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ainting

Artist Studio: 葉梵

文  / 圖: Miss Wong
片:Cindy Tang

至少開始學畫畫,藝術家葉梵由漫畫、素描,慢慢發展到油畫。本身選擇修讀電腦,但發現自己不想以後的日子對着屏幕過,於是轉為修藝術。畢業後曾經嘗試全職做藝術創作,但實在太難維持,試過整年沒有收入。於是跑到意大利餐廳做廚師,幫補生計,一做便做了兩年。他說那段日子很疲累,上班時間長令體力透支,通常上班一天就得休息一天才復原。現在全職創作,生活變得規律,一星期七天每天早上九時到工作室傍晚離開;他認為這種方式能使自己每天都在最佳狀態,全程投入藝術。

葉梵 : 在成為全職藝術家前

籠中城市

創作題材方面,主要是人與城市的關係。畫畫出身的他,起初的作品都是呈現密集的都市狀況,表達自己在城市生活的感受。在城市的生活,有如被困在籠裏;在 Vaan 的作品上經常出現石屎森林,亦有多種人工建設影像,充滿着被困的感覺。

除了平面創作,Vaan 亦有做雕塑品。起初做雕塑是為了以三維媒介去呈現他的城市,出來的效果不但有趣,亦意外獲得多重效果。由於作品裏加入了燈光元素,燈泡從雕塑中央發光,穿過作品中的結構,產生影子;在密室裏觀看作品,四面牆上都市是建築物的影子,包圍着觀眾,加強了被困的感覺,眾人更加走不出城市。

葉梵 : 城市與人

讓夢想引領  飛出困境

在梵的作品中,除了像籠的大廈外,亦出現一些自由自在的風箏,連繫着城市。原來它們予意在迷失時的指引,我們看着不受拘束的風箏,提醒自己記着夢想,總有一天可以往籠外飛。作品隨着他的想法不斷演變,由起初感覺較悲情的油畫,慢慢加入象徵夢想的風箏,再發展到夢想牽引着要倒塌的城市。Vaan 認為夢想能夠令一個地方繼續前行,當每個人都追尋夢想,在各行各業精益求精,社會自然進步。

葉梵 : 夢想

喜歡隨心而行的他,連做雕塑都不用草圖,一做就直接做紙樣;在創作過程中不斷去建構畫面、雕塑,他認為這樣令藝術家的存在變得重要 – 必須要與作品交流丶溝通,讓作品不斷經歷轉變。雕塑物料方面,他不斷嘗試多種原材料,曾經使用黃銅、不鏽鋼、炭鋼,在後期加工做成不同質感、視覺效果。除了在平面和三維之間來回,梵亦在不同物料之間遊走。

葉梵 : 創作媒介

「做藝術的過程需要不斷思考,影響自己的想法我因為藝術慢慢變得更加正面。」

IMG_4279

 

關於葉梵

工作室

個人網站

vaanip.com

 

 

They are artists: Sheetal S Agarwal

What medium do you use for your projects?

My art practice is a fusion of different techniques and disciplines that I’ve been exposed to throughout my life – painting, photography, video and digital art.  I have worked with various media for my art development for example oils, acrylics, mixed-media and photographs.  I’d say I have a special connection with photography considering my background in documentary film making and my research interest which focussed on how digital technology is changing the way we view, store, recollect our memories through photograph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Sheetal S Agarwal

They are artists: 鄭婷婷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是一個重閱經驗的過程,不論那些經驗是個人私密的或是群體共享的,我總喜愛觀察箇中人們微妙的反應,人回應著事物或許時而厭棄呆板,時而熱情深刻,當中附帶的情感和氣氛都深深吸引著我,因為我認為這些都是活著的憑證。

將經驗獨立來看,似乎無足輕重,但顯然與我們的生活隱密地緊扣著,愈是親密,才愈是無以名狀。因此,為好好整理這些說不清的感應,我選擇以繪畫建構一個個供人再次走入經歷的場域。

Birthday Boy
Birthday Bo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鄭婷婷

They are artists: 朱詞權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作品著重於用「線」作為主要媒體,透過不規則的排列及重複勾畫,呈現出不同幾何形狀的形態改變以及一種漸進式的視覺效果,一為解構二維平面是如何從最簡單的單一線條裡衍生,繼而進一步地發展並顯現出一個寬廣簡潔且帶有科學結構的圖像視角。

在挑戰探索「線」的可能性以及延續性的同時,亦會裝置與「線」及「幾何」有關的物料,使普通的平面圖像發展到另一個層次。早前的個展中展出的一系列新作品,旨於表現幾何圖像從二維平面漸漸變成三維立體的轉化過程。透過裝置不同的物料如霓虹燈、繩、玻璃等,視覺上會讓圖像似被拉出了平面一樣,使以往只在平面上不可活動、帶有重複性的剛性繪畫格式有了改變,多了一種互動性的空間層次。

我的作品很重要的一點在於後觀察。很多藝術家都會先觀察一些人事物,然後描繪,記錄。我的剛好相反。從開筆直到完成那一刻,其實我都不知道作品會長成什麼樣子,完成時,我會變成一般觀眾,看到底我能把畫作看成什麼,而且在不同的時間或地點看,跟不同的人一起看,對我而言,都會有所改變。

II III Fireworks, 2015
II III Fireworks, 2015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朱詞權

They are artists: 何綺雯

在現今的城市狀況下,如果沒遇上藝術我會被淹沒。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是關於生活、是面對這個城市的閱讀理解,回應並質疑身處其中的存在狀態和價值,追蹤自己的身分,留下一系列獨特的檔案紀錄。經驗時間、空間的轉化,呈現各種不穩定的可能性。處於當下,語言、邏輯不能完全表達自身的感覺,我相信藝術,它的話語能力可以更遠、更深。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何綺雯

They are artists: 黃詠楓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比較注重關係,部分作品是以社區為本,無論是作品與空間、作品與觀眾、我與觀眾,我與那件事丶那些人、那地方之相遇等,那些聯繫在我的創作中都佔很重要的位置。近年創作了《記憶的藏寶格》系列,探索關於記憶和存留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黃詠楓

They are artists: 邱榮豐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創作揉合對大自然和生活的理解,將精神內涵付諸於筆墨間。我特別關注的是真正的大自然漸漸消失在都市下,藉著探索自然最根本,在紙上推丘、疊山,塑造出虛幻的世界。我的作品以帶有空靈寂靜感覺的畫面,邀請觀者進入意境,從緊張的生活節奏中平靜下來,同時反思著大自然應有的本質。

Flaming Rhythm 焰, Ink on paper, 21×46 cm, 2015
Flaming Rhythm 焰, Ink on paper, 21×46 cm, 2015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邱榮豐

They are artists: 袁進𡛕

片:  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你的作品多以素色繪畫為主,有何原因?

由於我使用的媒體都是紙本素描繪畫為主,紙張本身的⽩色/⽶黃色自然地成為作品的主要色調。另一個原因是我的創作主題都與死亡有關,靜止 (休止) 的感覺令我聯想到淡色。起初⾃己不發現的,當把數年的作品集合來看就十分明顯。
還有我需要在十分安靜的環境繪畫或創作 – ⾝旁沒⼈聲,加上少許⾳樂,整個空間好靜好靜。在如此身心狀態下,鮮艷色調便很難進⼊畫⾯吧。以這些都是有根據的,之前都看過有關著名藝術家 Paul Klee 和 Johannes Itten 的文章,都是解構關於心理和顏色的。因為創作時很平靜,所以眼晴想看到的會是比較素色。有時買了品質很好的木顏色,但都因為品質太好,色彩鮮艷,令我放棄使用。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袁進𡛕

They are artists: 蟻穎琳

片 /  圖:  Cindy Tang
文:Miss Wong

為什麼主要以繪畫為創作媒介?

我認為繪畫是一件很漫長的事,每次坐在畫布前揮動畫筆,都是一個思考的過程,而我所畫的就是生活上發生的事。 都曾經試過以其他媒體創作, 不過始終最喜歡的都是畫畫。現在我主要以油彩去畫畫,油彩需要多些時間才變乾,好讓我有多點時間可以改動畫面,適合我這種節奏比較慢的人。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蟻穎琳

Artist Studio: 王永棠

文 / 片:Cindy Tang 
圖:Miss Wong

在土瓜灣故事館(土家)工作的王永棠,在那裡擔任計劃統籌,透過與街坊溝通,以一些人文活動跟社區對話;他同時也是一位本地藝術家,作品以繪畫為主。

一切由畫畫開始

繪畫,彷彿是每個人的童年時期也會接觸到的創作媒介,阿棠也不例外,當初只是純粹喜歡畫畫,後來選修設計科目,原因是受在職設計行業的哥哥所影響。當時不懂什麼是藝術創作,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想法。一趟旅行,發覺世界浩翰,心裡很多想法,也無疑自己十分喜歡繪畫,就在香港專業進修學校修讀藝術及設計課程,開始接觸藝術。阿棠說:「當時沒有目的地畫畫,不停地思考和討論,參觀老師的工作室,老師和前輩們的感染和啟發是我創作生涯的源起。」及後,在香港藝術學院修讀純藝術期間,協助資深藝術家蛙王進行創作,讓他進一步加深對藝術的實踐和認知,同時認識了牛棚藝術空間,為他日後在土瓜灣的社區藝術工作埋下了伏線。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王永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