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hotography

They are artists: Sheetal S Agarwal

What medium do you use for your projects?

My art practice is a fusion of different techniques and disciplines that I’ve been exposed to throughout my life – painting, photography, video and digital art.  I have worked with various media for my art development for example oils, acrylics, mixed-media and photographs.  I’d say I have a special connection with photography considering my background in documentary film making and my research interest which focussed on how digital technology is changing the way we view, store, recollect our memories through photography.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Sheetal S Agarwal

WYNG 大師攝影獎 2015/16 入圍攝影師訪問

WYNG大師攝影獎入圍攝影師 – 甄祖倫

作品意念

藝術創作

WYNG大師攝影獎入圍攝影師 – 夏志明

作品意念

藝術創作

WYNG大師攝影獎入圍攝影師 – 梁志和+黃志恆

作品意念

藝術創作

WYNG大師攝影獎入圍攝影師 – 李典宇

作品意念

藝術創作

WYNG 大師攝影獎入圍攝影師-Emmanuel Serna

作品意念

藝術創作

WYNG大師攝影獎入圍攝影師 – 蕭偉恒

作品意念

藝術創作

Artist Studio: 尹子聰

文: Cindy Tang
片 /  圖:Miss Wong

「當戰地記者很浪漫、很有型。」尹子聰幽默地說,當年修讀攝影記者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到後來卻發現,無論作為報館還是圖片社都有既定立場,事實或多或少都會被過濾,沒有百分百的事實。更灰心的是,當事情沒有國際性或沒有西方介入時,是不會受到關注,但往往這些事情更值得我們去留意。尹氏坦言:「不想作為傳媒人,因為我太感情用事,個人感受太深,抽離不了,很難持平。」於是他放棄當攝影記者,卻繼續用同一個媒介,以另一種形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不是藝術家

尹氏不承認自己為攝影師或藝術家,他覺得這些名稱彷彿賦予了他一個身份,而他不認為是這樣。「我對某事某日某時有些意見,有些想法,利用攝影,把個人的情感和意見表達出來。」他形容自己只是以一種獨特的媒介來發表聲音和意見而已。

尹子聰 : 創作與藝術

從事藝術創作 必需破釜沉舟

尹氏指出, 畢業後的那幾年是最困難的,他形容是最難捱的日子。 當時所做的作品畢竟比較幼嫩,展覽機會亦比較少,久而久之生活開始出現問題,很多朋友也在這個時候放棄。「我算是捱過了,找到自己的方式去應付生活所需,同時自我心理調節,撫平自己的情緒起伏。雖然如此,其實問題仍然困擾著。」尹氏沒有放棄,他相信破釜沉舟後,必有一翻作為。到今天,他的藝術創作已有所肯定,除了別人的認同,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信念,他說:「做藝術的目的為了什麼?不是要求什麼回報,而是純個人出發去做作品,這個情操是重要的。」

談到在香港做藝術困難之處,尹氏感慨:「莫過於是大眾對藝術欣賞及認識都未算普及。」深感香港的藝術未達到廣泛的層面,需要時間慢慢培育觀眾。

尹子聰 : 當藝術家的現實

做藝術的初衷

堅持創作的動力從何而來? 尹氏常提醒自己做藝術的初衷並不是要大富大貴,而是簡單地想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想法,跟觀眾有所交流。「每次展覽的簽名簿都是我繼續創作的動力。」觀眾的感受及留言對尹氏來說尤其重要,他感覺到觀眾是用心去看他的作品,有時還能觸動他人。尹氏形容這種思維上的互動十分難能可貴。

Continue reading Artist Studio: 尹子聰

They are artists: 張偉樂

片:  Cindy Tang
文 /  圖:Miss Wong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藝術創作以攝影為主要媒介,關心香港這個城市的人和物,並思索攝影這媒介的本質及可能性。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張偉樂

They are artists: Ann Chih

Please tell us about your art practice

I am an artist that uses photography as a main medium to express.  My artistic impulse is to develop images by filtering through camera lenses the overwhelming information that surrounds me on a daily basis.

Photography is never a preoccupation with capturing a ‘concrete’ reality.  Instead, I am intrigued by the possibilities that photography can offer in explor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hat is visible and what is not, the ambiguous qualities of my distorted images allow the viewers to ponder about the power and longevity of photography as a communicative medium and an art form.

Departure 1 , 2014
Departure 1 , 2014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Ann Chih

They are artists: 岑永鴻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喜愛旅遊與了解歷史,我的創作題材涉及旅遊、歷史、城市文化、生活等元素,透過網絡和視覺媒介、繪畫、數碼圖像,傳播、解構、革新或再現藝術設計意念。

Horse of Renaissance 文藝復興的馬, 80 x 60cm, Ink Drawing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岑永鴻

midkowloon • SoCO269

深水埗 汝洲街269號 1樓 
週五至日| 下午12至7時
soco.org.hk

Exhibition • Education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SoCO) 是一個社工機構,於1972年由一群關注香港人權狀況及香港發展的社工推動成立。他們致力扎根基層,服務弱勢及貧窮線以下的一群,包括露宿者、精神病康復者、貧窮老人、住在板間房和籠屋的家庭、新移民婦女,基層勞工及他們的孩子等。設立 SoCO269 社區展覽館,是希望透過展覽跟大眾分享弱勢社群的困難和故事,以藝術攝影反映這些人和事。

[Exhibition]   SoCO269 是其中一個跟深水埗市民進行溝通的地方,大部分展覽都傾向於藝術攝影,這樣可以直觀地反映他們的生活和故事,希望藉展覽令大眾聽見弱城社群和邊緣社群的聲音。曾舉辦過的展覽反映種種社會議題,包括圍繞房屋問題的,基層老人、露宿者、 少數族裔以及難民生活等。

[Education]  除了展覽,SoCO269 不時以各種形式的教育活動,推廣關心香港人權狀況。之前舉辦活動《真人圖書館》,邀請受壓迫、受歧視等邊緣社群人士,化身成為一本活生生的書本,分享自己的故事。此活動倡導平等,氣氛比較私密,通常是一本「書」面對四至五位「讀者」。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幹事 Irene

曾在 SoCO當實習社工,其後到北京當新聞記者;返港後回SoCO工作,繼續服務社群。

「現今社會,人與人的隔膜很深,存在著很多的偏見和腦中一些既定的想法;很難真心去感受別人的故事和困難,希望來的人可以靜手去了解跟自己不一樣的社群的故事和需要。」

 

midkowloon • 光影作坊

Lumenvisum

石硤尾 白田街30號 JCCAC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2樓 L2-10室
週二至日| 上午11至1時 下午2至6時
lumenvisum.org/

Exhibition • Education • Library • Community 

由幾位資深攝影師在 2007年成立的光影作坊,以香港攝影文化發展為基礎,定期舉辦不同主題的攝影展覽。負責人 Kaya指出,香港的資訊媒介多以文字為主導,大眾對影像的敏感度不夠,對攝影的認知不足。從攝影出發,給觀眾非文字性的視野和角度,是創辦人成立光影作坊的目的之一;同時亦設計不同活動,推廣藝術攝影、教育群眾,提升大眾對攝影的認識,引發對生活作出反思。

[Exhibition]  展出本地攝影作品為主,藉展覽紀錄本土發展和反映社會狀況。偶而邀請海外攝影師展出,把各地優質作品和概念帶到香港,廣闊大眾對影像的認知和眼界。此外,為鼓勵新進藝術攝影師,由 2010年開始舉行「New Light」展覽 – 抱著創新的精神,每年挑選一名新進攝影師並為他辦展覽,希望為藝術攝影不停注入新血。

[Library]  進入展覽前,會經過一個載滿了珍貴的藝術攝影書籍的空間,幾個大型書架高至天花板,有些可以購買、有些只限在場閱讀。

[Education]  「作坊」的意思就是工作坊,不同型式工作坊包括:持續進修課程和駐校課程,發展學員透過攝影對美感、創意和評賞的能力。創辦人認為舉行展覽是不足夠的,希望觀眾除了欣賞作品,可以真正了解攝影的技巧、背後的概念和故事。

lv11

[Community]  光影作坊另一使命是讓大眾透過社區藝術關注社會,審視社會和自身的關係,拉近各群體之間的距離。曾經舉行「18×24全城起動齊齊拍」活動,任何人士只要拿起相機紀下社區內的東西,就可參加一同製作民間圖片庫;也曾以工作坊形式教育小數族裔拍攝,紀錄在港的生活和文化,以影像訴說自己的故事。


光影作坊 負責人 Kaya

曾在畫廊及戲劇團體工作,對影像、圖像較文字敏感。喜歡跟視覺有關的工作,愛聽菲林相機快門的聲音。

「這裡空間不大,但希望觀眾可以久留一點,看過作品後了解一下背後的概念和故事,品嚐一下藝術攝影的味道。」

 

They are artists: 曾家偉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對攝影很有興趣,希望以創作去探討攝影的可能性,研究相機、拍攝可以做到什麼。其實我沒有特定要去做什麼題材,通常是生活上一些事情或發現,啟發我去做作品。例如《Rooftop》系列,其實是有一天在天台 BBQ 時看到其他大廈的天台,覺得很有趣,於是開始四出拍攝不同的大廈,就這樣拍了五、60多個不同的天台。

Rooftop (Image Courtesy of Eason Tsang)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曾家偉

They are artists: 楊沛鏗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很注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能因為在現實生活上我不太懂得這些關係,所以對這題材很感興趣。我喜歡用植物和魚去表達我所的想法;形式方面,我不會侷限自己於某類媒介,通常以作品的需要去決定呈現的方式,有時候是攝影、有時候是裝置、也有現成物件、雕塑等。

Piranha Department (Image courtesy of Trevor Yeung)
Piranha Department (Image courtesy of Trevor Yeung)

Continue reading They are artists: 楊沛鏗