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雕塑

Artist Studio: 黃慧妍

文:Felicia
片/ 圖Miss Wong

黃慧妍的作品總是讓人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在這五年間,她還參與狗隻訓練、靈性反應療法、Ukulele及法文等課程來面對自己的恐懼,同時將過往幾年來所經歷的轉變以及學習中衍生的想法創作出一系列作品。

黃慧妍 : 不要太努力讓事情發生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黃慧妍

They are artists: 戴安攸

文: 若谷
片 / 圖:Miss Wong
 

雕塑家戴安攸畢業於英國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學院,主要以倒模作為創作方式,實物原大的作品風格獨特、帶有譏諷,為觀眾帶來視覺震憾。

Monica 中學時就認定自己藝術、設計的方向。在還沒成雕塑家前,她曾經想過要成為一名建築師,希望能夠設計一座又一座永久而又有保存性的建築。後來發現建築沒有足夠的自由供她實踐理念,於是轉向做能表達時代、可以被保存的雕塑。

戴安攸: 創作帶來多面觀

當需要創作大型雕塑時因空間有限,她會回到內地創作室,那裡沒有燈、沒有冷氣,工作後滿身大汗且十分骯髒。她通常一早就出發,晚上七時回香港;一週幾天,全年無間斷。

用模具創作的熟練度已臻化境,Monica 的模具的原材料是多種多樣的。自言很喜歡思考,Monica 把自己的思想滲進作品。題材方面,她喜歡探討人際關係,希望透過作品帶領觀者投入故事,參與成為其一角色,從而引導觀者思考。《團隊》系列 中的醫生、護士,和在指縫流逝的生命 – 呈現光陰和雕塑間的無言交流…… 作品透過「肢體」去表達因溝通不足而產生的不必要的磨擦。相信溝通,原來觀眾亦是她的交流對象;她說:『起初我是很相信自己的想法,但每次跟觀賞者溝通後會發現有更多的層面可以考慮。』所以特別喜歡與觀者對話,改變角度,她認為這是一種心靈的交流。

戴安攸: 以倒模呈現獨特個體

除人際關係以外,Monica 亦對身份探究感興趣,作品當中有一些是以不同的身體部分去探究身份。例如她曾經創作一個關於「嘴巴」的系列,她道:『人的嘴紋其實是獨一無二的。 我刻意面形雕塑上的特徵抺走,剩下嘴巴』。另外也有做過「耳朵」系列,她已為200個小朋友倒模耳朵。耳朵是五觀上唯一不能控制的的器官,誠如從小到大小朋友受到學校,家長身邊物事的薰陶。小朋友也是潛而默化地聽到感受到一些訊息。而這些訊息進入了小朋友的心後便無法改變。製作此系列時,Monica 很尊重小朋友的意願,小朋友首肯她才會為他們的耳朵倒模。為完成此任務 Monica 出盡法寶,跑過不少幼兒集結地。

現在正努力做女性胴體倒模,目標為找到26位女性,代表A至Z 26個英文字,再裝上模型框框,有點像玩具。Monica 想引起大家對社會「完美胴體」這概念有所反思;同時觀者看著赤裸的雕塑,可以直接面對自己的所想。

戴安攸: 關於耳朵與小孩

「我喜歡雕塑的手感以及帶給人一種真實的感覺,就像在平地上蓋建築物一樣,是一種從無到有的滿足感。」 

 

monicatai-5

關於戴安攸

網站:moytsculpture.com/

戴安攸工作室

 

 

 

 

 

 

 

 

They are artists: 曾敏富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從事藝術創作接近十年的曾敏富試著透過研究物料、運用及轉化物料的特性來認識自己和這個世界。 紙、炭、木、冰、蠟等天然物料常在他的作品中出現,他利用火燒、炭化、融化和凍結等過程來創作並以裝置、錄像、照片或雕塑等方式展現出來。我們能從作品中看見物料以另一種狀態呈現眼前,讓我們思考時間、轉變過程、甚至是物件跟我們的關係。

簡單的創作念頭 

工程師出身的曾氏說:「早期讀書是為了日後工作上的支持,沒想過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十幾年的工作生涯過去了,曾氏在選擇科目進修時遇上一科他完全不曉得是什麼來的藝術科,他感到十分新鮮於是便報讀了並開始他的創作路。當他接觸藝術創作之後,彷彿上了癮,認為視覺藝術是一種很有趣的語言,很想繼續去硏究它。他強調:「賺錢有很多方法,而藝術創作不是為了物質生活而去從事的一份工作,只是純粹的讓自己探索身邊的事物、了解它盛載著的內容、啟發自己更多思考,只因我們知道的東西有限,我想知道更多。」

曾敏富 : 有關視覺語言

創作過程

在創作過程上,曾氏從不同的物料中選擇合適的成為創作媒介,並沒有特別喜好使用某一種物料。曾氏不喜歡設定題材,往往是透過實驗和嘗試去拆解物料的特性,再利用物料本質盛載的內容去呈現當中它可以表達什麼,例如利用紙來做拓印,拓印的東西取自某一個地方的時候,原來可以盛載著那個地方的故事,繼而再決定去拓印什麼和拓印的大小來完成創作。曾氏藉著探索物料的特性、細心觀察物料的應用、慢慢地發現物料可以表達的內容並轉化它們,實踐在生活層面上去訴說自己生活上的轉變、文化上的一種過程和發展,就如他把傢俬進行炭化過程,令一件日常物品改變成炭的作品等等。

曾敏富 : 物料與探索

迷失的時候

當曾氏完成藝術學位課程後,也跟其他畢業生一樣,有些展覽機會及其他有關工作。可是曾氏卻有點迷失,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數年後,決定修讀藝術碩士課程,讓自己重新投入創作。他說:「碩士課程並不是再學習什麼技術上的東西,而是讓我可以再肯定自己喜歡創作,投入其中,確確實實肯定自己藝術創作的方向。」

曾敏富 : 關於《物盡源起》

「其實我沒有很多東西想講,反而對物料能夠載著的內容更感興趣。」 

 

matthewtsang

曾敏富工作室

關於曾敏富

網站:matthewtsang.hk

部份作品: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主題都從真實世界抽取被忽視的東西來做創作。有時是生活上的一件小事或環節,很多時候觸動到的都是由身體的直接經驗而產生,例如觸碰的經驗或是勞動的經驗。 如果說圖像或符號,只可以說是來自日常生活環境。但我的作品最常出現的一定是變化。有時候是展出時的不繼轉變。

A Room for Autotherap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They are artists: 劉逸偉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對於我來說每一件個人物件都有著獨特的意義和回憶,我的創作就是將這件物件仿製出來,作為一種隱喻,產生出一些聯想。 最近的作品,都包括了一些可承載東西的物件,它們同時承載著我一些秘密。 我想將自己的靈感處於隱藏與顯現之間,表現出難以捉摸的感覺,從而令人得到更多聯想。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劉逸偉

They are artists: 陳艮珊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作品主題主要是表現暴露和隱藏的矛盾狀態,最近的創作是於身體雕塑上,加上一些細小的刺狀泥條;這些細小的泥條是情感、是矛盾,全部都是帶有攻擊性的尖頭。可說是代表着一種希望於跟別人保持距離,而達到自我保護的心理。

Distance 距離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陳艮珊

They are artists: 梁祖彝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彝」是古代盛酒的器具,亦泛指古代宗廟常用的祭器。梁祖彝則是位從事藝術創作的小伙子,作品的媒介以陶瓷為主。魚是他的圖騰,經常出現在他的陶瓷作品上。他說,一切由來源於一個小故事,均出現在每家每戶的「魚盆」。雖然他的作品和他的名字沒有直接的關係,卻總叫人聯想在一起。

接觸藝術

「眼見很多雜誌報章都必定印著相片,心裡想,做攝影師的前景應該不錯,於是便學習攝影並慢慢地進入這個行業-攝影記者。」攝影是否把當下拍下來就是?梁氏反問自己,是否可以有更深的層次。 然後在藝術學院修讀藝術攝影文憑課程,進一步探索這個媒介。不斷學習的梁氏在學士課程上卻選修了跟攝影無關的陶瓷系,由於父親也有做陶瓷的習慣,讓他小時候已培養了興趣,加上他不想創作限在單一媒介上。就這樣「泥」足深陷地繼續捏陶,繼續攝影和繼續創作。

籠中魚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梁祖彝

They are artists: 彭金有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可能因為小時候是漁民的關係,我對海和水特別鍾愛,亦特別留意關海、海底生物的故事和新聞。經常看到有關大海被污染、海洋生物被虐待的事件,感受很深,我的創作亦圍繞這題材。

隨心 x 所欲 II
隨心 x 所欲 II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彭金有

Artist Studio: 鄧凝姿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資深藝術家鄧凝姿,一直以來都有從事藝術教育工作,創作之餘亦同時兼顧進修碩士、博士課程,她說:「我做藝術創作沒有很戲劇性的原因,是對自己、藝術的一些責任,是自己的興趣,所以一直在做。」

創作需積極努力

曾經修讀教育的鄧凝姿,早年在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Goldsmith University of London) 讀純藝術,留意到當時的同學、年輕藝術家(現時是國際知名的藝術明星),努力創作之餘,往往自製展出機會;啟發她回港後積極創作參與展出。雖然當年藝術社群的風氣與現今不同,年輕藝術家展出的機會不多,但憑着努力鄧舉行了多個個人展覽。

在二十多年的創作生涯裏,鄧做了數不盡的作品,不同的系列多與社會生態有關;除了非常勤力之外,她對社會和身邊的事情都十分留心。早期的作品以平面創作為主,所探討的議題多與藝術本身有關,例如有關繪畫、語言、甚至乎是文化;而當時社會正面對香港回歸,亦令鄧有所感受,在創造中探討作為香港人的身份、文化認同。鄧的創作過程很漫長,透過不斷對紀錄、文字、圖像的實驗和考察,加上練習採用不同的物料丶方法-例如除了使用繪畫,亦嘗試使用刺繡、版畫等,去發展自己的創作語言。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鄧凝姿

Artist Studio: 鄧凝梅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本地資深藝術家鄧凝梅,先學教育繼而發展藝術創作。當年為了吸收更多、看看這個世界,於是決定出國留學;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選擇學校就靠參考前輩們,後來選擇了殿堂級藝術家麥顯楊的母校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由香港走到倫敦修讀藝術。

生活題材

凝梅畢業後曾經回港做教育工作,一年之後再返英國定居。與其他新進藝術家一樣,對於藝術圈子、畫廊等充滿疑問;她走出自己的創作空間,積極了解那邊的社會、文化,有一段時間全職打工丶也曾辦藝術工作室;逐漸對藝術、藝術圈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及後於2008年決定回港發展。相比在英國,身處香港時,她對本地文化和社會狀況了解比較深,靈感、感受比較豐富,創作題材自然比較貼身。

日常生活、觀察都為凝梅帶來不少創作靈感,曾經有一段時間居住在土瓜灣,那區人來人往,每天看到的人都是匆匆忙忙、目無表情,甚至是鬱鬱不歡的。凝梅有感香港人的生活太忙碌了,於是啟發其創作一些與本地衣食住行、生活有關的作品。新聞亦曾帶來創作靈感,之前有一段關於野豬在港出沒的新聞,啟發凝梅把一些以貌似野豬毛的物料用在作品上。她形容起初只是想混合反差大的元素「玩一下」,把女孩子最喜歡的心形加上黑色、不好看的毛,之後發展到把這些動物毛貼在人像畫的面上,創造出一系列《Seal Stamps》作品。作品裏的這些滿面黑毛的人們,都是充滿笑容的,呈現滿足、快樂的感覺,探討社會與大自然的關係。後來在嶺南大學駐留期間,凝梅再度推進把頭髮貼在自己的面上,做出探討社會、自然、意識和大眾媒體的行為藝術作品。

鄧凝梅 : 從英國回港後的創作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鄧凝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