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裝置藝術

Artist Studio: 鄧凝梅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本地資深藝術家鄧凝梅,先學教育繼而發展藝術創作。當年為了吸收更多、看看這個世界,於是決定出國留學;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選擇學校就靠參考前輩們,後來選擇了殿堂級藝術家麥顯楊的母校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由香港走到倫敦修讀藝術。

生活題材

凝梅畢業後曾經回港做教育工作,一年之後再返英國定居。與其他新進藝術家一樣,對於藝術圈子、畫廊等充滿疑問;她走出自己的創作空間,積極了解那邊的社會、文化,有一段時間全職打工丶也曾辦藝術工作室;逐漸對藝術、藝術圈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及後於2008年決定回港發展。相比在英國,身處香港時,她對本地文化和社會狀況了解比較深,靈感、感受比較豐富,創作題材自然比較貼身。

日常生活、觀察都為凝梅帶來不少創作靈感,曾經有一段時間居住在土瓜灣,那區人來人往,每天看到的人都是匆匆忙忙、目無表情,甚至是鬱鬱不歡的。凝梅有感香港人的生活太忙碌了,於是啟發其創作一些與本地衣食住行、生活有關的作品。新聞亦曾帶來創作靈感,之前有一段關於野豬在港出沒的新聞,啟發凝梅把一些以貌似野豬毛的物料用在作品上。她形容起初只是想混合反差大的元素「玩一下」,把女孩子最喜歡的心形加上黑色、不好看的毛,之後發展到把這些動物毛貼在人像畫的面上,創造出一系列《Seal Stamps》作品。作品裏的這些滿面黑毛的人們,都是充滿笑容的,呈現滿足、快樂的感覺,探討社會與大自然的關係。後來在嶺南大學駐留期間,凝梅再度推進把頭髮貼在自己的面上,做出探討社會、自然、意識和大眾媒體的行為藝術作品。

鄧凝梅 : 從英國回港後的創作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鄧凝梅

south island • The Empty Gallery

TRANSCENDANCE Amit Desai. Photo Credit: Courtesy The Empty Gallery and the artist
田灣 漁豐街 3號 19樓
週二至六| 上午11時至下午7時 
theemptygallery.com/

當升降機抵達樓層後,門打開,卻什麼也看不見, 只有漆黑一片。 再走近一點,是畫廊的入口,同樣地也是黑漆漆的。對,這裡就是跟傳統白盒子完全相反的 The Empty Gallery。

[Exhibition] 在這個漆黑的環境中,作品被射燈照射著成為觀眾的焦點,省卻周遭的雜質讓注意力都集中起來。而且除了雙眼所能看見的,有些作品還需我們配合其他感官來接收藝術家所傳達的和呈現的,例如聲音。畫廊創辦人Stephen Cheng 說: 「白空間是20世紀時出現的想法與做法,其之所以出現與當時的藝術發展有直接的開係。超現實主義,抽象表現主義,普普藝術,概念藝術,簡約主義等等,20世紀是密集式的視覺時代,所有也是圍繞眼睛,視覺,如照相機,廣告和電影。到了現在,我們幾乎已經把所有也看過了。而21世紀是虛擬的,它不再由視覺統制,取而代之的是整體的感官經驗。我們很幸運能在2015年起步,對於我們來說,一個黑色的空間好像更適合21世紀的藝術。我們的方向趨於能讓人感受確切與重要的,能夠溝通的藝術。雖然我們沒有特別的關注點,但我們傾向多領域與多感官,重視經驗。藝術被困在概念主義數十年之久,現在是時候回到感知及感受。」

[Music | Performance] 每月也會舉行現場音樂會與表演。至現時為止,The Empty Gallery已為香港的觀眾帶來了來自世界各地不同風格的實驗音樂。


The Empty Gallery 創辦人 Stephen Cheng

曾參與多個獨立藝術項目,包括出版,策展,短片製作等。也曾有兩年時間,在巴西賣車。喜歡繪畫,特別欣賞北宋道家山水畫大師范寬,還有宋朝時代的藝術, 也喜歡羅斯科(Mark Rothko)的作品。

「空容萬物。一個被填滿的腦袋無法接收新經驗,新想法與新感受。」

Image courtesy of The Empty Gallery

 

(Top Image) Courtesy The Empty Gallery and Photograph by Kitmin Lee

They are artists: 袁進𡛕

片:  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你的作品多以素色繪畫為主,有何原因?

由於我使用的媒體都是紙本素描繪畫為主,紙張本身的⽩色/⽶黃色自然地成為作品的主要色調。另一個原因是我的創作主題都與死亡有關,靜止 (休止) 的感覺令我聯想到淡色。起初⾃己不發現的,當把數年的作品集合來看就十分明顯。
還有我需要在十分安靜的環境繪畫或創作 – ⾝旁沒⼈聲,加上少許⾳樂,整個空間好靜好靜。在如此身心狀態下,鮮艷色調便很難進⼊畫⾯吧。以這些都是有根據的,之前都看過有關著名藝術家 Paul Klee 和 Johannes Itten 的文章,都是解構關於心理和顏色的。因為創作時很平靜,所以眼晴想看到的會是比較素色。有時買了品質很好的木顏色,但都因為品質太好,色彩鮮艷,令我放棄使用。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袁進𡛕

They are artists: Andrew Luk

Please tell us about your art practice

My work is non-medium specific but is usually heavily involved with the inherent properties of objects/substances but also takes into account that material’s intended purpose and symbolism. Even Photoshop is treated as a process which leaves certain traces, adheres to preexisting standards, and has a step like process. I would treat these as properties of that process and try to see how a project could fit within those frameworks, limitations, and implications.

Vinyl Fungi
Untitled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Andrew Luk

Artist Studio: 林嵐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眼看穿著連碎花裙的林嵐,從瘦削的外型很難想像她經常做大型裝置而及雕塑作品。她說曾經夢想成為時裝設計師,自己亦很喜歡着漂亮的衣服,尤其鍾情六、七十年代的二手衫。在大學時期,遇上啟蒙老師張義,發現原來做藝術家也很不錯,於是決定向藝術方面發展。

不愛競爭  選擇偏門

林嵐曾是藝術家張義的小助手,除了向他學習,在創作上有很大得著,還領略到不少做人道理。與師父感情要好,經常一同飲茶、逛舊物店、傾談等等。師父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教曉她不與別人競爭,尋找較偏門的物料、技術或媒介去創作。在香港擠迫的環境,很少藝術家選擇做大型雕塑,正是這原因令林嵐選擇以雕塑作為主要創作媒介。物料方面,她喜歡用木,在求學時期沒有太多金錢,循環再用別人不要的木不用買;而且她選用的箱木,品質不是最優越所以較少藝術家選用。另外,她沒有像其他藝術家般,去參與任何比賽、爭取在海外駐留;反而與慈善團體合作,以藝術跟不同的群組開拓新領域。這一切令林嵐與世無爭,開朗豁達,在藝術圈中受到朋輩的愛戴。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林嵐

They are artists: 葉啟俊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比較關注香港的文化、自我、身份等議題;亦曾經做過一些以自己私人情感和經歷出發的作品。很多時人會理所當然地接受現有的東西,我透過藝術去研究這些題材,加強了解、 明白脈絡,我認為這樣才能作出發展及未來的決定。

崖hea響槓言 voice from the root, reclaiming, 2015, 裝置 (Courtesy of the artist)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葉啟俊

They are artists: Timothy Chow

Tell us about your art practice.

I started to create pop-up art interventions in the past years.  My works always associate to the place and the surrounding people, it involves me adding-on or tweaking something at a specific location, and create something different to the people there.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Timothy Chow

They are artists: Donna Tam

Tell us about your art practice.

It’s about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artificial light and neon colour and how it creates an atmosphere of contemplation, mystery and longing, which seems paradoxical to the busy, crowdedness of urban cities.  My ideas and motifs are sourced from nocturnal observation of urban areas in Hong Kong.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Donna Tam

midkowloon • 百呎公園

深水埗 鴨寮街 220號 1樓
週四至日| 下午2時半至8時半 
100ftpark.wordpress.com

Exhibition  

這裡是一個由幾位藝術工作者共同成立,是一個非商業的迷你藝術空間;其中營運的何兆南 (South) 和蕭國健 (Stanley) 都是藝術家,是本港少有的藝術家營運空間 (Artist-run space)。

顧名思義百呎公園所佔的地方約有一百呎,以往是租借不同文化空間的部份位置,作為展覽場地。跟很多本地組織,甚至市民相似,百呎公園要面對要搬遷的情況。對上一個地址是位於荔枝角道,現搬遷到鴨寮街的舊式唐樓,比原來的空間大一點點,多過一百呎了。

負責人希望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去為藝術做最多的事,所以傾向跟不同單位共用空間﹣現空間3分1的面積是兩位設計師 / 建築師的工作室,另外3分1是展覽空間,其餘位置是一般的公家設備,還有一個隱秘天台。

[Exhibition] 負責人 South 說,藝術家在香港做展覽「話易唔易,話難唔難」。他解釋無論在租金、場地或時間上的配合都很重要,而畫廊或商業機構也很有要求,跟這些機構合辦展覽,其實對年輕藝術家來說可能會有一種壓力。自己都做創作,他深明其困難,所以百呎公園展覽的形式、題材及媒介也可以偏向較為實驗性的作品,自由度相對地高。

雖然是小型展覽空間,但百呎公園一點也不馬虎,對空間的運用更加從以往的經驗所得而特別安裝了活動板牆,增加了空間的靈活度;而牆身亦特意加了木板,方便了展示作品前的準備工夫。

 


百呎公園負責人 South

本地藝術家,主要以攝影為創作媒介,現為香港藝術學院講師。負責百呎公園大小事務,主力策劃展覽。

 

 

Artist Studio: 黃國才

文 / 圖:Miss Wong

Cindy Tang

曾經是專業建築師的黃國才,早年轉型做藝術家,持續創作多年,獲得多個藝術獎項。作品流露黑色幽默,集中探討人與其生活空間的社會性意義。

不妥協與好奇心

黃起初很功能主義地希望找到一份可以滿足自己又能夠創作的工作,他直言當年選擇了做建築師,有點是「妥協」下的決定。 越來越發覺建築工作上所做的事很重複,而在創意上亦受到很大的限制 – 始終在建築上可以發揮的都限於空間和一些實用的東西,加上客戶的接受程度比較保守;有時候想多做一點都不太可能。內心經常出現掙扎 – 藝術家和建築師身份的自己不時鬥爭,最終決定認真看待對藝術創作的慾望,全面投入創作。 在藝術學習方面,黃從根本開始,先修讀雕塑,一直創作,最終取得博士學位。 對藝術充滿着好奇和熱誠,不斷努力、學習、研究,是他多年來作品數量眾多的原因之一。

靈感。題材。過程

在創作上,黃對工藝和過程有特別的追求;曾經接受建築訓練的他,精於邏輯思考以及細密安排,讓他做大型裝置以及創作時,能夠得心應手,做出充滿設計味道和建造性的作品。不過,Kacey了解這背景很容易會形成一種框架、限制,於是不斷反思,嘗試「un-learn」,勇於面對不熟悉的範疇,忠於自己,在理性和情感上取得平衡。

Kacey 認為藝術家需要在日常生活建立自己的感覺,用心去感受事物,留意自己對事物的不同反應 – 美好的、憤怒的、激動的;靈感就是來自這些反應,無處不在。曾親眼目睹堆填區裡,成千上萬難以分解的塑膠日用品,令他有感而發以循環再用概念去創作一系列作品《Remake》。在眾多不同題材下,持續選擇以人文主義作為創作核心,探討自己一直關注的人們居住環境和生活質素;大部份的作品都是以香港作為背景,圍繞不同的議題,包括生活、居住、環境、政治等。他說做創作最困難的,是選擇有意義的題材去做作品。

生活。家

在社會生活和創作,作品就必然會反映那地方的時間、文化、空間。所以 Kacey不少作品關於本港的居住環境,充滿社會、生活元素,例如三輪車雙層鐵架床作品《夢遊號》、4×4尺的《漂流家室》。他認為社會就像空氣包圍着我們,沒有人能夠逃離社會,包括它的文化、語言、核心價值等,而「家」就是能夠讓人完完全全地融入社會,沒有不安的感覺、亦不想離開。他嘗試追求不切割生活和做藝術,亦不想離開自己的城市,希望把這些東西連結在一起。
黃國才 : 藝術。社會。家
藝術的強弱
對藝術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  Kacey 認為藝術品不應以好、壞而分,其價值亦不在於拍賣的成交價,或是得到多少個「讚好」,反而他比較着重藝術品的強與弱。 對他以言,藝術品的強弱可以從多個方面,包括創作的概念、工藝、在地性、創作過程 、創作者等,結合而產生的化學作用所達到的藝術感來釐定。

黃國才 : 藝術的強弱

「藝術去回應社會政治議題是一種敢召、文化宣傳,亦可以是一種個人情感的表達;如果期望以藝術品帶來實質的效用,那就要求過高了,倒不如直接去參與政治吧。」

黃國才工作室

黃國才簡介

黃國才的實驗性作品探討人與其生活空間的社會性意義。他認為藝術創作就好像是做案件調查,偵察的對象就是自我。黃氏於1970年在香港出生,2012年獲香港藝術館授予「香港當代藝術獎」, 2010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授予「年度藝術家獎」,2003年「香港藝術新進獎」及「優秀藝術教育獎」。美國康奈爾大學建築系學士,英國卻爾西大學雕塑碩士,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藝術博士。黃氏乃「藝術公民」及「街頭設計聯盟」的創會成員,志於探索藝術家及設計師於社會/政治性議題上的參與可能性,他也是前度「Para/Site藝術空間」成員。現為「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環境及室內設計系助理教授。其設計的一人居所三輪車屋「流浪家居」於2008年獲選代表香港參加意大利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他的「漂流家室」號小型船屋在香港維多利亞港上漂浮表演及「夢遊號」三輪車碌架床,分別是2010年及2012年香港深圳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的重點展品。 (節錄自黃國才個人網頁 kaceyw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