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築夢 • 工場

Artist Studio: 鄧凝姿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資深藝術家鄧凝姿,一直以來都有從事藝術教育工作,創作之餘亦同時兼顧進修碩士、博士課程,她說:「我做藝術創作沒有很戲劇性的原因,是對自己、藝術的一些責任,是自己的興趣,所以一直在做。」

創作需積極努力

曾經修讀教育的鄧凝姿,早年在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Goldsmith University of London) 讀純藝術,留意到當時的同學、年輕藝術家(現時是國際知名的藝術明星),努力創作之餘,往往自製展出機會;啟發她回港後積極創作參與展出。雖然當年藝術社群的風氣與現今不同,年輕藝術家展出的機會不多,但憑着努力鄧舉行了多個個人展覽。

在二十多年的創作生涯裏,鄧做了數不盡的作品,不同的系列多與社會生態有關;除了非常勤力之外,她對社會和身邊的事情都十分留心。早期的作品以平面創作為主,所探討的議題多與藝術本身有關,例如有關繪畫、語言、甚至乎是文化;而當時社會正面對香港回歸,亦令鄧有所感受,在創造中探討作為香港人的身份、文化認同。鄧的創作過程很漫長,透過不斷對紀錄、文字、圖像的實驗和考察,加上練習採用不同的物料丶方法-例如除了使用繪畫,亦嘗試使用刺繡、版畫等,去發展自己的創作語言。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鄧凝姿

Artist Studio: 鄧凝梅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本地資深藝術家鄧凝梅,先學教育繼而發展藝術創作。當年為了吸收更多、看看這個世界,於是決定出國留學;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選擇學校就靠參考前輩們,後來選擇了殿堂級藝術家麥顯楊的母校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由香港走到倫敦修讀藝術。

生活題材

凝梅畢業後曾經回港做教育工作,一年之後再返英國定居。與其他新進藝術家一樣,對於藝術圈子、畫廊等充滿疑問;她走出自己的創作空間,積極了解那邊的社會、文化,有一段時間全職打工丶也曾辦藝術工作室;逐漸對藝術、藝術圈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及後於2008年決定回港發展。相比在英國,身處香港時,她對本地文化和社會狀況了解比較深,靈感、感受比較豐富,創作題材自然比較貼身。

日常生活、觀察都為凝梅帶來不少創作靈感,曾經有一段時間居住在土瓜灣,那區人來人往,每天看到的人都是匆匆忙忙、目無表情,甚至是鬱鬱不歡的。凝梅有感香港人的生活太忙碌了,於是啟發其創作一些與本地衣食住行、生活有關的作品。新聞亦曾帶來創作靈感,之前有一段關於野豬在港出沒的新聞,啟發凝梅把一些以貌似野豬毛的物料用在作品上。她形容起初只是想混合反差大的元素「玩一下」,把女孩子最喜歡的心形加上黑色、不好看的毛,之後發展到把這些動物毛貼在人像畫的面上,創造出一系列《Seal Stamps》作品。作品裏的這些滿面黑毛的人們,都是充滿笑容的,呈現滿足、快樂的感覺,探討社會與大自然的關係。後來在嶺南大學駐留期間,凝梅再度推進把頭髮貼在自己的面上,做出探討社會、自然、意識和大眾媒體的行為藝術作品。

鄧凝梅 : 從英國回港後的創作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鄧凝梅

Artist Studio: 王永棠

文 / 片:Cindy Tang 
圖:Miss Wong

在土瓜灣故事館(土家)工作的王永棠,在那裡擔任計劃統籌,透過與街坊溝通,以一些人文活動跟社區對話;他同時也是一位本地藝術家,作品以繪畫為主。

一切由畫畫開始

繪畫,彷彿是每個人的童年時期也會接觸到的創作媒介,阿棠也不例外,當初只是純粹喜歡畫畫,後來選修設計科目,原因是受在職設計行業的哥哥所影響。當時不懂什麼是藝術創作,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想法。一趟旅行,發覺世界浩翰,心裡很多想法,也無疑自己十分喜歡繪畫,就在香港專業進修學校修讀藝術及設計課程,開始接觸藝術。阿棠說:「當時沒有目的地畫畫,不停地思考和討論,參觀老師的工作室,老師和前輩們的感染和啟發是我創作生涯的源起。」及後,在香港藝術學院修讀純藝術期間,協助資深藝術家蛙王進行創作,讓他進一步加深對藝術的實踐和認知,同時認識了牛棚藝術空間,為他日後在土瓜灣的社區藝術工作埋下了伏線。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王永棠

Artist Studio: 林嵐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眼看穿著連碎花裙的林嵐,從瘦削的外型很難想像她經常做大型裝置而及雕塑作品。她說曾經夢想成為時裝設計師,自己亦很喜歡着漂亮的衣服,尤其鍾情六、七十年代的二手衫。在大學時期,遇上啟蒙老師張義,發現原來做藝術家也很不錯,於是決定向藝術方面發展。

不愛競爭  選擇偏門

林嵐曾是藝術家張義的小助手,除了向他學習,在創作上有很大得著,還領略到不少做人道理。與師父感情要好,經常一同飲茶、逛舊物店、傾談等等。師父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教曉她不與別人競爭,尋找較偏門的物料、技術或媒介去創作。在香港擠迫的環境,很少藝術家選擇做大型雕塑,正是這原因令林嵐選擇以雕塑作為主要創作媒介。物料方面,她喜歡用木,在求學時期沒有太多金錢,循環再用別人不要的木不用買;而且她選用的箱木,品質不是最優越所以較少藝術家選用。另外,她沒有像其他藝術家般,去參與任何比賽、爭取在海外駐留;反而與慈善團體合作,以藝術跟不同的群組開拓新領域。這一切令林嵐與世無爭,開朗豁達,在藝術圈中受到朋輩的愛戴。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林嵐

Artist Studio: 黃國才

文 / 圖:Miss Wong

Cindy Tang

曾經是專業建築師的黃國才,早年轉型做藝術家,持續創作多年,獲得多個藝術獎項。作品流露黑色幽默,集中探討人與其生活空間的社會性意義。

不妥協與好奇心

黃起初很功能主義地希望找到一份可以滿足自己又能夠創作的工作,他直言當年選擇了做建築師,有點是「妥協」下的決定。 越來越發覺建築工作上所做的事很重複,而在創意上亦受到很大的限制 – 始終在建築上可以發揮的都限於空間和一些實用的東西,加上客戶的接受程度比較保守;有時候想多做一點都不太可能。內心經常出現掙扎 – 藝術家和建築師身份的自己不時鬥爭,最終決定認真看待對藝術創作的慾望,全面投入創作。 在藝術學習方面,黃從根本開始,先修讀雕塑,一直創作,最終取得博士學位。 對藝術充滿着好奇和熱誠,不斷努力、學習、研究,是他多年來作品數量眾多的原因之一。

靈感。題材。過程

在創作上,黃對工藝和過程有特別的追求;曾經接受建築訓練的他,精於邏輯思考以及細密安排,讓他做大型裝置以及創作時,能夠得心應手,做出充滿設計味道和建造性的作品。不過,Kacey了解這背景很容易會形成一種框架、限制,於是不斷反思,嘗試「un-learn」,勇於面對不熟悉的範疇,忠於自己,在理性和情感上取得平衡。

Kacey 認為藝術家需要在日常生活建立自己的感覺,用心去感受事物,留意自己對事物的不同反應 – 美好的、憤怒的、激動的;靈感就是來自這些反應,無處不在。曾親眼目睹堆填區裡,成千上萬難以分解的塑膠日用品,令他有感而發以循環再用概念去創作一系列作品《Remake》。在眾多不同題材下,持續選擇以人文主義作為創作核心,探討自己一直關注的人們居住環境和生活質素;大部份的作品都是以香港作為背景,圍繞不同的議題,包括生活、居住、環境、政治等。他說做創作最困難的,是選擇有意義的題材去做作品。

生活。家

在社會生活和創作,作品就必然會反映那地方的時間、文化、空間。所以 Kacey不少作品關於本港的居住環境,充滿社會、生活元素,例如三輪車雙層鐵架床作品《夢遊號》、4×4尺的《漂流家室》。他認為社會就像空氣包圍着我們,沒有人能夠逃離社會,包括它的文化、語言、核心價值等,而「家」就是能夠讓人完完全全地融入社會,沒有不安的感覺、亦不想離開。他嘗試追求不切割生活和做藝術,亦不想離開自己的城市,希望把這些東西連結在一起。
黃國才 : 藝術。社會。家
藝術的強弱
對藝術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  Kacey 認為藝術品不應以好、壞而分,其價值亦不在於拍賣的成交價,或是得到多少個「讚好」,反而他比較着重藝術品的強與弱。 對他以言,藝術品的強弱可以從多個方面,包括創作的概念、工藝、在地性、創作過程 、創作者等,結合而產生的化學作用所達到的藝術感來釐定。

黃國才 : 藝術的強弱

「藝術去回應社會政治議題是一種敢召、文化宣傳,亦可以是一種個人情感的表達;如果期望以藝術品帶來實質的效用,那就要求過高了,倒不如直接去參與政治吧。」

黃國才工作室

黃國才簡介

黃國才的實驗性作品探討人與其生活空間的社會性意義。他認為藝術創作就好像是做案件調查,偵察的對象就是自我。黃氏於1970年在香港出生,2012年獲香港藝術館授予「香港當代藝術獎」, 2010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授予「年度藝術家獎」,2003年「香港藝術新進獎」及「優秀藝術教育獎」。美國康奈爾大學建築系學士,英國卻爾西大學雕塑碩士,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藝術博士。黃氏乃「藝術公民」及「街頭設計聯盟」的創會成員,志於探索藝術家及設計師於社會/政治性議題上的參與可能性,他也是前度「Para/Site藝術空間」成員。現為「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環境及室內設計系助理教授。其設計的一人居所三輪車屋「流浪家居」於2008年獲選代表香港參加意大利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他的「漂流家室」號小型船屋在香港維多利亞港上漂浮表演及「夢遊號」三輪車碌架床,分別是2010年及2012年香港深圳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的重點展品。 (節錄自黃國才個人網頁 kaceywong.com)

Artist Studio: 李傑

文 / 圖:Miss Wong
Cindy Tang

多年前已揚威國際的藝術家李傑,作品被世界各地知名美術館和重要藏家收藏,曾代表香港參與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除了忙於穿梭各國舉辦展覽,現正籌備在港設立藝術空間,預計於2015年下旬開幕,提供藝術平台和不同形式支持。

有話直說。藝術

十年前的李傑,沒有考慮是否要成為藝術家,選擇藝術純粹因為喜歡。畢業後陸續辦了些展覽,那時上海、北京等地區的藝術正受到國際關注,連帶令香港藝術得到收藏家和藝術社群的留意。一直都沒有把創作視為賺錢工具,早年收入來源是從教畫班、打散工、做裝修等不同工作得來的。不考慮市場、有話直說的作品,受到賞識而開始被收藏,就這樣李傑繼續創作、參與展覽;成為藝術家算是自然地發生的事。

了解自己。作出選擇

生活上最影響李傑的,是與社會政治狀態上的接合,這方面使他花費較多精力去思考和處理。三十歲後開始反思,笑言不想再過著美其名為「透過藝術參與政治、建構理想世界」,實質「欺騙自己、困守工作室」的文青生活,傑決定遷往台北,希望從另一角度觀察自己的城市。

身在香港時受到環境、社會、新聞的影響,經常情緒激動,令他大受困擾。對傑來說,在台北日常簡單的生活、自在的狀態很重要;他曾形容這種較人性化的環境使自己更安心,更能發揮做人的優良特質。不過他認為藝術創作不應受地域限制,有能力的藝術家在什麼地方都一樣。現時經常來往香港以及世界各地,實際留台的時間不多,這種在香港與台灣之間的身份,有助傑思考有關社會、藝術、政治以及精神狀態之間的關係。他認為人應該注重自己的狀態,了解自己想過的生活,才能作出適當選擇。

李傑 : 選擇。狀態

說不清楚的狀態

李傑說他的創作過程很長,雖然不是每天都在工作室「製造藝術品」,但在日常生活都不斷思考,甚至在酒店、機場亦保持著創作狀態,直至完成展覽。

傑的展覽,跟傳統的畫展、相展很不同,展場不會出現一幅幅恭整排列的作品,甚至連牆壁上的標籤都沒有 – 欣賞他的作品,是關於整個空間的體驗。比喻自己的創作為在三維空間繪畫,著重「構圖」;不會過於預設最後效果結果,很多時在展場才決定安排、加減不同元素,充滿彈性,視乎效果作出調整。

曾經有次在展覽場地準備時畫了一幅畫,為了看清楚一點就在空白的投影燈光下把畫掛起,卻發現畫作加上投影這個效果很不錯,於是開始向這方面探索。傑就是有這個本領,能夠把這些突然出現的點子察覺並捉住,他說引發創作的,很多時都是一些不能用言語去說明、未太理解的事情,透過藝術去研究、抽絲剝繭,學會掌握。

李傑 : 創作。過程

可以。參與社會

李傑認為參與社會政治不一定要用作品,藝術品本身亦不需要很政治性,但做藝術卻不能脫離政治,因在創作的執行、實踐上提出或提議一些另類的生活形式、可能性是重要的,而這些都與社會政治有關。他透露,即將與友人在深水埗建立藝術空間 Things That Can Happen,身體力行用作品以外的方式參與社會。目的為香港提供更多展覽平台之餘,透過研究、藝術項目,回歸藝術創作和作品本身, 重新創造包含社會面向的討論和理解。

李傑 : 最喜歡的作品

「我的創作不是把構思好的元素,邏輯地呈現出來;而是隨機地把一些不同的主意,加上聯想,結合成為作品。」

 

李傑工作室

李傑簡介

出生香港,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現時在香港和台北兩地工作及生活。李傑是2013年第一屆Hugo Boss亞洲藝術大獎的入圍藝術家之一,更於2012年榮獲香港國際藝術展頒發「藝術世界之未來」獎項,而他的作品被世界各地多所知名美術館和重要藏家所收藏。

曾參與多個大型國際展覽,包括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 (2014),鹿特丹Witte de With當代藝術中心的「The Part In The Story Where A Part Becomes A Part of Something Else」(2014),曼徹斯特亞洲三年展 (2014),基輔國際當代藝術雙年展 (2014),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的「返常ー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2013),香港Para/Site藝術空間的「疫年日誌:恐懼、鬼魂、叛亂、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2013),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的「杜尚與/或/在中國」(2013),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迦藝術基金會的「我應該如何去過你的生活?」 (2012),台北當代藝術中心的「未來交易事件簿」 (2012),紐約現代美術館的「Print/Out」 (2012), 紐約New Museum的「The Ungovernables」 (2012) ,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的「No Soul For Sale」 (2010),首爾的「Kisuma平台 2009」 (2009),斯德哥爾摩Bonnier Konsthall的「白夜生長」 (2008),第三屆廣州三年展「與後殖民說再見」(2008)和維爾紐斯當代藝術中心的「珠三角城市」(2007)。

(李傑個人網頁 lee-kit.net)

leekit1

 

 

 

 

Artist Studio: 曾翠薇

片: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藝術家的現實

笑容可恭的香港藝術家曾翠薇,鍾情繪畫,原來讀書時期沒有一心要成為藝術家,而是希望畢業後可以安居樂業,與時下年青人一樣想「買樓上車」。畢業後,曾經擔任中學美術教師。她分享道,那時要兼任教中文和做班主任,在課堂上學生秩序難以控制,下課後要處理行政工作,而且校內一切與佈置有關的事宜都要負責;所以並不適應,壓力很大,心情很差。薇沒有因為工作而停止創作,反而下班後回到工作室畫畫,那段屬於自己的平靜時光是她最享受的。薇不斷創作,得到不少展覽機會,慢慢地作品開始有人收藏,後來更得到一些關於藝術的獎項,思前想後終於決定辭去學校的工作,分配更多時間和能量創作。

不斷鑽研 尋找至真

薇起初比較多風景畫作品,之後再畫面上加入了一些細小的實物,如椅子、窗花等,龐大的空間與渺小的物件形成強烈的對比,令觀者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人生的無力。畫布上呈現著無限的空間,吸引薇的不同聯想,推動她繼續在這領域發展,追尋這空間的可能性。

薇在藝術上繼續進發,修讀藝術碩士課程,不但更深入了解繪畫,亦對這媒介有一番新看法。沉醉繪畫的她,喜歡在作品上融合東方國畫、西方繪畫不同的手法、風格,以及空間、視覺等元素,造成混合的形象和暧昧的空間幻覺。看薇近期的作品,可觀察到一點不同;那是因為現時她着重視覺元素的研究,所以畫面上出現多些不同的點、線、形狀等。她強調自己依然是創作風景畫,只是增加了不同的視覺元素;而她希望藉著持續創作,不斷鑽研,嘗試去理解箇中真實的境界。

曾翠薇 :  我的創作

與繪畫不能分

很多時創作靈感是由不同的情緒觸發,薇希望在作品展示出在不同情況下人的情緒,而不是關於一般喜怒哀樂。她大部份生活都與繪畫有關 – 工作、創作、朋友、圈子…  她在乎的都離不開藝術。在不同階段,對藝術都有不同的看法;但藝術最影響她的,是在生活上的價值觀,尤其是對於豐足的看法 – 薇告訴我們,近十年來能夠在繪畫上有多種不同的發展和嘗試,令她感到很豐足。

曾翠薇 :  關於繪畫

「在藝術上,我希望能保持著去證明一些事的狀態;繪畫是我的切入點。」

 

曾翠薇工作間

曾翠薇簡介

曾翠薇分別於1996年與2004年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獲取學士及碩士學位。所獲獎項有<香港市政局藝術獎(繪畫)> (1998) 及<夏利豪基金會二十週年藝術比賽冠軍> (2005)。

意念經過思考、回憶,分離出某些形象,從觀看裏拼湊,並且加以條理化、概括化。從表徵的到隱喻的,某些難以言傳的情感與態度被逐一引發出來。畫中有的是主觀投射、偶然撮合、擬作與挪用。

(簡介節錄自薔 Qiáng Facebook專頁facebook.com/qiang.fotan

Artist Studio: 潘蔚然

片: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香港藝術家潘蔚然,她個人網站上「About」一欄引用了電影《翩娜》中的名句:『舞舞舞吧,不然我們便會迷失』。這位自小喜歡藝術,不讓自己停下來的藝術家,除了發展創作,亦全職上班;透過不同形式的體驗,一步步認清自己的方向。今趟邀得她向我們分享創作和生活故事

潘蔚然 : 藝術品。觀眾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潘蔚然

Artist Studio: 李美蓮

文 / 圖:Miss Wong
Cindy Tang

早年李美蓮任職插畫師,越來越發現自己有很多想法、感覺,希望跟別人分享,於是決意把力量投放在藝術上,發展自己想要的藝術事業,改變生活模式。

改變。生活

香港大多數人都會把自己大部份時間放在工作上,下班的閒暇就做自己喜歡的事。李選擇了在大部份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 藝術創作,而其餘時間就去工作來支持自己的藝術。她說:追尋自己的理想,需要有準備放棄一些東西,不願意犧牲,很難走出框架。兼顧生活和理想並不容易,她經常都會處於一種邊緣的狀態,要盡量取得平衡。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李美蓮

Artists Studio: 唐景鋒

你怎樣發展成為藝術家?

我從小就喜歡攝影,不過第一個學位是修讀護理和公共醫療,曾到印度從事公共衛生的工作。在印度生活時,重拾攝影,更參與協助當地慈善團體拍攝工作,慢慢成為攝影記者。

做了攝影記者好幾年,取得一些頗高調的獎狀。後來再進修,卻慢慢失去做記錄攝影的興趣。起初做新聞攝影是想拍下真實的世界,越來越發現事情不是那樣的,其實所謂的真相都是攝影師的真相吧。於是在 2006 年開始發展藝術創作,以自己的的故事出發,自此不斷在變更和發展。

Guangzhou Zoo II from the Series People’s Park (2007) Image courtesy of Kurt Tong
Guangzhou Zoo II from the Series People’s Park (2007) Image courtesy of Kurt Tong

Continue reading Artists Studio: 唐景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