感的歌聲乃是,一種香料味粉(Masala) 的廣告歌。這也成為後來 Come Inside 的一個 Facebook直播短片的主題曲 (按這播放)

藝術組合 Come Inside 大唱印度廣告歌 (圖:Come Inside Facebook)
藝術組合 Come Inside 大唱印度廣告歌 (圖:Come Inside Facebook)

CST主管對中國人的戒心

從 Anhderi火車站到 Churchgate 後,可步行約15分鐘就可抵達[en]counters今年的選址: CST火車站。Art Oxygen去年也曾申請使用這車站進行藝術活動。當時過程相當順利,車站主管也十分支持。因此,他們今年申請使用同一場地時,也是充滿信心。可是,今年的車站主管換了人,對 Art Oxygen 的工作不大認識,而相關的場地牌照也就遲遲未批。事實上,香港藝術家於10月1 日到達孟買時,火車站仍未發出場地許可證 。不過藝術團隊早已作了多手準備: 若果拿不到 CST的許可證,那我們於10月8日的藝術展演, 便會移施至在另一較易申請到的公共空間 : Carter Road,並且嘗試以游擊式的手法在火車上進行創作。由於各地點的客觀條件都很是不同,作多手準備其實相當困難。

結果,10月3日早上,主策展人 Leandre D’Souza穿上整齊鮮豔的戰衣,再次拜訪 CST火車站辦公室, 並成功取得許可證明文件。不過,當中卻有一小插曲:基於安全理由, 車站主管要查明各藝術家的背景,並指出由於印度與巴基斯坦正鬧得緊張,來自中國的藝術家令他擔憂。Leandre立即解釋道這些藝術家是來自香港,而非中國大陸,迅速為事件打圓場。

除了印巴關係的中國角色,令這車站主管對中國人有戒心,近日在當地惹來更大非議的,是有關中國政府於青藏高原興建大型堤壩,截斷雅魯藏布江的支流,也直接影響印度北部的布拉馬普特拉河之水源。十月初的印度媒體更以「中國正在戲弄印度」來形容這大型水利工程。(按這閱讀相關新聞1 / 相關新聞2)

事實上,中國的多項水利工程,在該國都已破壞了不少生態環境和歷史重鎮,而且更是嚴重影響鄰國: 包括印度、孟加拉以及位於東南亞的泰國、越南等地。記得香港藝術家三木,也曾為被淹沒的古城「奉節」做過一行為作品,並在2015年6月的《床下底放映及分享會》播出當年的行為錄像: 「三木作品裡的奉節是指位於長江三峽邊上的古城,至今已有二千四百多年歷史。由於要建造三峽水庫,整個古城被炸為平地,現在已沉在水底。爆破工作是在2003年11月23日進行的。杜甫的秋興八首是出自奉節,現在流傳下來2000多篇杜甫的詩有800多篇是三年間在奉節創作出來。不少詩人經過奉節都留下他們的作品。」(按這閱讀三木《床下底放映及分享會》)

香港藝術家三木作品 (圖:C&G 藝術單位)
香港藝術家三木作品 (圖:C&G 藝術單位)

另外, 也有一群泰國藝術家 (包括Vichukorn Tangpaiboon, Jittima Pholsawek & Paisan Plienbangchang 等人) ,自2009年起,便持續地進行一個關於湄公河的藝術計劃:「Mekong River Art Project : The River We Share」,以提高各界關注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協商要在湄公河上建造33座水壩這龐大工程 (按這閱讀藝術行動紀錄),而有關湄公河三角洲目前面對的困難。(按這了解更多)。

有云: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雖然是次 [en]counters 的公共藝術節,並沒有開宗名義談政治,但從申請場地這首個隱形環節,便能領會到做「藝術」,也不能擺脫「政治」。

下回預告: 詳盡介紹各藝術家在車站的創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