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rawing

Artist Studio: 陳育強

文: Carmen Leung
錄影: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陳育強(Kurt)表示他年少的年代沒甚機會接觸藝術,他和大部份人一樣,喜歡閱讀「公仔書」,即日本漫畫、香港的財叔漫畫、以至十分早期的黃玉郎漫畫。Kurt自言最喜歡於剪髮的時候閱讀髮型屋內的公仔書,並臨摹書中的內容。直至中學時期,雖然未有機會接觸美術科,但Kurt卻逐漸留意設計方面,並曾經入讀設計學院;大學選科時,本亦屬意入讀設計系,陰差陽錯下卻被藝術系取錄,Kurt 自此踏上藝術之路。

夢想當電影導演

Kurt 於1979年入學,當時的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風氣相對保守,主要以教授國畫為主,他坦言當年根本不明白國畫,只是似懂非懂地跟著學;反而卻被當時的電影深深吸引著,Kurt 當時認為電影的表達較為全面, 素材較多,接觸的觀眾亦較多,每格菲林看來也像一幅畫。大學畢業後,自覺年紀不小,始沒有去追電影夢。

然而,Kurt 深受電影的影響,由實驗電影到藝術電影,以至流行電影,他都愛看,求學時期更會與同窗比試看節奏緩慢的國際藝術電影,看誰最抵不住「沉悶」。電影中表達的時代精神 (pop culture) 對早期的 Kurt了解何謂年代藝術尤其重要。

陳育強:夢想當導演的藝術家

80年代,受到 Robert Rauschenberg 及 René Magritte 的影響,Kurt的創作媒介雖以繪畫為主,但常混合其他現成物去表現一些意像/抽像的概念。Kurt的藝術偏向追求一些較理性的事物,有三個原則:文化涵義、物理性及精神性。他認為這三原則除了可作為混合媒介的基礎,更是欣賞所有事物的態度。他接著解釋「物理性」是指所有物件構成的方式-所有藝術都需要依附一個物件去呈現,例如一幅平面的畫是承載著畫家的想法、意念、動作及個性;「文化涵義」(meaning making) 是指當物理存在傳達到人的思想時可否構成一種意義,不同的人對收取到的訊息有不同的反應;至於「精神性」是藝術的一個重要基本,意指口述語言表達以外的事,超乎人所能了解明白或溝通的東西。他認為藝術家的責任就是要發掘這些不可被言說的東西。

陳育強:藝術的精神性?

藝術潮流製造者

Kurt提到藝術潮流 (art trend) 是由幾位受注目的藝術家或院校的老師所帶領,而藝術/社會的事件亦會影響藝術潮流的發展。他續說,藝術潮流可分為本地藝術潮流及國際藝術潮流,對國際/當代藝術較有興趣的老師不但時常往國外欣賞藝術,亦會把有關的教材帶到課堂中與學生分享;故此,藝術潮流實為一班「權威人士」所製造。從事教育多年,Kurt直言雖然自己有參與製造藝術潮流,但相信每個學生均為獨立個體,他們均有自己不同的喜好,加上現今學習途徑甚多,實難憑一己之力對藝術潮流造成很大的影響。

由於作品多以混合媒介表現,外間有人把 Kurt 歸類為雕塑家,然而他坦言自己從未離開平面創作,立體創作對他來說是平面的延伸,其創作意念皆由平面開始。近年,Kurt 逐漸回歸繪畫,他有感大型裝置藝術由於難以收藏,免不了最終淪為垃圾,為地球帶來無謂的負擔,於是決定返回平面操作,一方面需要考慮的事物較少,另一方面亦能將多年來從混合媒介創作中所到學的思考方式帶到繪畫創作上。他現在視繪畫為畫者的動作,及畫者與物料之間的關係;而人與平面最簡單的關係便是書寫,而書寫著重的為字體,若加上顏色,便成為國畫;於是,Kurt 重新回歸到他學習藝術的第一課-水墨畫。他期望重新探索如何以最單純的物料表達出自己的創造力及感受性 (sensitivity)。

作品的意義

細數感受最深的一個展覽,Kurt 憶起於1995年左右,在哥德學院內一個小型個人展覽,當時 Kurt 自定「40×40」為題,意指40寸乘40寸,他決定要以混合媒介表現這40寸乘40寸的平面內發生的事,最後展出10幅作品。當時他關注的只是物料,現在回想卻非常喜歡當時那種輕鬆性,即使當時自定一個如此硬性的指標及空泛的題材,他反而能放手不理會內容或技巧,從而直接表達自己當時的感受,更能體現技術上的透明感。Kurt 亦分享道,即使他的作品看似輕鬆,但創作的過程絕不輕鬆,從尋找物料,了解物料的特性,到製作過程,可謂一絲不苟。

Kurt又認為創造力及玩味 (playful) 是息息相關,因為當人一認真,便會考慮結果,而考慮到結果,便難以於創作路上隨心所欲,亦難有驚喜突破。故此,他認為「玩」及「不專心」對創作是極其重要。

對於作品的意義,Kurt 認為過於功利性的生活方式,往往會蒙蔽了我們對物件的直覺性,他認為創作作品的過程中有其所蘊含的邏輯,這些邏輯已能解說藝術家的創作目的,但他卻無法向觀者言明其作品所表達的具體意思。

以不一樣的方式去呈現日常,往往能帶來更強烈的效果,Kurt認為藝術是一種方法,正正要把一些不起眼的變成起眼。而透過不起眼的事物,可能更容易彰顯藝術的意義。Kurt亦坦言他的創作靈感大多來自別人的作品,他接觸別人的作品後,轉化成自己方法及資源,所謂「創作源自生活」,除自己的生活,其實也包含很多不同人的生活。由於藝術品必須與以往的藝術品構成關係,才能被認知為藝術品,因此很難有100%創新的藝術品,關鍵是如果柔合以往的原素,再加入自己的創新。

正式離開從事的越20年的全職教學崗位,Kurt 期望繼續創作以外,還能發展人生的第二事業,縱然仍未確知這將會是什麼。另外,他仍會以兼職身份分享知識,以及希望遊歷四方,增添更多不同體驗。

陳育強:無所事事與刻意安排

「藝術創作過程,看似輕鬆不過其實一切都很精準,絕不求其。」

 

 

關於陳育強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1986年於美國鶴溪藝術學院 (Cranbrook Academy of Art) 進修。在美國讀書的初期選修繪畫,及後對混合媒介興趣日深。陳氏於香港中文大學任職藝術教授超過20年,孕育眾多藝術學生,包括走向國際的香港藝術家。2016年退休,重新投入創作。

 

 

Artist Studio: 何博欣

文: Carmen Leung
片 / 圖:Miss Wong

何博欣細說其繪畫生涯的開始其實是很自然的,小時候並不知道什麼是興趣,媽媽安排參加兒童興趣班,初次接觸不同的畫種,而由於父親希望培養女兒的秀氣文彩,故特意安排她自小學習國畫、書法,善於觀察臨摹,何拿起毛筆按字樣圖像圍邊並填色,似懂非懂。

到了中學時代,則轉而喜歡在功課、書本、甚至書桌上塗鴉。直到入讀大學才終於有機會接受較正統的藝術訓練,雖接觸到雕塑等的不同範疇,但Vivian 始終選擇繪畫作創作媒介。偏愛研究繪圖 (drawing) 及繪畫 (painting) 的物料 – 油彩 (oil) 及粉彩 (soft pastel),她曾為更了解自己的喜好,而花上長達半年的時間,額外跟隨一位專修繪圖的老師研習不同的繪圖技巧與物料運用。沒有學習過傳統粉彩畫法的 Vivian,隨自己的感覺,創出一套獨特的粉彩畫法,畫面中時常呈現獨特抽象的色彩。Vivian 稱油彩的感覺較「實」,而粉彩的感覺較「鬆」,恰恰一凹一凸,Vivian 會因應題材而選擇相應的物料。

回想畢業後,持極優異的成績回港,投身全職藝術家,Vivian 謂依然覺得要把握機會,她認為不論在任何地方、任何一個行業都一定會遇上不同的困難、挫折,要學習不把不如意事歸究於外來因素,並先自省有否盡十二分力去完成, 思考如何可以做得更好。

何博欣:香港與死魚

英國畫家Jenny Saville (1970-) 的作品亦深深影響大學時期的Vivian,迷上那些另類的題材和充滿情感的筆觸,以至她作品亦多以另類的題材為主,帶有豐富的質感和顏色。以畢業作品為例,正正是繪畫了一堆堆的死魚, 然而,Vivian眼中看到的不是死魚,而是一層又一層透明且有機的色彩,詭異中的美。她希望透過作品,鼓勵觀者去直視看似醜陋但真實存在的事物。

何博欣:關係與糾結

作品系列《Can’t Remember To Forget You》中,Vivian 展現各種於關係之間的糾結,所指的關係未必僅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是自己的身體與自己的情緒的關係和對話。她解釋,很多時我們都會有自己不以為然的情緒,或是潛意識壓抑的情感,然而這些情緒於某些特別的時刻便會反映於我們的身體上,例如緊張的時候會搣手指、咬唇等,這些看似微細的動作,其實反映著我們內心的翻騰。此外,瘀傷對她而言亦是一種糾結,皮膚下瘀血的顏色 – 藍配黃、伴著紫和橙,自然地出現在皮膚上,好比銀河的顏色,怪異但美麗;然而這些顏色卻背負痛楚,思潮從而延伸至痛楚的來源,反思各種關係和情緒的處理。Vivian 透過畫面給予觀者視覺的衝擊和觸感的刺激,希望觀者觀賞畫面的時候能自然代入其中,面對自己。

何博欣:缺憾與質感之美

如果沒有任何限制,Vivian 希望以最噁心的題材作畫,畫一幅巨大的油畫,她自言最著迷自己能把醜陋的事物轉化為美麗的畫面之能力,如果有這麼一個機會,她會到街市收集各種渣宰垃圾,以繪畫方式拼湊成一幅美麗的風景畫。

未來,Vivian 亦正構思一系列作品,講述都市人與大自然之間的融和,希望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展出。

何博欣 : 不停創作

Vivian 亦分享她的創作過程,她一般以系列形式創作,例如《Can’t Remember To Forget You》系列作品中,她同一時間開始繪畫19幅畫,再於創作過程中篩選一些較有感覺的作品繼續創作,過程中不斷以不同角度看作品,修改、發生錯誤、再修改,希望每幅作品呈現一個獨特的氣場、氛圍,最後完成共12 幅畫作。Vivian 平日亦習慣以手提電話記錄一些想法和決定,作為日後創作的種子。

「喜歡觀察顏色和質感,我會四處搜索怪異的美、觀察街上的人物,希望在作品上呈現人物非一般個性、神態獨特的美。」

 

 

關於何博欣

工作室

個人網站

vivian-ho.com

 

 

Artist Studio: 黃進曦

文: Cindy Tang
片/  圖: Miss Wong

怎樣開始接觸藝術? 

跟很多小朋友一樣,小時候就喜歡畫畫了。特別喜歡畫漫畫角色,例如超人。 在班裡同學知道我會畫畫,會邀請我畫給他們。慢慢開始相信自己,建立畫畫的信心。 到了中學,知得有位親戚在內地從事教畫,順理成章地我跟他回內地學習繪畫。在那4年間不斷練習畫畫的技巧。

黃進曦:鍾情風景繪畫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黃進曦

They are artists: 鄭婷婷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是一個重閱經驗的過程,不論那些經驗是個人私密的或是群體共享的,我總喜愛觀察箇中人們微妙的反應,人回應著事物或許時而厭棄呆板,時而熱情深刻,當中附帶的情感和氣氛都深深吸引著我,因為我認為這些都是活著的憑證。

將經驗獨立來看,似乎無足輕重,但顯然與我們的生活隱密地緊扣著,愈是親密,才愈是無以名狀。因此,為好好整理這些說不清的感應,我選擇以繪畫建構一個個供人再次走入經歷的場域。

Birthday Boy
Birthday Bo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鄭婷婷

They are artists: 何綺雯

在現今的城市狀況下,如果沒遇上藝術我會被淹沒。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是關於生活、是面對這個城市的閱讀理解,回應並質疑身處其中的存在狀態和價值,追蹤自己的身分,留下一系列獨特的檔案紀錄。經驗時間、空間的轉化,呈現各種不穩定的可能性。處於當下,語言、邏輯不能完全表達自身的感覺,我相信藝術,它的話語能力可以更遠、更深。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何綺雯

They are artists: 邱榮豐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揉合對大自然和生活的理解,將精神內涵付諸於筆墨間。我特別關注的是真正的大自然漸漸消失在都市下,藉著探索自然最根本,在紙上推丘、疊山,塑造出虛幻的世界。我的作品以帶有空靈寂靜感覺的畫面,邀請觀者進入意境,從緊張的生活節奏中平靜下來,同時反思著大自然應有的本質。

Flaming Rhythm 焰, Ink on paper, 21×46 cm, 2015
Flaming Rhythm 焰, Ink on paper, 21×46 cm, 2015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邱榮豐

They are artists: 彭金有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可能因為小時候是漁民的關係,我對海和水特別鍾愛,亦特別留意關海、海底生物的故事和新聞。經常看到有關大海被污染、海洋生物被虐待的事件,感受很深,我的創作亦圍繞這題材。

隨心 x 所欲 II
隨心 x 所欲 II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彭金有

They are artists: 袁進𡛕

片:  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你的作品多以素色繪畫為主,有何原因?

由於我使用的媒體都是紙本素描繪畫為主,紙張本身的⽩色/⽶黃色自然地成為作品的主要色調。另一個原因是我的創作主題都與死亡有關,靜止 (休止) 的感覺令我聯想到淡色。起初⾃己不發現的,當把數年的作品集合來看就十分明顯。
還有我需要在十分安靜的環境繪畫或創作 – ⾝旁沒⼈聲,加上少許⾳樂,整個空間好靜好靜。在如此身心狀態下,鮮艷色調便很難進⼊畫⾯吧。以這些都是有根據的,之前都看過有關著名藝術家 Paul Klee 和 Johannes Itten 的文章,都是解構關於心理和顏色的。因為創作時很平靜,所以眼晴想看到的會是比較素色。有時買了品質很好的木顏色,但都因為品質太好,色彩鮮艷,令我放棄使用。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袁進𡛕

They are artists: 蟻穎琳

片 /  圖:  Cindy Tang
文:Miss Wong

為什麼主要以繪畫為創作媒介?

我認為繪畫是一件很漫長的事,每次坐在畫布前揮動畫筆,都是一個思考的過程,而我所畫的就是生活上發生的事。 都曾經試過以其他媒體創作, 不過始終最喜歡的都是畫畫。現在我主要以油彩去畫畫,油彩需要多些時間才變乾,好讓我有多點時間可以改動畫面,適合我這種節奏比較慢的人。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蟻穎琳

They are artists: Vincent Wong

Tell us about your artworks.

I mainly use ink and water-colour to make sketches.  I began to make collage by combining my sketches with withered flowers and leaves.  I like the connection between urban sketches and the nature.

work 4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Vincent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