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cynditang

hihi

Artist Studio: 黎振寧

文: Cindy Tang
片/  圖: Miss Wong

怎樣開始接觸藝術? 

小學的美術科讓我開始繪畫。 可是中學時因為忙著考試,直到長大後又要上班工作,沒有畫了。 當我在三十多歲的時候,在一間青少年中心遇上一位藝術工作者 – 何應豐先生,當劇場導演及藝術教育工作的他讓我回想小時候喜歡藝術的感覺。 於是在07年報讀了藝術學院的藝術學位,當時主修繪畫,開始我的創作路。

dscf1786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黎振寧

Protected: artspace • 觀塘 (七)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Artist Studio: 尹子聰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當戰地記者很浪漫、很有型。」尹子聰幽默地說,當年修讀攝影記者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到後來卻發現,無論作為報館還是圖片社都有既定立場,事實或多或少都會被過濾,沒有百分百的事實。更灰心的是,當事情沒有國際性或沒有西方介入時,是不會受到關注,但往往這些事情更值得我們去留意。尹氏坦言:「不想作為傳媒人,因為我太感情用事,個人感受太深,抽離不了,很難持平。」於是他放棄當攝影記者,卻繼續用同一個媒介,以另一種形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不是藝術家

尹氏不承認自己為攝影師或藝術家,他覺得這些名稱彷彿賦予了他一個身份,而他不認為是這樣。「我對某事某日某時有些意見,有些想法,利用攝影,把個人的情感和意見表達出來。」他形容自己只是以一種獨特的媒介來發表聲音和意見而已。

尹子聰 : 創作與藝術

從事藝術創作 必需破釜沉舟

尹氏指出, 畢業後的那幾年是最困難的,他形容是最難捱的日子。 當時所做的作品畢竟比較幼嫩,展覽機會亦比較少,久而久之生活開始出現問題,很多朋友也在這個時候放棄。「我算是捱過了,找到自己的方式去應付生活所需,同時自我心理調節,撫平自己的情緒起伏。雖然如此,其實問題仍然困擾著。」尹氏沒有放棄,他相信破釜沉舟後,必有一翻作為。到今天,他的藝術創作已有所肯定,除了別人的認同,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信念,他說:「做藝術的目的為了什麼?不是要求什麼回報,而是純個人出發去做作品,這個情操是重要的。」

談到在香港做藝術困難之處,尹氏感慨:「莫過於是大眾對藝術欣賞及認識都未算普及。」深感香港的藝術未達到廣泛的層面,需要時間慢慢培育觀眾。

尹子聰 : 當藝術家的現實

做藝術的初衷

堅持創作的動力從何而來? 尹氏常提醒自己做藝術的初衷並不是要大富大貴,而是簡單地想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想法,跟觀眾有所交流。「每次展覽的簽名簿都是我繼續創作的動力。」觀眾的感受及留言對尹氏來說尤其重要,他感覺到觀眾是用心去看他的作品,有時還能觸動他人。尹氏形容這種思維上的互動十分難能可貴。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尹子聰

They are artists: 梁祖彝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彝」是古代盛酒的器具,亦泛指古代宗廟常用的祭器。梁祖彝則是位從事藝術創作的小伙子,作品的媒介以陶瓷為主。魚是他的圖騰,經常出現在他的陶瓷作品上。他說,一切由來源於一個小故事,均出現在每家每戶的「魚盆」。雖然他的作品和他的名字沒有直接的關係,卻總叫人聯想在一起。

接觸藝術

「眼見很多雜誌報章都必定印著相片,心裡想,做攝影師的前景應該不錯,於是便學習攝影並慢慢地進入這個行業-攝影記者。」攝影是否把當下拍下來就是?梁氏反問自己,是否可以有更深的層次。 然後在藝術學院修讀藝術攝影文憑課程,進一步探索這個媒介。不斷學習的梁氏在學士課程上卻選修了跟攝影無關的陶瓷系,由於父親也有做陶瓷的習慣,讓他小時候已培養了興趣,加上他不想創作限在單一媒介上。就這樣「泥」足深陷地繼續捏陶,繼續攝影和繼續創作。

籠中魚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梁祖彝

女子像:GERALDINE

莊雲有天跟我說起一件事:她最近,第一次遇到這樣一個人,讓她心裡七上八下的。

我原本沒有留心,只是隨便應一句:哪裡有這樣的一種人,你倒是說說看。莊雲心不在焉的攪拌她的咖啡,垂眸,囁嚅了許久,久到我以為她都不要說了,才終於開了口。她只知道那個人叫唯安,至於姓甚麼,她並不知道。

她們初見在一個補課後的下午。莊雲讀高中,修歷史地理經濟學。歷史冗長沉悶,而且十分麻煩──莊雲選科的時候我就警告過她,但是她不管。她總是這樣,只要是她喜歡的物事,旁人怎樣勸都勸不著。我想起長輩如何形容我這小表妹:包拗頸、頂心杉。可是不管祖母舅母,說這句話的時候,嘴上雖然在嘮叨,兩眼卻都是笑意。

我也只得兩手環在胸前,任她張羅自己的事情去。看著她怎樣排隊買課本、找補習老師,直感覺自己像老了好幾歲。

Continue reading 女子像:GERALDINE

southisland • Floating Projects

黃竹坑 黃竹坑道 40號 貴寶工業大廈 8樓D室
週二至日| 下午12時至下午8時 
floatingprojectscollective.net/main/

Exhibition • Experimental Space • Art Production Site • Coffee 

位於黃竹坑的「據點。句點」(下稱 句點) 主要是由跨媒體藝術家黎肖嫻 Linda 教授 及在城市大學創意媒體畢業的年輕藝術家王鎮海 (海狗) 經營的藝術空間。創辦空間的念頭不是一時之間,遇上同道中人與適當時機卻能坐言起行。他們起初並沒有什麼偉大的念頭,只是簡簡單單希望製造一個休閒空間公諸同好,同時也深深感受到創作空間的可貴,如果藝術家可以共享的話,在這裡閱讀,喝喝咖啡,甚至創作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向。Linda補充,憑這小小的念頭開始去實行,過程中必定會產生新的事物和新的想法,再一步一步去尋找所想的,然後實踐出來。一個「非營利機構」的誕生彷彿不太難,但要持續經營卻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

[Exhibition] 句點使用最簡單的裝潢,讓他們可以靈活地運用空間,海狗說: 「雖然這裡不是恰當的畫廊空間,卻是一個十足的展示空間。」當藝術家在這裡展示作品時,什麼都要負責的,沒有任何技工服務,所以這裡也是一個練習做作品的平台。

[Experimental Space | Art Production Site] 空間除了展示作品之外,還是一個創意生產的平台。他們重視創作過程,認為過程中的轉變和無法預料的結果很有趣,很好玩。Linda 坦言自己是一個思想很開放的人,空間沒有既定的方向,反而仍是在探索當中,她形容每一件發生過的事件都是一個指示器,指示著他們未來的方向; 也不希望對空間懷著某種框架,相信必須經過不同的試驗和不同人的介入才可以產生另一翻景像。Linda強調,在跨媒體的試驗和對傳統創作模式作出疑問的情況下,有趣的東西就會出現。他們大擔地進行了多次藝術實驗,詳情可到他們的專頁查看。

[Coffee Corner] 這兒一隅是咖啡角落,喜歡喝咖啡的Linda對咖啡也有點認識,藉此平台跟朋友分享她的咖啡經,也是種樂趣。他們所選擇的咖啡豆供應商,主要視乎其是否公平貿易,而咖啡豆的原產地多來自蘇門答臘、瓜地馬拉、哥倫比亞及巴西。由於這裡不是咖啡店,所喝所吃的都是自由捐款,沒有特定收費。


Floating Projects 創辦人 黎肖嫻 

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互媒藝術副教授,同時也是以研究主導創作的跨領域藝術家,有豐富的國際參展經驗。於紐約大學電影研究系取得哲學博士之後,不斷尋究由電影延展開去的相關藝術和理論探索,一直不離不棄『理論就是行動實踐』的信念。在藝術創作和學術研究上,環繞歷史書寫、視覺和自傳式民俗志、都市研究和資料類集之間的批判性關聯,核心總離不開敍事的政治性,強調語言活動的詭辯。從女性主義的觸覺思維出發,她的作品強調『差異』的無盡性,以抒演的策略不斷的打開既定概念和操作成規。「據點。句點」是最新近的實驗計劃,以資料庫及藝術工場為基調,探索藝術群體組織的模式以及就地藝術創作、資源迴環再造、組織的持續性的問題。

Floating Projects 創辦人 王鎮海

生於1990,畢業於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主修批判性跨媒體實驗室。創作道路尚在摸索中,暫以悲憤作為創作源動力。作品主要涉及聲音和電子零件。視坦誠為創作原則,於2012年跟友人成立聲音演出研究團組《diode》,曾於香港、台灣及日本的即興實驗音樂會演出 。時而策展,現職音效設計工作,兼職自由身另類技術支援予藝術家,期望跟其他藝術創作相輔相成、互相學習。

floatingproject-12

south island • The Empty Gallery

TRANSCENDANCE Amit Desai. Photo Credit: Courtesy The Empty Gallery and the artist
田灣 漁豐街 3號 19樓
週二至六| 上午11時至下午7時 
theemptygallery.com/

當升降機抵達樓層後,門打開,卻什麼也看不見, 只有漆黑一片。 再走近一點,是畫廊的入口,同樣地也是黑漆漆的。對,這裡就是跟傳統白盒子完全相反的 The Empty Gallery。

[Exhibition] 在這個漆黑的環境中,作品被射燈照射著成為觀眾的焦點,省卻周遭的雜質讓注意力都集中起來。而且除了雙眼所能看見的,有些作品還需我們配合其他感官來接收藝術家所傳達的和呈現的,例如聲音。畫廊創辦人Stephen Cheng 說: 「白空間是20世紀時出現的想法與做法,其之所以出現與當時的藝術發展有直接的開係。超現實主義,抽象表現主義,普普藝術,概念藝術,簡約主義等等,20世紀是密集式的視覺時代,所有也是圍繞眼睛,視覺,如照相機,廣告和電影。到了現在,我們幾乎已經把所有也看過了。而21世紀是虛擬的,它不再由視覺統制,取而代之的是整體的感官經驗。我們很幸運能在2015年起步,對於我們來說,一個黑色的空間好像更適合21世紀的藝術。我們的方向趨於能讓人感受確切與重要的,能夠溝通的藝術。雖然我們沒有特別的關注點,但我們傾向多領域與多感官,重視經驗。藝術被困在概念主義數十年之久,現在是時候回到感知及感受。」

[Music | Performance] 每月也會舉行現場音樂會與表演。至現時為止,The Empty Gallery已為香港的觀眾帶來了來自世界各地不同風格的實驗音樂。


The Empty Gallery 創辦人 Stephen Cheng

曾參與多個獨立藝術項目,包括出版,策展,短片製作等。也曾有兩年時間,在巴西賣車。喜歡繪畫,特別欣賞北宋道家山水畫大師范寬,還有宋朝時代的藝術, 也喜歡羅斯科(Mark Rothko)的作品。

「空容萬物。一個被填滿的腦袋無法接收新經驗,新想法與新感受。」

Image courtesy of The Empty Gallery

 

(Top Image) Courtesy The Empty Gallery and Photograph by Kitmin Lee

They are artists: 謝敏行

文 / 片:Cindy Tang
圖:Miss Wong

香港出生,現居倫敦的80後藝術家謝敏行,17歲起在家人的安排下移居英國一個遠離倫敦大概5小時的小村,在那裡讀書、生活。遠離煩囂的村生活使從來沒有繪畫經驗的謝敏行拾起畫筆開始畫畫,從此一畫不可收拾,最高紀錄在兩年裡繪畫了200張畫作。

謝敏行 : 我的鉛筆、紙和創作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謝敏行

Protected: artspace • 西九龍 (一)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artspace • 觀塘 (八)

發條貓

觀塘 鴻圖道45號 宏光工業大廈 5樓 C2室
週五、六| 晚上8時半至11時半|公眾假期休息
facebook.com/clockworkcathk

Books • Magazines • Sharing  Continue reading artspace • 觀塘 (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