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凝梅 : 觀《有啲干擾》之後感

鄧凝梅寫于2017年8月2日

進入劇場看到中央是一大幅已鬆上灰色的木板,木板前方有檯、沙發、繪畫工具等,畫家余偉聯正坐在沙發上,這是一個畫家的工作空間。

沙發背後,正面對著觀眾有一張書檯、一張椅子,檯上有一檯燈,行為藝術家黎振寧戴著防毒面具,穿著一件蛤乸衣,坐在椅上,正在閱讀一本書。

在書檯的右方是一張放著電腦的檯、旁邊有投射機,攝影師莫偉立背著觀眾看著他已經影了的一些相片;有些相片比人的感覺有些像外星人、UFO、天上神祕現象等氣氛。

黎振寧的左邊另有一張檯,放有電腦、各種儀器等,是聲音藝術家黃淑賢的工作檯。

Photo: 點子藝術創作 Facebook

表演開始了,畫家開始畫畫了。灰色木板兩側有余偉聯的常用道具: 兩個橙色的布造籃球、沒有門的雪櫃,內有紅光。畫家來來回回於畫作和沙發前的距離,加上一筆,退後把這一筆和整體觀看整合一下,然後或者加上第二筆,也可能把第一筆抹掉。他正在展示出藝術家那種和藝術作品的創造過程,那在作品面前來回行了十萬百千里的投入、對話、困擾和思考。

在畫家開展了他的繪畫過程這個時段,黎振寧一直戴著防毒面具在看書,黃淑賢就放出了一些聲音,莫偉立就遊走于此三人的空間,拍攝他們,然後返回他自己的工作檯,把剛拍攝的影像用投射機投向右邊白色的牆上。聲音在此時好像帶領著此時空,放出了一些訊息;有普通話在說一些東西、有中、英文報導時間、日期,日期有過去的年份。黃淑賢也有在觀眾前行走到左右不同地方放下她的報時器。他們三人各自在自己的空間做著自己的東西,互不相干,而莫偉立就像是知道此三人存在,遊走于此三人之間,拍攝他們作為記錄。

以上的景況維持了十多分鐘至廿分鐘,黎振寧起身把檯拉到莫偉立那邊的前方,然後黎就行去畫作的左方坐在椅上。他開始用很慢的動作脫去防毒面具、衣服等。與此同時,畫家(余偉聯)、時間放置者(黃淑賢) 、穿梳時空者(莫偉立) 都是重覆做著以上介紹過的東西。

燈閃著、黎企在椅前把弄燈泡,使它左搖右擺,他望向上方,眼睛表情怪異,帶有憂傷、然後他坐了下來,開始慢動作脫去上身衣服,露出了裸體,就使我聯想到最近在香港裸體搭地鐵那位男子;據報導他是一個傻子。當黎的衣服脫至屁股時,又使我聯想到沒有能力穿上褲子臥病的病人。當他脫掉所有衣服,只看見肉身時,我又覺得他好像是一個幽靈,受傷的幽靈。他俯下身體,慢慢在地上爬行。他的手掌變成了獸類的掌,手腳並用緩緩地爬行,不時發出一種有重量及較長的呼吸聲,也用他那雙奇異、受傷的眼神望向觀眾。他爬行的慢速和畫家畫畫的正常速度形成強烈對比;像是一個由時間空隙出來的生物。他一直在爬行,穿過畫家的路線,時間放置者也在某些時間在各處放下她的時間報導器。

由表演開始,那個全視者 (all seeing eye , 莫偉立) 看到了他們三人,遊走于他/她們三人的空間,拍攝、記錄、播放。

Photo: 點子藝術創作 Facebook

受傷的幽靈(黎振寧)爬下爬下終於到達了彼岸的檯了,他爬了起身,把弄著檯燈,一開一關,然後他把櫃桶拉出,慢慢地把桶內的紅豆倒在檯上,紅豆從檯上彈落地上,跟著第二個櫃桶,綠豆,第三個櫃桶是黑豆,第四是個櫃桶白豆。各種豆混成一片、散開。

紅豆,又被叫為相思豆,中國有一首歌曲叫《紅豆詞》,作詞者是曹雪芹,內容是有關愛情之苦。綠豆,在古典文化就沒有用到,但是在食療中,綠豆是清熱解毒之物。黑豆是補品,對身體有好處。白豆也只是食療上有提及。

言歸正傳,當受傷的幽靈倒出豆時,豆聲如下雨一般,像是整個表演中的一場大驟雨。其實在他拉出第一個櫃桶,狀似倒空的時候,我已經希望能夠倒出水來的想像。

受傷的幽靈繼而調教了一個鋼琴用的拍子機, 這拍子機的的答答聲便開始和各處的時間報導器聲音混合一起了。畫家的缐條、色塊的加加減減已畫成了兩個橙色的籃球,那個沒有門的雪櫃內有些紅光,在畫中紅光變成緣光。畫家時而爬上梯,時而坐在沙發上,時而對照著他手中的一些草圖。全視者就耐不耐拍攝這三人。最初時間放置者的聲音是有些普通話的廣播,使我聯想到莫偉立的政治身分,但是後來普通話的廣播好像減少了,他的全視者角式就比較突出來。

受傷的幽靈用同一的慢速,爬在已散佈雜豆的地上,向著他的來源處爬回去。黎的表演是那種嚴格控制動作,慢慢地爬行的,可以感受到當他爬在豆上時那種的不好受感覺。終於他爬回那椅子旁邊,坐到那張椅子上,穿上衣服,帶上防毒面具,坐著不動。畫家就繼續完成他的畫作,到最後也坐在沙發上。其餘二人也已經回到他們的坐位。表演亦完結了。

當燈熄滅時,畫家在表演時畫上的所有東西,因為光暗和色調的關係,變成不存在了,觀眾只能看到原來的灰色。雖然這並不是故意而為知,但是也傳遞了一個訊息出來了。對我而言,這視覺感受也頗強烈;因為三個鍾頭看著此畫從只有灰色一大片,到加上各種缐條、色塊、籃球、冰箱等,到最後燈一熄滅,只剩下又是一大片灰色。好像畫家在畫作前來回十萬百千里,畫來畫去這些曾經存在是從來沒有發生過。

三個鐘的表演也算頗長,不過也因為動作的重覆、延長,造成了一個空隙,觀眾在此空隙中就能有空間作出一些思考反應。不像傳統劇中連綿不綴的劇情,不留下一點空間。

Photo: 點子藝術創作 Faceboo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啲干擾 – 創作行動聯展》
演出:2017. 07. 29 (星期六) | 15:00 – 18:00
地點:九龍馬頭角道63號, 牛棚藝術村7號單位, 前進進牛棚劇場
參與藝術家:余偉聯黎振寧黃淑賢、莫偉立
背景:關於行動聯展
回顧:Facebook Live 片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