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裝置藝術

They are artists: Dominic Lee

Tell us about your art practice.

My artistic brain droppings mostly revolve around distance irony and cynicism, because good wit suggests intelligence, think of it as a way to massage my ego. The question now is whether if you want to laugh at me or laugh with me.  Humours and lame puns is a consistent theme – I find great similarity in art and comedy, both genre implicate convoluted techniques to make people laugh and contemplate.

Headhunting
Headhunting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Dominic Lee

Artist Studio: 黃慧妍

文:Felicia
片/ 圖Miss Wong

黃慧妍的作品總是讓人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在這五年間,她還參與狗隻訓練、靈性反應療法、Ukulele及法文等課程來面對自己的恐懼,同時將過往幾年來所經歷的轉變以及學習中衍生的想法創作出一系列作品。

黃慧妍 : 不要太努力讓事情發生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黃慧妍

They are artists: 曾敏富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從事藝術創作接近十年的曾敏富試著透過研究物料、運用及轉化物料的特性來認識自己和這個世界。 紙、炭、木、冰、蠟等天然物料常在他的作品中出現,他利用火燒、炭化、融化和凍結等過程來創作並以裝置、錄像、照片或雕塑等方式展現出來。我們能從作品中看見物料以另一種狀態呈現眼前,讓我們思考時間、轉變過程、甚至是物件跟我們的關係。

簡單的創作念頭 

工程師出身的曾氏說:「早期讀書是為了日後工作上的支持,沒想過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十幾年的工作生涯過去了,曾氏在選擇科目進修時遇上一科他完全不曉得是什麼來的藝術科,他感到十分新鮮於是便報讀了並開始他的創作路。當他接觸藝術創作之後,彷彿上了癮,認為視覺藝術是一種很有趣的語言,很想繼續去硏究它。他強調:「賺錢有很多方法,而藝術創作不是為了物質生活而去從事的一份工作,只是純粹的讓自己探索身邊的事物、了解它盛載著的內容、啟發自己更多思考,只因我們知道的東西有限,我想知道更多。」

曾敏富 : 有關視覺語言

創作過程

在創作過程上,曾氏從不同的物料中選擇合適的成為創作媒介,並沒有特別喜好使用某一種物料。曾氏不喜歡設定題材,往往是透過實驗和嘗試去拆解物料的特性,再利用物料本質盛載的內容去呈現當中它可以表達什麼,例如利用紙來做拓印,拓印的東西取自某一個地方的時候,原來可以盛載著那個地方的故事,繼而再決定去拓印什麼和拓印的大小來完成創作。曾氏藉著探索物料的特性、細心觀察物料的應用、慢慢地發現物料可以表達的內容並轉化它們,實踐在生活層面上去訴說自己生活上的轉變、文化上的一種過程和發展,就如他把傢俬進行炭化過程,令一件日常物品改變成炭的作品等等。

曾敏富 : 物料與探索

迷失的時候

當曾氏完成藝術學位課程後,也跟其他畢業生一樣,有些展覽機會及其他有關工作。可是曾氏卻有點迷失,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數年後,決定修讀藝術碩士課程,讓自己重新投入創作。他說:「碩士課程並不是再學習什麼技術上的東西,而是讓我可以再肯定自己喜歡創作,投入其中,確確實實肯定自己藝術創作的方向。」

曾敏富 : 關於《物盡源起》

「其實我沒有很多東西想講,反而對物料能夠載著的內容更感興趣。」 

 

matthewtsang

曾敏富工作室

關於曾敏富

網站:matthewtsang.hk

部份作品: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主題都從真實世界抽取被忽視的東西來做創作。有時是生活上的一件小事或環節,很多時候觸動到的都是由身體的直接經驗而產生,例如觸碰的經驗或是勞動的經驗。 如果說圖像或符號,只可以說是來自日常生活環境。但我的作品最常出現的一定是變化。有時候是展出時的不繼轉變。

A Room for Autotherap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They are artists: 蕭清雅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作品是關於溫度、關係、記憶。透過作品,我嘗試呈現人與人之間的一種微妙的關係

P1170925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蕭清雅

Artist Studio: 萱寧

文 : Cindy Tang
片/  圖:Miss Wong

常面帶笑容,也喜歡說笑的藝術家Ama (萱寧),擅於把情感投射在繪畫、音樂和詩篇的創作上,讓內心所感受而無法以言語表達的情緒釋放出來,她說:「創作來自人生經歷」。

獲家人支持

自懂事便知道自己鍾愛畫畫和唱歌。因為父母及姊姊也愛唱歌、畫畫的關係,從小開始就在藝術環境長大下,其實創作在生活上已經佔一席位,可以說是語言的一部分。當時父母沒有刻意去塑造自己的人生,反而給予很大的自由度,最重要是隨著自己心意去做事。喜歡畫畫、彈鋼琴就該全心全意地去做卻不能夠三分鐘熱度,這是他們唯一要求的。到後來入讀中文大學藝術系時,他們也替Ama高興。父母的朋友問道︰「給子女修讀藝術,是不是想害了她的前途﹖」當時他們的回應是︰「我反對才是害了她﹗」父母給予Ama很大的支持和鼓勵,讓她按著心意去走自己的路。

萱寧: 說不出的感受

音樂、繪畫與詩篇

曾於07年發佈唱片,是商業性質較重的作品,跟繪畫作品大不同。音樂上表現得很愉快,繪畫的作品卻呈現著非常黑暗的一面,當時兩種創作就如精神分裂般出現兩極的自己。後來成為獨立創作人,自己能夠主導自己的創作時,繪畫與音樂變得融合而且可以互相對話,甚至並存。Ama強調創作是非常隨心的,有些累積下來的經歷難以形容,感受卻很真實,唯有在藝術音樂上表達出來。音樂同時感染情緒,煽動的情感再從畫作上利用相關色彩和景象以另一種方法呈現眼前。音樂包含旋律和歌詞、歌詞又可以成詩、同時文字又可以帶進畫作中把畫面成為充滿詩意的空間。所以Ama說︰「音樂、繪畫和文字是一體的,它們有一種微妙的關係,幾乎分辨不到。」

創作來自人生經歷

「無論畫作上或音樂上的創作,甚至乎自己的言語表達都是來自自己的人生經歷,源自於自己的靈魂和內心,即是我們常常說的感受。」現有一子的她感觸地繼續說︰「我們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會有不同的經歷,時間總是沖沖的過去,有時候會忘記自己的所想所感,連一些非常震撼的感受也許在多年後會再次浮現翻出來。」原來這些感受每天都在累積。Ama喜歡看書也酷愛音樂,從閱讀和享受音樂的過程中也啟發出不少創作靈感。在她個展「The Inferno」中的作品,概念來自意大利文學家但丁. 阿利吉耶里於14世紀創作的文學作品。她補充,有時看一套戲或是遇到一個人然後展開一段深入的對話也會令她思考,思考產生疑問成為了她創作的原因。包括人生的問題、哲學上的或是靈性上的疑惑及經歷均促使Ama透過創作探究其中。所以作品反映了她的人生歷程,也明確地呈現她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和想法。

萱寧: 關於《The Inferno》

藝術不只於表達

Ama於二零一六年六月至七月「The Inferno」個展中,以畫作、裝置、詩句、音樂專輯甚至展覽中播放的樹林聲效,利用不同的空間處理,帶領觀眾一步一步走進她曾經感受過的一段黑暗時間,包括伴她成長的家庭問題、精神創傷及酗酒的痛苦。所以作品總是給人一種神秘、彷彿代表黑暗、死亡和有著宗教元素的感覺。這幾年靠著信仰和新生命的誕生讓她重新振作起來,以開放的態度和創作記錄自己的心路歷程,她說︰「藝術除了分享和表達,最重要的是要真誠地面對自己。」Ama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和故事﹗令她意外的是,有些朋友看完她的展覽或分享後,也會放開心跟她說自己人生最痛苦的事,讓她更加肯定藝術能夠把人的心聯繫起來。她還說︰「藝術創作就如一種治療,治理了我內心很多的創傷。」同時發現身邊的人也有類似的經驗,於是Ama近年開始修讀表達藝術治療的碩士課程,希把學到的東西運用在日常生活和創作中,聯繫更多的人。

萱寧: 藝術 • 真正意義

「藝術創作就如一種治療,治理了我內心很多的創傷。」

 

萱寧簡介

2016 – The Inferno, K11 Art Foundation, 香港Chi Art Space

2009 – 萱寧藝術作品展, 香港藝穗會

2005 – 人性分割, 香港藝穗會

2005 – 火炭2005開幕展,  Studio 18, 香港火炭

2004 – 火炭2004開幕展, Paradox, 香港火炭

2004 – 尋找靈魂,  SUP Gallery, 韓國首爾 

(萱寧個人網頁 amatistic.com)

They are artists: 黃凱馭

你怎麼開始藝術生活?

其實一直都喜歡藝術,不過為免家人擔心我讀藝術可能難有出路,於是早年選擇讀建築。畢業後從事了數年建築的工作,但我心依然想向藝術方面發展, 於是走到英國進修,取得藝術系碩士學位;現在主力從事藝術創作。

0 (Circle)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黃凱馭

Artist Studio: 黎振寧

文: Cindy Tang
片/  圖: Miss Wong

怎樣開始接觸藝術? 

小學的美術科讓我開始繪畫。 可是中學時因為忙著考試,直到長大後又要上班工作,沒有畫了。 當我在三十多歲的時候,在一間青少年中心遇上一位藝術工作者 – 何應豐先生,當劇場導演及藝術教育工作的他讓我回想小時候喜歡藝術的感覺。 於是在07年報讀了藝術學院的藝術學位,當時主修繪畫,開始我的創作路。

dscf1786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黎振寧

They are artists: 陳翊朗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藝術創作多談論人的「心魔」,對我來說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心魔,我自問有一大堆魔鬼住在心裡,自覺認為逃避面對這些魔鬼會窒礙成長,所以透過不同的藝術媒介去和這些魔鬼對話。

The Devil Probabl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陳翊朗

Artist Studio: 鄧凝姿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資深藝術家鄧凝姿,一直以來都有從事藝術教育工作,創作之餘亦同時兼顧進修碩士、博士課程,她說:「我做藝術創作沒有很戲劇性的原因,是對自己、藝術的一些責任,是自己的興趣,所以一直在做。」

創作需積極努力

曾經修讀教育的鄧凝姿,早年在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Goldsmith University of London) 讀純藝術,留意到當時的同學、年輕藝術家(現時是國際知名的藝術明星),努力創作之餘,往往自製展出機會;啟發她回港後積極創作參與展出。雖然當年藝術社群的風氣與現今不同,年輕藝術家展出的機會不多,但憑着努力鄧舉行了多個個人展覽。

在二十多年的創作生涯裏,鄧做了數不盡的作品,不同的系列多與社會生態有關;除了非常勤力之外,她對社會和身邊的事情都十分留心。早期的作品以平面創作為主,所探討的議題多與藝術本身有關,例如有關繪畫、語言、甚至乎是文化;而當時社會正面對香港回歸,亦令鄧有所感受,在創造中探討作為香港人的身份、文化認同。鄧的創作過程很漫長,透過不斷對紀錄、文字、圖像的實驗和考察,加上練習採用不同的物料丶方法-例如除了使用繪畫,亦嘗試使用刺繡、版畫等,去發展自己的創作語言。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鄧凝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