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港藝術

藝術家駐留週記《東莞》1

工作室大合照

藝術組織正側移動 (母體為正側畫廊) 四位成員:鄧凝姿、鄧凝梅、 黎慧儀、黎振寧,第一次以組織名義參加藝術家駐留計劃。是次駐留地方為東莞海華機繡廠,同時為該廠首辦藝術活動。希望透過藝術家創作與刺繡設計掀起新的創作火花。

正側移動四位成員於201696日至30日駐留進行創作,探索人手及機器刺繡的技術如何應用在恆常個人創作主體上,並關注東莞社區人文情懷,豐富藝術作品的意義。

繡廠由港人經營,特別翻新廠內之員工康樂室及膳食地方,改造成藝術家駐留創作室;更重新裝修四間獨立員工宿舍作為正側移動四位成員留宿之用。

201696

圖:正侧移動

Courtesy of Front/Side On The Move

They are artists: 戴安攸

文: 若谷
片 / 圖:Miss Wong
 

雕塑家戴安攸畢業於英國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學院,主要以倒模作為創作方式,實物原大的作品風格獨特、帶有譏諷,為觀眾帶來視覺震憾。

Monica 中學時就認定自己藝術、設計的方向。在還沒成雕塑家前,她曾經想過要成為一名建築師,希望能夠設計一座又一座永久而又有保存性的建築。後來發現建築沒有足夠的自由供她實踐理念,於是轉向做能表達時代、可以被保存的雕塑。

戴安攸: 創作帶來多面觀

當需要創作大型雕塑時因空間有限,她會回到內地創作室,那裡沒有燈、沒有冷氣,工作後滿身大汗且十分骯髒。她通常一早就出發,晚上七時回香港;一週幾天,全年無間斷。

用模具創作的熟練度已臻化境,Monica 的模具的原材料是多種多樣的。自言很喜歡思考,Monica 把自己的思想滲進作品。題材方面,她喜歡探討人際關係,希望透過作品帶領觀者投入故事,參與成為其一角色,從而引導觀者思考。《團隊》系列 中的醫生、護士,和在指縫流逝的生命 – 呈現光陰和雕塑間的無言交流…… 作品透過「肢體」去表達因溝通不足而產生的不必要的磨擦。相信溝通,原來觀眾亦是她的交流對象;她說:『起初我是很相信自己的想法,但每次跟觀賞者溝通後會發現有更多的層面可以考慮。』所以特別喜歡與觀者對話,改變角度,她認為這是一種心靈的交流。

戴安攸: 以倒模呈現獨特個體

除人際關係以外,Monica 亦對身份探究感興趣,作品當中有一些是以不同的身體部分去探究身份。例如她曾經創作一個關於「嘴巴」的系列,她道:『人的嘴紋其實是獨一無二的。 我刻意面形雕塑上的特徵抺走,剩下嘴巴』。另外也有做過「耳朵」系列,她已為200個小朋友倒模耳朵。耳朵是五觀上唯一不能控制的的器官,誠如從小到大小朋友受到學校,家長身邊物事的薰陶。小朋友也是潛而默化地聽到感受到一些訊息。而這些訊息進入了小朋友的心後便無法改變。製作此系列時,Monica 很尊重小朋友的意願,小朋友首肯她才會為他們的耳朵倒模。為完成此任務 Monica 出盡法寶,跑過不少幼兒集結地。

現在正努力做女性胴體倒模,目標為找到26位女性,代表A至Z 26個英文字,再裝上模型框框,有點像玩具。Monica 想引起大家對社會「完美胴體」這概念有所反思;同時觀者看著赤裸的雕塑,可以直接面對自己的所想。

戴安攸: 關於耳朵與小孩

「我喜歡雕塑的手感以及帶給人一種真實的感覺,就像在平地上蓋建築物一樣,是一種從無到有的滿足感。」 

 

monicatai-5

關於戴安攸

網站:moytsculpture.com/

戴安攸工作室

 

 

 

 

 

 

 

 

They are artists: 曾敏富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從事藝術創作接近十年的曾敏富試著透過研究物料、運用及轉化物料的特性來認識自己和這個世界。 紙、炭、木、冰、蠟等天然物料常在他的作品中出現,他利用火燒、炭化、融化和凍結等過程來創作並以裝置、錄像、照片或雕塑等方式展現出來。我們能從作品中看見物料以另一種狀態呈現眼前,讓我們思考時間、轉變過程、甚至是物件跟我們的關係。

簡單的創作念頭 

工程師出身的曾氏說:「早期讀書是為了日後工作上的支持,沒想過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十幾年的工作生涯過去了,曾氏在選擇科目進修時遇上一科他完全不曉得是什麼來的藝術科,他感到十分新鮮於是便報讀了並開始他的創作路。當他接觸藝術創作之後,彷彿上了癮,認為視覺藝術是一種很有趣的語言,很想繼續去硏究它。他強調:「賺錢有很多方法,而藝術創作不是為了物質生活而去從事的一份工作,只是純粹的讓自己探索身邊的事物、了解它盛載著的內容、啟發自己更多思考,只因我們知道的東西有限,我想知道更多。」

曾敏富 : 有關視覺語言

創作過程

在創作過程上,曾氏從不同的物料中選擇合適的成為創作媒介,並沒有特別喜好使用某一種物料。曾氏不喜歡設定題材,往往是透過實驗和嘗試去拆解物料的特性,再利用物料本質盛載的內容去呈現當中它可以表達什麼,例如利用紙來做拓印,拓印的東西取自某一個地方的時候,原來可以盛載著那個地方的故事,繼而再決定去拓印什麼和拓印的大小來完成創作。曾氏藉著探索物料的特性、細心觀察物料的應用、慢慢地發現物料可以表達的內容並轉化它們,實踐在生活層面上去訴說自己生活上的轉變、文化上的一種過程和發展,就如他把傢俬進行炭化過程,令一件日常物品改變成炭的作品等等。

曾敏富 : 物料與探索

迷失的時候

當曾氏完成藝術學位課程後,也跟其他畢業生一樣,有些展覽機會及其他有關工作。可是曾氏卻有點迷失,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數年後,決定修讀藝術碩士課程,讓自己重新投入創作。他說:「碩士課程並不是再學習什麼技術上的東西,而是讓我可以再肯定自己喜歡創作,投入其中,確確實實肯定自己藝術創作的方向。」

曾敏富 : 關於《物盡源起》

「其實我沒有很多東西想講,反而對物料能夠載著的內容更感興趣。」 

 

matthewtsang

曾敏富工作室

關於曾敏富

網站:matthewtsang.hk

部份作品: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主題都從真實世界抽取被忽視的東西來做創作。有時是生活上的一件小事或環節,很多時候觸動到的都是由身體的直接經驗而產生,例如觸碰的經驗或是勞動的經驗。 如果說圖像或符號,只可以說是來自日常生活環境。但我的作品最常出現的一定是變化。有時候是展出時的不繼轉變。

A Room for Autotherap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They are artists: 蕭清雅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作品是關於溫度、關係、記憶。透過作品,我嘗試呈現人與人之間的一種微妙的關係

P1170925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蕭清雅

They are artists: 王嘉韻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主要環繞我的生活日常中的挣扎,在這點到那點之間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王嘉韻

They are artists: 方智勇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是關於一些經歷及感受,例如我對人與人關係的感覺、對觀點的看法等。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方智勇

They are artists: 許俊傑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創作主題很多時從物料的性質出發。我利用白瓷透光的特性,以及坭壓在物件後留下的痕跡,來創作關於記憶的主題。陶瓷從古至今都是製造器物的物料,所以我很喜歡以這媒介創作器物。

Crack bowl II_Ryan Hui_Stoneware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許俊傑

They are artists: 劉逸偉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對於我來說每一件個人物件都有著獨特的意義和回憶,我的創作就是將這件物件仿製出來,作為一種隱喻,產生出一些聯想。 最近的作品,都包括了一些可承載東西的物件,它們同時承載著我一些秘密。 我想將自己的靈感處於隱藏與顯現之間,表現出難以捉摸的感覺,從而令人得到更多聯想。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劉逸偉

Artist Studio: 何博欣

文: Carmen Leung
片 / 圖:Miss Wong

何博欣細說其繪畫生涯的開始其實是很自然的,小時候並不知道什麼是興趣,媽媽安排參加兒童興趣班,初次接觸不同的畫種,而由於父親希望培養女兒的秀氣文彩,故特意安排她自小學習國畫、書法,善於觀察臨摹,何拿起毛筆按字樣圖像圍邊並填色,似懂非懂。

到了中學時代,則轉而喜歡在功課、書本、甚至書桌上塗鴉。直到入讀大學才終於有機會接受較正統的藝術訓練,雖接觸到雕塑等的不同範疇,但Vivian 始終選擇繪畫作創作媒介。偏愛研究繪圖 (drawing) 及繪畫 (painting) 的物料 – 油彩 (oil) 及粉彩 (soft pastel),她曾為更了解自己的喜好,而花上長達半年的時間,額外跟隨一位專修繪圖的老師研習不同的繪圖技巧與物料運用。沒有學習過傳統粉彩畫法的 Vivian,隨自己的感覺,創出一套獨特的粉彩畫法,畫面中時常呈現獨特抽象的色彩。Vivian 稱油彩的感覺較「實」,而粉彩的感覺較「鬆」,恰恰一凹一凸,Vivian 會因應題材而選擇相應的物料。

回想畢業後,持極優異的成績回港,投身全職藝術家,Vivian 謂依然覺得要把握機會,她認為不論在任何地方、任何一個行業都一定會遇上不同的困難、挫折,要學習不把不如意事歸究於外來因素,並先自省有否盡十二分力去完成, 思考如何可以做得更好。

何博欣:香港與死魚

英國畫家Jenny Saville (1970-) 的作品亦深深影響大學時期的Vivian,迷上那些另類的題材和充滿情感的筆觸,以至她作品亦多以另類的題材為主,帶有豐富的質感和顏色。以畢業作品為例,正正是繪畫了一堆堆的死魚, 然而,Vivian眼中看到的不是死魚,而是一層又一層透明且有機的色彩,詭異中的美。她希望透過作品,鼓勵觀者去直視看似醜陋但真實存在的事物。

何博欣:關係與糾結

作品系列《Can’t Remember To Forget You》中,Vivian 展現各種於關係之間的糾結,所指的關係未必僅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是自己的身體與自己的情緒的關係和對話。她解釋,很多時我們都會有自己不以為然的情緒,或是潛意識壓抑的情感,然而這些情緒於某些特別的時刻便會反映於我們的身體上,例如緊張的時候會搣手指、咬唇等,這些看似微細的動作,其實反映著我們內心的翻騰。此外,瘀傷對她而言亦是一種糾結,皮膚下瘀血的顏色 – 藍配黃、伴著紫和橙,自然地出現在皮膚上,好比銀河的顏色,怪異但美麗;然而這些顏色卻背負痛楚,思潮從而延伸至痛楚的來源,反思各種關係和情緒的處理。Vivian 透過畫面給予觀者視覺的衝擊和觸感的刺激,希望觀者觀賞畫面的時候能自然代入其中,面對自己。

何博欣:缺憾與質感之美

如果沒有任何限制,Vivian 希望以最噁心的題材作畫,畫一幅巨大的油畫,她自言最著迷自己能把醜陋的事物轉化為美麗的畫面之能力,如果有這麼一個機會,她會到街市收集各種渣宰垃圾,以繪畫方式拼湊成一幅美麗的風景畫。

未來,Vivian 亦正構思一系列作品,講述都市人與大自然之間的融和,希望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展出。

何博欣 : 不停創作

Vivian 亦分享她的創作過程,她一般以系列形式創作,例如《Can’t Remember To Forget You》系列作品中,她同一時間開始繪畫19幅畫,再於創作過程中篩選一些較有感覺的作品繼續創作,過程中不斷以不同角度看作品,修改、發生錯誤、再修改,希望每幅作品呈現一個獨特的氣場、氛圍,最後完成共12 幅畫作。Vivian 平日亦習慣以手提電話記錄一些想法和決定,作為日後創作的種子。

「喜歡觀察顏色和質感,我會四處搜索怪異的美、觀察街上的人物,希望在作品上呈現人物非一般個性、神態獨特的美。」

 

 

關於何博欣

工作室

個人網站

vivian-h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