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ommunity art

Artist Studio: 王永棠

文 / 片:Cindy Tang 
圖:Miss Wong

在土瓜灣故事館(土家)工作的王永棠,在那裡擔任計劃統籌,透過與街坊溝通,以一些人文活動跟社區對話;他同時也是一位本地藝術家,作品以繪畫為主。

一切由畫畫開始

繪畫,彷彿是每個人的童年時期也會接觸到的創作媒介,阿棠也不例外,當初只是純粹喜歡畫畫,後來選修設計科目,原因是受在職設計行業的哥哥所影響。當時不懂什麼是藝術創作,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想法。一趟旅行,發覺世界浩翰,心裡很多想法,也無疑自己十分喜歡繪畫,就在香港專業進修學校修讀藝術及設計課程,開始接觸藝術。阿棠說:「當時沒有目的地畫畫,不停地思考和討論,參觀老師的工作室,老師和前輩們的感染和啟發是我創作生涯的源起。」及後,在香港藝術學院修讀純藝術期間,協助資深藝術家蛙王進行創作,讓他進一步加深對藝術的實踐和認知,同時認識了牛棚藝術空間,為他日後在土瓜灣的社區藝術工作埋下了伏線。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王永棠

Artist Studio: 林嵐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眼看穿著連碎花裙的林嵐,從瘦削的外型很難想像她經常做大型裝置而及雕塑作品。她說曾經夢想成為時裝設計師,自己亦很喜歡着漂亮的衣服,尤其鍾情六、七十年代的二手衫。在大學時期,遇上啟蒙老師張義,發現原來做藝術家也很不錯,於是決定向藝術方面發展。

不愛競爭  選擇偏門

林嵐曾是藝術家張義的小助手,除了向他學習,在創作上有很大得著,還領略到不少做人道理。與師父感情要好,經常一同飲茶、逛舊物店、傾談等等。師父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教曉她不與別人競爭,尋找較偏門的物料、技術或媒介去創作。在香港擠迫的環境,很少藝術家選擇做大型雕塑,正是這原因令林嵐選擇以雕塑作為主要創作媒介。物料方面,她喜歡用木,在求學時期沒有太多金錢,循環再用別人不要的木不用買;而且她選用的箱木,品質不是最優越所以較少藝術家選用。另外,她沒有像其他藝術家般,去參與任何比賽、爭取在海外駐留;反而與慈善團體合作,以藝術跟不同的群組開拓新領域。這一切令林嵐與世無爭,開朗豁達,在藝術圈中受到朋輩的愛戴。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林嵐

They are artists: Timothy Chow

Tell us about your art practice.

I started to create pop-up art interventions in the past years.  My works always associate to the place and the surrounding people, it involves me adding-on or tweaking something at a specific location, and create something different to the people there.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Timothy Chow

s h a m s h u i p o • 尋埗寶路線

 

返回尋藝路線按此

s h a m s h u i p o • 皮藝路線

 

返回尋藝路線按此

s h a m s h u i p o • 嚐藝路線

SSP-routeposter

 

返回尋藝路線按此

midkowloon • TC2 Cafe & Workshop

tc2-2

深水埗 柏樹街23號 地舖
週二至四| 中午12時至零晨1時  週五| 至零晨2時
週六| 中午12時半至零晨2時  週日| 至零晨1時
facebook.com/TC2-cafe-workshop

Live Music • Exhibition • Culture

鄰近砵蘭街的一間兩層咖啡店,以木扇門分隔了街道和室內空間,私密度甚高。柔和昏暗的燈光伴隨著每一位食客,石磚砌成的牆壁上不定期掛著不同的畫作或攝影作品,在射燈的協助下讓畫作在頃刻成為了焦點。原來對於負責人之一岑仔來說,這裡是一個很有趣的地區,在這區居住多年的他覺得很安全和舒適,但其實這裡有不少罪案,兩種相反的情況讓他對這區的感受很深。

[Live Music]  除了提供一般咖啡店的服務外,二樓同時也是個演出的場地。音樂表演會在二樓舉行,店主認為玩音樂的並非不務正業,獨立音樂亦不等於粗口歌;他相信音樂世界能夠建構大同。他希望TC2的平台成為一個「門常開」、不拘身份形式的地方,來的人不只為高知名度的表演者或很好的場地。

[Exhibition]  除了音樂,TC2亦不時舉辦藝術展覽,曾有畫作及攝影作品的展出。作品主要在二樓及地下展示,通常為期一個月。岑仔相信就算設備不完善或場地不夠大,只要實踐出來,有心去做就可以了,希望能夠作為小眾的文化分享平台,讓養份慢慢注入生活,踏實的接近民間,人人也有享受文化生活的權利。

[Culture]  經常舉辦的「文化星期日」,是雲集音樂、藝術以及不同類型文化項目的活動。曾經有作家簽名會、駐場畫家即席繪畫活動,也有關於文化藝術或電影的工作坊等。為的都是希望真的做到融入社區,把文化藝術帶到生活裡。


店主 岑仔

曾從事傳媒行業多年的岑仔,現為TC2負責人之一。

「文化藝術不應該有區域之分,旺角、深水埗也可以有。」

店主 表妹

TC2另一負責人

people-14

s h a m s h u i p o • 尋藝地圖

文 / 地圖:Cindy Tang

精選深水埗不同性格的文化地方,我們設計了一系列遊藝路線,快來選擇屬於你的偷閒行程吧!

 

返回尋藝路線按此

midkowloon • SoCO269

深水埗 汝洲街269號 1樓 
週五至日| 下午12至7時
soco.org.hk

Exhibition • Education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SoCO) 是一個社工機構,於1972年由一群關注香港人權狀況及香港發展的社工推動成立。他們致力扎根基層,服務弱勢及貧窮線以下的一群,包括露宿者、精神病康復者、貧窮老人、住在板間房和籠屋的家庭、新移民婦女,基層勞工及他們的孩子等。設立 SoCO269 社區展覽館,是希望透過展覽跟大眾分享弱勢社群的困難和故事,以藝術攝影反映這些人和事。

[Exhibition]   SoCO269 是其中一個跟深水埗市民進行溝通的地方,大部分展覽都傾向於藝術攝影,這樣可以直觀地反映他們的生活和故事,希望藉展覽令大眾聽見弱城社群和邊緣社群的聲音。曾舉辦過的展覽反映種種社會議題,包括圍繞房屋問題的,基層老人、露宿者、 少數族裔以及難民生活等。

[Education]  除了展覽,SoCO269 不時以各種形式的教育活動,推廣關心香港人權狀況。之前舉辦活動《真人圖書館》,邀請受壓迫、受歧視等邊緣社群人士,化身成為一本活生生的書本,分享自己的故事。此活動倡導平等,氣氛比較私密,通常是一本「書」面對四至五位「讀者」。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幹事 Irene

曾在 SoCO當實習社工,其後到北京當新聞記者;返港後回SoCO工作,繼續服務社群。

「現今社會,人與人的隔膜很深,存在著很多的偏見和腦中一些既定的想法;很難真心去感受別人的故事和困難,希望來的人可以靜手去了解跟自己不一樣的社群的故事和需要。」

 

midkowloon • Wontonmeen

Wontonmeen

太子 荔枝角道135號
週一至日| 中午12時至下午4時
wontonmeen.com

Coffee • Books •Decor • Hostel • Workshop 

從大大的廚窗看進去,是一間咖啡店,又是一間書店。原來不只地鋪,整棟樓高11層的唐樓,都內有乾坤。整個空間命名為「雲吞麵」,從地下開放給公眾的文化空間開始,到1樓共十個床位的背包客旅舍,以至2樓以上由負責人 Patricia 親自設計的三十個私密單位,都有一個共同概念 – 就是營造一個家的感覺。雖然這裡沒有提供雲吞麵,但 Patricia說,這名子感覺很溫暖,有回家的感覺。

[Coffee • Books] Patricia還說,食物可以讓人與人拉近,適時咖啡文化在港盛行,在地鋪開設咖啡店除了合時宜,還可以跟街道聯繫起來,抱著好社區和好鄰里的信念,租借了場地給咖啡店負責人包辦,提供咖啡之外,還有售賣咖啡豆。

在同一個空間,也是書店,主要出售藝術和設計的書籍,提倡閱讀的習慣。客人就可以一邊品嚐咖啡,一邊咀嚼文字,一舉兩得。

[Decor]  前舖後面,是Patricia的小小收藏館,擺設了她設計作品和收集回來的東西,充滿復古和懷舊味道。這裡就如客廳,是住客們的共同空間。而這裡不時會化身成「麗華戲院」,舉辦港產片放映會。80年代盛行的港產片瘋魔一時,到戲院看港產片是當年香港人常做的事;希望借用大角咀一間已結業的舊戲院的名字,換來一些港式電影感覺。

[Hostel]  在這個地方開設旅舍有一個目的,Patricia主張旅客從深水埗開始認識香港,認識這個臥虎藏龍的地方。為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提供住宿,這裡只有一間大房,內設十個床位。床邊設有相架,供旅客擺放個人生活照,提高歸屬感。

[Workshop]  除此之外,閣樓就由 Lab by Dimension+HK 負責,舉辦一些以物料、鐳射切割和產品設計為主的工作坊,讓大家嘗試以不同技巧、不同物料,做出實用品。


負責人 Pat

曾是室內設計師,10年前在深水埗租住套房,利用原材料裝修房間;得到業主的同意和支持,開始設計其他房間;現時亦為理工大學設計系導師。

「一切都是圍繞著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沒有任何框架;希望這裡可以把不同的人聯繫起來,作為一個平台蘊釀更多有趣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