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erformance

鄧凝梅 : 觀《有啲干擾》之後感

鄧凝梅寫于2017年8月2日

進入劇場看到中央是一大幅已鬆上灰色的木板,木板前方有檯、沙發、繪畫工具等,畫家余偉聯正坐在沙發上,這是一個畫家的工作空間。

沙發背後,正面對著觀眾有一張書檯、一張椅子,檯上有一檯燈,行為藝術家黎振寧戴著防毒面具,穿著一件蛤乸衣,坐在椅上,正在閱讀一本書。

在書檯的右方是一張放著電腦的檯、旁邊有投射機,攝影師莫偉立背著觀眾看著他已經影了的一些相片;有些相片比人的感覺有些像外星人、UFO、天上神祕現象等氣氛。

黎振寧的左邊另有一張檯,放有電腦、各種儀器等,是聲音藝術家黃淑賢的工作檯。

Photo: 點子藝術創作 Facebook

表演開始了,畫家開始畫畫了。灰色木板兩側有余偉聯的常用道具: 兩個橙色的布造籃球、沒有門的雪櫃,內有紅光。畫家來來回回於畫作和沙發前的距離,加上一筆,退後把這一筆和整體觀看整合一下,然後或者加上第二筆,也可能把第一筆抹掉。他正在展示出藝術家那種和藝術作品的創造過程,那在作品面前來回行了十萬百千里的投入、對話、困擾和思考。

在畫家開展了他的繪畫過程這個時段,黎振寧一直戴著防毒面具在看書,黃淑賢就放出了一些聲音,莫偉立就遊走于此三人的空間,拍攝他們,然後返回他自己的工作檯,把剛拍攝的影像用投射機投向右邊白色的牆上。聲音在此時好像帶領著此時空,放出了一些訊息;有普通話在說一些東西、有中、英文報導時間、日期,日期有過去的年份。黃淑賢也有在觀眾前行走到左右不同地方放下她的報時器。他們三人各自在自己的空間做著自己的東西,互不相干,而莫偉立就像是知道此三人存在,遊走于此三人之間,拍攝他們作為記錄。

以上的景況維持了十多分鐘至廿分鐘,黎振寧起身把檯拉到莫偉立那邊的前方,然後黎就行去畫作的左方坐在椅上。他開始用很慢的動作脫去防毒面具、衣服等。與此同時,畫家(余偉聯)、時間放置者(黃淑賢) 、穿梳時空者(莫偉立) 都是重覆做著以上介紹過的東西。

燈閃著、黎企在椅前把弄燈泡,使它左搖右擺,他望向上方,眼睛表情怪異,帶有憂傷、然後他坐了下來,開始慢動作脫去上身衣服,露出了裸體,就使我聯想到最近在香港裸體搭地鐵那位男子;據報導他是一個傻子。當黎的衣服脫至屁股時,又使我聯想到沒有能力穿上褲子臥病的病人。當他脫掉所有衣服,只看見肉身時,我又覺得他好像是一個幽靈,受傷的幽靈。他俯下身體,慢慢在地上爬行。他的手掌變成了獸類的掌,手腳並用緩緩地爬行,不時發出一種有重量及較長的呼吸聲,也用他那雙奇異、受傷的眼神望向觀眾。他爬行的慢速和畫家畫畫的正常速度形成強烈對比;像是一個由時間空隙出來的生物。他一直在爬行,穿過畫家的路線,時間放置者也在某些時間在各處放下她的時間報導器。

由表演開始,那個全視者 (all seeing eye , 莫偉立) 看到了他們三人,遊走于他/她們三人的空間,拍攝、記錄、播放。

Photo: 點子藝術創作 Facebook

受傷的幽靈(黎振寧)爬下爬下終於到達了彼岸的檯了,他爬了起身,把弄著檯燈,一開一關,然後他把櫃桶拉出,慢慢地把桶內的紅豆倒在檯上,紅豆從檯上彈落地上,跟著第二個櫃桶,綠豆,第三個櫃桶是黑豆,第四是個櫃桶白豆。各種豆混成一片、散開。

紅豆,又被叫為相思豆,中國有一首歌曲叫《紅豆詞》,作詞者是曹雪芹,內容是有關愛情之苦。綠豆,在古典文化就沒有用到,但是在食療中,綠豆是清熱解毒之物。黑豆是補品,對身體有好處。白豆也只是食療上有提及。

言歸正傳,當受傷的幽靈倒出豆時,豆聲如下雨一般,像是整個表演中的一場大驟雨。其實在他拉出第一個櫃桶,狀似倒空的時候,我已經希望能夠倒出水來的想像。

受傷的幽靈繼而調教了一個鋼琴用的拍子機, 這拍子機的的答答聲便開始和各處的時間報導器聲音混合一起了。畫家的缐條、色塊的加加減減已畫成了兩個橙色的籃球,那個沒有門的雪櫃內有些紅光,在畫中紅光變成緣光。畫家時而爬上梯,時而坐在沙發上,時而對照著他手中的一些草圖。全視者就耐不耐拍攝這三人。最初時間放置者的聲音是有些普通話的廣播,使我聯想到莫偉立的政治身分,但是後來普通話的廣播好像減少了,他的全視者角式就比較突出來。

受傷的幽靈用同一的慢速,爬在已散佈雜豆的地上,向著他的來源處爬回去。黎的表演是那種嚴格控制動作,慢慢地爬行的,可以感受到當他爬在豆上時那種的不好受感覺。終於他爬回那椅子旁邊,坐到那張椅子上,穿上衣服,帶上防毒面具,坐著不動。畫家就繼續完成他的畫作,到最後也坐在沙發上。其餘二人也已經回到他們的坐位。表演亦完結了。

當燈熄滅時,畫家在表演時畫上的所有東西,因為光暗和色調的關係,變成不存在了,觀眾只能看到原來的灰色。雖然這並不是故意而為知,但是也傳遞了一個訊息出來了。對我而言,這視覺感受也頗強烈;因為三個鍾頭看著此畫從只有灰色一大片,到加上各種缐條、色塊、籃球、冰箱等,到最後燈一熄滅,只剩下又是一大片灰色。好像畫家在畫作前來回十萬百千里,畫來畫去這些曾經存在是從來沒有發生過。

三個鐘的表演也算頗長,不過也因為動作的重覆、延長,造成了一個空隙,觀眾在此空隙中就能有空間作出一些思考反應。不像傳統劇中連綿不綴的劇情,不留下一點空間。

Photo: 點子藝術創作 Facebook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啲干擾 – 創作行動聯展》
演出:2017. 07. 29 (星期六) | 15:00 – 18:00
地點:九龍馬頭角道63號, 牛棚藝術村7號單位, 前進進牛棚劇場
參與藝術家:余偉聯黎振寧黃淑賢、莫偉立
背景:關於行動聯展
回顧:Facebook Live 片段

They are artists : 慢動人文

文 : Cindy Tang
片/  圖:Miss Wong

實驗性組織慢動人文,透過「慢動」探索「慢」跟個人和社會的關係,也是一種態度和體驗。發起人人仔於2015年參與了一個為期7天的工作坊,其間每天也要進行慢動練習,動作都需要很緩慢地進行。那次慢動經驗過後有所啟發,認為此行為在生活上、文化上、甚至藝術上都可以持續探索,並於2016年建立網上平台,開放給有興趣的朋友一同實踐「慢動」,嘗試慢行、慢舞等慢動體驗。人仔形容慢動除了是一種修練之外,他們所發起的行動也是一個實驗,試驗一下身處高速城市的我們, 「慢」這種態度可以引發到什麼,可以讓多少人思考,甚至產生漣漪式的影響。

網上群組的人數一直滾動著,其中數位幾乎每次行動都踴躍參與,對探索慢動充滿熱誠,成為核心成員,當中包括阿旋、陳廷清 (TC)、Yero、Pearl、Agnes、趙静怡、及 Franky Yau。並被藝術空間油街實現邀請實踐有關行動,於2016年5月至7月期間成就了回應內地藝術家宋冬藝術作品「白做園」的慢動探索系列。

慢動人文 : 什麼慢動

人仔及各成員均來自不同界別,有從事劇場的、有做燈光的、有攝影師、甚至是退休人士,他們的慢動體驗也不一樣,信念卻是相同的,都是懷著更好地生活的態度;而且他們都形容慢動彷彿進入了另一個境界,體會一些平時不察覺的細節,得以彌空思緒,讓頭腦更加清晰,所看見的影像有如逐格重播的畫面,感覺奇妙。靜怡說︰「發現觀察不單只使用眼睛,而是涉及其他感官。」阿旋非常認同地接著說︰「慢動作的時候可以開發身體更多可能性,開始思考每個行為和身體的關係,又會發現有些小肌肉常被忽略,希望藉著探索慢動聯繫和強化身體每個部分。」然後,Agnes分享那次在中環慢行的體驗︰「當時我們緩慢地穿插在繁忙的街道和天橋上,我們很慢,周圍的人卻很快。整個過程跟大環境形成強烈對比,我跟他們擦身而過的時候感覺比平常更加清晰。」剛巧全城在討論應否取消電車之時,更令Agnes思考是否走得慢就要被淘汰。

人仔告訴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其實限制很大, 單一的視覺感官片面地隴斷了一切。而且愈來愈發覺身體的學習能力, 或身體的經驗嚴重地在社會中被剝削及否認。他補充︰「當發現原來我們擁有不同感知的時候,我們認知的世界更加豐富,為何我們要局限於單一感知上?就如主流價值的一套,為何全部人在同一套的價值下去活,甚至只是生存而生活不到?是否可以更好地生活呢?」所以慢動過程讓我們體驗除了單一感知,也是整個身體的經歷。從而思考真正的觀察,是全身投入的觀察。

他們重申他們的慢動行為不是一種表演,而是透過創作去探索,在感興趣的東西上尋找它的特性。表現和展覽只是把我們探索的過程和經歷跟觀眾分享。TC補充︰「以慢動形式去表現,當中經歷不同的層次,包括:沈澱、沈思、回憶、過濾,然後表現出來。是呈現,是行為藝術,是實施或是實現。」當然,在公眾的地方慢動,觀眾的存在是重要的。他們的創作在觀眾存在的當下才是完成,人仔說︰「我們探索慢動,思考節奏與速度和我們生活的關係及身體的關係等,總總探索不只純粹個人去體驗慢動,而是希望探索社會中慢動是什麼一回事,或者我們可以怎樣去看待我們的生活。當有觀眾存在的時候,我們的呈現也許讓他有所體會和啟發,若果能夠引發觀眾在生活上也嘗試不同的實踐的時候,這才是創作的最終目標。」

慢動人文 : 多位成員。多重觀感

「觀眾看著我們時,把自己的呼吸放慢一點,已經是一種參與。」

 

慢動人文簡介

這裡的節奏很快,快得沒法稍慢下來,慢下來聽聽鳥兒的歌聲,看看路邊的小草,感受陽光與空氣,細味城市的質感,體會生活的況味……改變,就從慢動開始。

(節錄自慢動人文面書)

網站:  facebook.com/slow.movement.humanities/

 

Artist Studio: 黎振寧

文: Cindy Tang
片/  圖: Miss Wong

怎樣開始接觸藝術? 

小學的美術科讓我開始繪畫。 可是中學時因為忙著考試,直到長大後又要上班工作,沒有畫了。 當我在三十多歲的時候,在一間青少年中心遇上一位藝術工作者 – 何應豐先生,當劇場導演及藝術教育工作的他讓我回想小時候喜歡藝術的感覺。 於是在07年報讀了藝術學院的藝術學位,當時主修繪畫,開始我的創作路。

dscf1786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黎振寧

Artist Studio: 鄭怡敏

文 / 圖:Miss Wong
Cindy Tang

曾修讀社工課程的鄭怡敏,希望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去幫助社會、去改變一些事,但上班數天便體會到當社工非如想像,於是離職。當年經濟不景,要找工作並不容易,所以鄭決定報讀藝術課程。了解到藝術是去影響社會的其中一種方法,雖然未必可以得到即時效果,需要累積,但確實能夠影響一些人、一些想法;亦因此走上了藝術之路。

鄭怡敏: 做藝術家不做社工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鄭怡敏

Artist Studio: 夾租團

文 :Miss Wong
圖:Cindy Tang

藝術家不會到辦公室上班,通常跟自顧人士一樣,自資開設工作室。香港租金高昂寸金呎土,相比起商業區,地方較闊落的工廈更適合藝術家工作。現時本地最多藝術家工作室的地區可算是火炭,有超過100間工作室、300多名藝術家在那區工作,由藝術家冼朗兒、唐偉傑和鄒昊組成的藝術組合「夾租團」,他們的工作室亦設於火炭。

當初為什麼會成立夾租團?

Stephanie:其實沒有想過要做藝術組合,只是當年與Timothy、Damon 合租工作室,想要一個門牌名稱,就用了「夾租團」這名。

Timothy:在香港這環境要藝術家獨力承擔一間工作室的租金是很困難的,所以出現了很多「夾租」的情況。而我們觀察到,很多夾租的藝術家雖然在同一地方工作,但關係都很疏離。所以我們在合租的第一年借「伙炭工作室開放日」,以「夾租團」的名義來做了首次創作,以反映現今在香港做藝術創作的情況。

Rental United, Dimension Variable, Surveillance Cameras and Live Video Installation, 2010 (Image courtesy of Rental United)
Rental United, Dimension Variable, Surveillance Cameras and Live Video Installation, 2010 (Image courtesy of Rental United)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夾租團

Artist Studio: 程展緯

文 / 片 / 圖:Miss Wong

城市的 Catalyst 與 Indicator

本地藝術家程展緯,活躍於香港藝術圈子多年,主要以概念藝術形式創作。香港很吸引他去觀察,因為這個有趣而矛盾的城市,像是很乏味,但又有很多事情發生,當中亦有不少重複性。程視自己為 catalyst (催化者) 和 indicator (指出者),對城市裡的政治及文化不斷觀察,把不關連的事物聯繫、轉化,或把隱藏在城市的東西指出,創作出幽默而尖銳的作品

程展緯作品《擬人法:小喇叭》
程展緯作品《擬人法:小喇叭》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程展緯

Artist Studio: 陳麗雲

文 / 片 / 圖:Miss Wong

由老師的一句話開始

本地藝術家陳麗雲,以雜誌、書籍等印刷品編織人型雕像,亦曾以雕像作行為藝術演出之用。未成為藝術家前,她曾從事會計工作達7年之久,過着刻板的生活。陳說,遇上藝術和當上藝術家都是巧合。

原來Movana 持續多年的編織藝術,是由當年讀藝術時老師問的一個問題開始 – 「你如何量度自己?」這個簡單的問題,給她無窮的思考空間。起初,她以最熟悉的時裝雜誌來量度自己的高度,從而開始探索雜誌與自己的關係,再發展到把雜誌頁子切成條子來編織,製作可穿著的作品《Body Containers》系列。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陳麗雲

Artist Studio: 余偉聯

文 / 片 / 圖:Miss Wong

由繪畫開始的情感漫延

余偉聯是本港資深藝術家,活躍於藝術圈子多年,參與無數本地及國外展覽。其作品以繪畫為主,亦結合物件、表演、攝影;尋求在畫框以外的可能性,引發作品與空間之關係的聯想,從而探討人的自處以及與世界的共處關係。 余形容遇上藝術是一種calling (召喚) – 想當年預科畢業後在銀行工作時,他經常帶備畫紙,下班就去學習繪畫。對藝術的鍾愛,就始於喜歡畫畫的良好感覺,認識藝術後,他享受創作過程的重複尋找,更喜愛與同好分享。對於藝術的情感,余由自己的創作世界漫延至整個藝術世界,每聽到有關藝術的故事他都會為之感動。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余偉聯

They are artists: Chesko Ng

What is your recent work about?

It is about constant search for the definition of home.

 Why is this issue important to you?

Home is a place where I wake up every morning and go back to every night. It is very close to me, yet it seems very distant.  Also because of my background, home this idea has been very ambiguous to me since young age, therefore I would like to understand myself better through work of art.

Why do you make art?

To feel the existence of self.

cheskong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Chesko Ng

They are artists: 余榮基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是關於「自我」的探討。我嘗試從自己的身體開始,並以日常生活為背景,尋找自我身份價值;亦研究它如何被社會塑造和如何塑造社會。

rik yu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余榮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