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ine art

They are artists: 江凱勤

你的創作原動力來自什麼?

在商業社會中,從事受薪工作有時慘過乞食 – 上司/客人要你「硬食」,就唯有「硬食」避免被視為不專業。

幾年前因為工作關係我得到嚴重情緒的問題,但經過輔導,被提議不如去做一些得到成功感的事物?故此我由坊間的手作市集起步,打正「賣藝求榮」的旗號,接受委託為貴客經營石章上的方寸之地,企圖以一身手藝在藝壇中爭名奪利,而創作理念以漢族傳統工藝為藍本,企圖在古井中增添新意,整色整水,或是傾覆傳統

%e3%80%90%e4%ba%ba%e5%bf%83%e6%ac%b2%e9%80%a0%e3%80%91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江凱勤

Artist Studio: 陳育強

文: Carmen Leung
錄影: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陳育強(Kurt)表示他年少的年代沒甚機會接觸藝術,他和大部份人一樣,喜歡閱讀「公仔書」,即日本漫畫、香港的財叔漫畫、以至十分早期的黃玉郎漫畫。Kurt自言最喜歡於剪髮的時候閱讀髮型屋內的公仔書,並臨摹書中的內容。直至中學時期,雖然未有機會接觸美術科,但Kurt卻逐漸留意設計方面,並曾經入讀設計學院;大學選科時,本亦屬意入讀設計系,陰差陽錯下卻被藝術系取錄,Kurt 自此踏上藝術之路。

夢想當電影導演

Kurt 於1979年入學,當時的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風氣相對保守,主要以教授國畫為主,他坦言當年根本不明白國畫,只是似懂非懂地跟著學;反而卻被當時的電影深深吸引著,Kurt 當時認為電影的表達較為全面, 素材較多,接觸的觀眾亦較多,每格菲林看來也像一幅畫。大學畢業後,自覺年紀不小,始沒有去追電影夢。

然而,Kurt 深受電影的影響,由實驗電影到藝術電影,以至流行電影,他都愛看,求學時期更會與同窗比試看節奏緩慢的國際藝術電影,看誰最抵不住「沉悶」。電影中表達的時代精神 (pop culture) 對早期的 Kurt了解何謂年代藝術尤其重要。

陳育強:夢想當導演的藝術家

80年代,受到 Robert Rauschenberg 及 René Magritte 的影響,Kurt的創作媒介雖以繪畫為主,但常混合其他現成物去表現一些意像/抽像的概念。Kurt的藝術偏向追求一些較理性的事物,有三個原則:文化涵義、物理性及精神性。他認為這三原則除了可作為混合媒介的基礎,更是欣賞所有事物的態度。他接著解釋「物理性」是指所有物件構成的方式-所有藝術都需要依附一個物件去呈現,例如一幅平面的畫是承載著畫家的想法、意念、動作及個性;「文化涵義」(meaning making) 是指當物理存在傳達到人的思想時可否構成一種意義,不同的人對收取到的訊息有不同的反應;至於「精神性」是藝術的一個重要基本,意指口述語言表達以外的事,超乎人所能了解明白或溝通的東西。他認為藝術家的責任就是要發掘這些不可被言說的東西。

陳育強:藝術的精神性?

藝術潮流製造者

Kurt提到藝術潮流 (art trend) 是由幾位受注目的藝術家或院校的老師所帶領,而藝術/社會的事件亦會影響藝術潮流的發展。他續說,藝術潮流可分為本地藝術潮流及國際藝術潮流,對國際/當代藝術較有興趣的老師不但時常往國外欣賞藝術,亦會把有關的教材帶到課堂中與學生分享;故此,藝術潮流實為一班「權威人士」所製造。從事教育多年,Kurt直言雖然自己有參與製造藝術潮流,但相信每個學生均為獨立個體,他們均有自己不同的喜好,加上現今學習途徑甚多,實難憑一己之力對藝術潮流造成很大的影響。

由於作品多以混合媒介表現,外間有人把 Kurt 歸類為雕塑家,然而他坦言自己從未離開平面創作,立體創作對他來說是平面的延伸,其創作意念皆由平面開始。近年,Kurt 逐漸回歸繪畫,他有感大型裝置藝術由於難以收藏,免不了最終淪為垃圾,為地球帶來無謂的負擔,於是決定返回平面操作,一方面需要考慮的事物較少,另一方面亦能將多年來從混合媒介創作中所到學的思考方式帶到繪畫創作上。他現在視繪畫為畫者的動作,及畫者與物料之間的關係;而人與平面最簡單的關係便是書寫,而書寫著重的為字體,若加上顏色,便成為國畫;於是,Kurt 重新回歸到他學習藝術的第一課-水墨畫。他期望重新探索如何以最單純的物料表達出自己的創造力及感受性 (sensitivity)。

作品的意義

細數感受最深的一個展覽,Kurt 憶起於1995年左右,在哥德學院內一個小型個人展覽,當時 Kurt 自定「40×40」為題,意指40寸乘40寸,他決定要以混合媒介表現這40寸乘40寸的平面內發生的事,最後展出10幅作品。當時他關注的只是物料,現在回想卻非常喜歡當時那種輕鬆性,即使當時自定一個如此硬性的指標及空泛的題材,他反而能放手不理會內容或技巧,從而直接表達自己當時的感受,更能體現技術上的透明感。Kurt 亦分享道,即使他的作品看似輕鬆,但創作的過程絕不輕鬆,從尋找物料,了解物料的特性,到製作過程,可謂一絲不苟。

Kurt又認為創造力及玩味 (playful) 是息息相關,因為當人一認真,便會考慮結果,而考慮到結果,便難以於創作路上隨心所欲,亦難有驚喜突破。故此,他認為「玩」及「不專心」對創作是極其重要。

對於作品的意義,Kurt 認為過於功利性的生活方式,往往會蒙蔽了我們對物件的直覺性,他認為創作作品的過程中有其所蘊含的邏輯,這些邏輯已能解說藝術家的創作目的,但他卻無法向觀者言明其作品所表達的具體意思。

以不一樣的方式去呈現日常,往往能帶來更強烈的效果,Kurt認為藝術是一種方法,正正要把一些不起眼的變成起眼。而透過不起眼的事物,可能更容易彰顯藝術的意義。Kurt亦坦言他的創作靈感大多來自別人的作品,他接觸別人的作品後,轉化成自己方法及資源,所謂「創作源自生活」,除自己的生活,其實也包含很多不同人的生活。由於藝術品必須與以往的藝術品構成關係,才能被認知為藝術品,因此很難有100%創新的藝術品,關鍵是如果柔合以往的原素,再加入自己的創新。

正式離開從事的越20年的全職教學崗位,Kurt 期望繼續創作以外,還能發展人生的第二事業,縱然仍未確知這將會是什麼。另外,他仍會以兼職身份分享知識,以及希望遊歷四方,增添更多不同體驗。

陳育強:無所事事與刻意安排

「藝術創作過程,看似輕鬆不過其實一切都很精準,絕不求其。」

 

 

關於陳育強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1986年於美國鶴溪藝術學院 (Cranbrook Academy of Art) 進修。在美國讀書的初期選修繪畫,及後對混合媒介興趣日深。陳氏於香港中文大學任職藝術教授超過20年,孕育眾多藝術學生,包括走向國際的香港藝術家。2016年退休,重新投入創作。

 

 

They are artists: Dominic Lee

Tell us about your art practice.

My artistic brain droppings mostly revolve around distance irony and cynicism, because good wit suggests intelligence, think of it as a way to massage my ego. The question now is whether if you want to laugh at me or laugh with me.  Humours and lame puns is a consistent theme – I find great similarity in art and comedy, both genre implicate convoluted techniques to make people laugh and contemplate.

Headhunting
Headhunting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Dominic Lee

They are artists: 黃思哲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主要是情緒和回憶。回憶對我來說特別重要,我喜歡花時間回想久遠的過去,經過時間的刷蝕它們可能變得有所缺失,也許與其他記憶互相交疊,甚至早已被想象力胡亂塗改或填補過,而我卻不可能知道。我很喜歡那種不確定性,事物一旦成為回憶沈澱在腦海底部,即使是痛苦的回憶,也會泛着一股淡淡的光芒,好像夢境一樣。

moate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黃思哲

Artist Studio: 黃慧妍

文:Felicia
片/ 圖Miss Wong

黃慧妍的作品總是讓人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在這五年間,她還參與狗隻訓練、靈性反應療法、Ukulele及法文等課程來面對自己的恐懼,同時將過往幾年來所經歷的轉變以及學習中衍生的想法創作出一系列作品。

黃慧妍 : 不要太努力讓事情發生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黃慧妍

They are artists: 戴安攸

文: 若谷
片 / 圖:Miss Wong
 

雕塑家戴安攸畢業於英國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學院,主要以倒模作為創作方式,實物原大的作品風格獨特、帶有譏諷,為觀眾帶來視覺震憾。

Monica 中學時就認定自己藝術、設計的方向。在還沒成雕塑家前,她曾經想過要成為一名建築師,希望能夠設計一座又一座永久而又有保存性的建築。後來發現建築沒有足夠的自由供她實踐理念,於是轉向做能表達時代、可以被保存的雕塑。

戴安攸: 創作帶來多面觀

當需要創作大型雕塑時因空間有限,她會回到內地創作室,那裡沒有燈、沒有冷氣,工作後滿身大汗且十分骯髒。她通常一早就出發,晚上七時回香港;一週幾天,全年無間斷。

用模具創作的熟練度已臻化境,Monica 的模具的原材料是多種多樣的。自言很喜歡思考,Monica 把自己的思想滲進作品。題材方面,她喜歡探討人際關係,希望透過作品帶領觀者投入故事,參與成為其一角色,從而引導觀者思考。《團隊》系列 中的醫生、護士,和在指縫流逝的生命 – 呈現光陰和雕塑間的無言交流…… 作品透過「肢體」去表達因溝通不足而產生的不必要的磨擦。相信溝通,原來觀眾亦是她的交流對象;她說:『起初我是很相信自己的想法,但每次跟觀賞者溝通後會發現有更多的層面可以考慮。』所以特別喜歡與觀者對話,改變角度,她認為這是一種心靈的交流。

戴安攸: 以倒模呈現獨特個體

除人際關係以外,Monica 亦對身份探究感興趣,作品當中有一些是以不同的身體部分去探究身份。例如她曾經創作一個關於「嘴巴」的系列,她道:『人的嘴紋其實是獨一無二的。 我刻意面形雕塑上的特徵抺走,剩下嘴巴』。另外也有做過「耳朵」系列,她已為200個小朋友倒模耳朵。耳朵是五觀上唯一不能控制的的器官,誠如從小到大小朋友受到學校,家長身邊物事的薰陶。小朋友也是潛而默化地聽到感受到一些訊息。而這些訊息進入了小朋友的心後便無法改變。製作此系列時,Monica 很尊重小朋友的意願,小朋友首肯她才會為他們的耳朵倒模。為完成此任務 Monica 出盡法寶,跑過不少幼兒集結地。

現在正努力做女性胴體倒模,目標為找到26位女性,代表A至Z 26個英文字,再裝上模型框框,有點像玩具。Monica 想引起大家對社會「完美胴體」這概念有所反思;同時觀者看著赤裸的雕塑,可以直接面對自己的所想。

戴安攸: 關於耳朵與小孩

「我喜歡雕塑的手感以及帶給人一種真實的感覺,就像在平地上蓋建築物一樣,是一種從無到有的滿足感。」 

 

monicatai-5

關於戴安攸

網站:moytsculpture.com/

戴安攸工作室

 

 

 

 

 

 

 

 

They are artists: 曾敏富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從事藝術創作接近十年的曾敏富試著透過研究物料、運用及轉化物料的特性來認識自己和這個世界。 紙、炭、木、冰、蠟等天然物料常在他的作品中出現,他利用火燒、炭化、融化和凍結等過程來創作並以裝置、錄像、照片或雕塑等方式展現出來。我們能從作品中看見物料以另一種狀態呈現眼前,讓我們思考時間、轉變過程、甚至是物件跟我們的關係。

簡單的創作念頭 

工程師出身的曾氏說:「早期讀書是為了日後工作上的支持,沒想過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十幾年的工作生涯過去了,曾氏在選擇科目進修時遇上一科他完全不曉得是什麼來的藝術科,他感到十分新鮮於是便報讀了並開始他的創作路。當他接觸藝術創作之後,彷彿上了癮,認為視覺藝術是一種很有趣的語言,很想繼續去硏究它。他強調:「賺錢有很多方法,而藝術創作不是為了物質生活而去從事的一份工作,只是純粹的讓自己探索身邊的事物、了解它盛載著的內容、啟發自己更多思考,只因我們知道的東西有限,我想知道更多。」

曾敏富 : 有關視覺語言

創作過程

在創作過程上,曾氏從不同的物料中選擇合適的成為創作媒介,並沒有特別喜好使用某一種物料。曾氏不喜歡設定題材,往往是透過實驗和嘗試去拆解物料的特性,再利用物料本質盛載的內容去呈現當中它可以表達什麼,例如利用紙來做拓印,拓印的東西取自某一個地方的時候,原來可以盛載著那個地方的故事,繼而再決定去拓印什麼和拓印的大小來完成創作。曾氏藉著探索物料的特性、細心觀察物料的應用、慢慢地發現物料可以表達的內容並轉化它們,實踐在生活層面上去訴說自己生活上的轉變、文化上的一種過程和發展,就如他把傢俬進行炭化過程,令一件日常物品改變成炭的作品等等。

曾敏富 : 物料與探索

迷失的時候

當曾氏完成藝術學位課程後,也跟其他畢業生一樣,有些展覽機會及其他有關工作。可是曾氏卻有點迷失,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數年後,決定修讀藝術碩士課程,讓自己重新投入創作。他說:「碩士課程並不是再學習什麼技術上的東西,而是讓我可以再肯定自己喜歡創作,投入其中,確確實實肯定自己藝術創作的方向。」

曾敏富 : 關於《物盡源起》

「其實我沒有很多東西想講,反而對物料能夠載著的內容更感興趣。」 

 

matthewtsang

曾敏富工作室

關於曾敏富

網站:matthewtsang.hk

部份作品: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主題都從真實世界抽取被忽視的東西來做創作。有時是生活上的一件小事或環節,很多時候觸動到的都是由身體的直接經驗而產生,例如觸碰的經驗或是勞動的經驗。 如果說圖像或符號,只可以說是來自日常生活環境。但我的作品最常出現的一定是變化。有時候是展出時的不繼轉變。

A Room for Autotherap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蘇國堅

They are artists: 蕭清雅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作品是關於溫度、關係、記憶。透過作品,我嘗試呈現人與人之間的一種微妙的關係

P1170925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蕭清雅

They are artists: 張浩強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藍圖是我的創作主題,藍圖創作的概念圍繞着分散和組合,個人與群體,城市和自然。創作過程由細小的個體開始,經歷解構及重組,由無數的個體組成一件完整作品。「一生只做一件藝術創作」。就是把所有組合起來,成為一。這是對世界理想化的過程,也是為自己建造一個烏托邦,一個關於自我以及世界的圖像。思想讓世界成為圖畫,一個可描述和掌握的圖像,找尋一種把世界握緊在手上的快感。

上一座山, 磨一面鏡, 2016作品藉着行山路徑,磨走一面鏡,目的是在大自然行走中消融自我。 脫去圍牆迎接世界。 By hiking, the artist rubbed away a piece of mirror, aim at melting himself into the nature, getting out of the walls and welcoming the world. 上一座山 在草原,上一座山。 在山腳下,總是存在渴望; 由邊界穿越邊界。 由人群走到另一群人。 上一座山, 磨走一面鏡 放下一些重量, 換取一首歌 在同一海拔上的交流 。 沒有累積,只留下痕跡 他們叫這地做俱樂部,我們叫樂園。
上一座山, 磨一面鏡, 2016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張浩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